767416047

家有玉灵大人(三)(执光现代AU玄幻向)

欢:

一口气撸完 卖萌打滚求评。隐藏的执光的糖你们有感受到吗!热烈祝贺(齐蹇齐篇 )完结 下一发仲孟


一、家有玉灵之盔甲杀人事件下(齐蹇齐)


出事以后,蹇宾就自己保管了房间的钥匙。一个月过去了,打开门的时候还扬起一尘薄薄的灰尘,陵光不着痕迹的躲在执明背后,等执明灰头土脸地咳了两声挡住了灰,陵光才施施然飘进去。


房间里一片狼藉,看得出来发生过剧烈打斗。盔甲安安静静的伫立在窗边,看不出半点异常。


“他怎么在那?”蹇宾疑惑。


“怎么了?”执明打量着盔甲,虽然保养的很好,依然能看出来有些年头了,铁皮上斑驳点点也不知道是锈还是血。


“我明明记得之前他是站在墙角的,怎么会跑到窗边去了。”


“他都能追着杀人了,这算什么。你把他关在这里还不允许人家看看风景?”


执明只当没听见陵光说话,走过去站在盔甲旁边,这个位置往下看恰好是个花园,还能看到花园里白色的圆桌和椅子。执明指着花园问蹇宾,“这里是?”


“是我喝下午茶的地方。”


“倒是个痴情的哈?”陵光又笑,说不出的嘲讽,“说不定是他看上这个房间,没想到被你好兄弟占了,嫉妒你兄弟才要杀他。”


“陵光!那好歹是一条人命!”虽然没死,可是执明就是不喜欢陵光露出轻贱生命的样子。回头想和蹇宾道歉,却见总裁大人脸红红的直愣愣看着盔甲,分明是情根深种的样子。


执明扶额,这都什么事儿啊,真是前世欠了你们的。


这个盔甲是什么来历?


回答执明的却是陵光


齐之侃,生年不详,随王伴驾,后拜将,重创枢国,征战沙场功勋赫赫。


随着陵光的讲述,蹇宾一声“小齐!”脱口而出。


“喊什么喊!本尊还没说完呢!”陵光怒,把执明吼他的气全撒在蹇宾身上,“你就不想知道齐之侃的下场?”


蹇宾委屈,但是蹇宾不敢说。他眼巴巴地看着陵光,等他说结局。


“后来啊,”陵光笑得满是恶意,“还能怎么样,死了呗!国灭了,王死了,他什么都没有了,就自杀了!”


蹇宾心蓦然一空,梦里那个有着小狗眼睛和灿烂笑容的将军,居然是自杀死的。


恍惚中他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蒙君器重,难报君恩。”


蹇宾只觉胸口一痛,喉咙泛起腥甜竟是呕出一大口血来。血渐在盔甲上,渗透了进去。小齐……


执明只觉得耳边一阵劲风,他警觉的侧身,险险地躲过盔甲袭击来的一计重拳。


一击不成,下一招紧随其后。虽然因为年岁久远盔甲的关节不再灵敏,大大减缓了他的攻势,可是一招一式之间全是杀人的手法。


夭寿了,余光瞥到自家玉灵还老神在在的作壁上观,执明一边狼狈地躲着,一边哀悼,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四体不勤的天师啊。


吐了口血的总裁大人看傻了,说好的恐怖片为什么画风突变变成动作片了!


陵光看执明奔逃的样子,看得开心了还不时拍拍手,好一派天真惬意。谁让你吼我了!本尊可从来不记仇,直接当场就报回来!


眼见陵光指望不上了,执明拿出八卦盘,结印,口中喃喃,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疾!”八卦盘悬空,飞向盔甲,盔甲一时被定在原地。


然而还不待执明喘口气,盔甲突然暴起,把他一脚踹飞,执明疼得直吸气,越吸气又越疼,他估摸着这一脚自己肋骨可能要断上几根了。


“找死!”陵光目光一厉,手中凝出长剑,飞身直上,与盔甲缠斗在一起,他的武力值显然比执明半吊子的水平高多了,对战之下还犹有余力。


蹇宾看着小齐被打,明知不应该却不由自主地担心起盔甲来。“轻!轻点打!陵光你轻点,哎哟小心啊,小心左边!”最后也不管小齐能不能听得懂,反倒是提醒起他来。


陵光怒极反笑,手下灵力大涨,打出一道紫色火焰,直接往盔甲胸口出袭去。蹇宾想也没想地扑上前,只是他哪里有陵光的速度快,只能眼睁睁看着盔甲倒地,扬起一片碎石。


“小齐!”


“他已经沦为恶灵,你再怎么喊也不可能听得懂。”陵光嘴上虽然在喊打喊杀,手里的剑却已经散去,显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执明这时候踉跄着走了过来,他看着蹇宾伏在盔甲上,悲戚得好像死了老婆的样子,有点不忍,“我觉着,这个齐之侃好像还有点自我意识。”


陵光挑眉,看似随手一抓,只见盔甲上方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透明影子,隐约能看见面容。蹇宾看得分明,这正是夜夜与他梦中相会的将军。


齐之侃化出灵体以后,第一时间就是去看蹇宾,“王上,末将找到你了。”


“我就说他有意识吧。”执明说得得意,不妨下一秒就被陵光踢翻,跌坐在地板上。


“德行,站都站不稳,给本尊好好坐着去,晃来晃去烦不烦!”


蹇齐这边,已经说到毓埥正是前世灭了蹇宾国家之人。


“这样你杀毓埥倒也说得过去。那你刚刚为什么要杀我?”执明问,他何其无辜一进来连句话都没多说。


“我知道你是天师要抓我,我想留在这里不想走。”


“你不想走,可是你会杀了蹇宾!他脖子和手腕上的印记都是你做的!?”


齐之侃愧疚地看着蹇宾身上的伤,低下了头,“我不是故意的。我本为武将,生前杀伐过重,哪怕是化为器灵依旧满是煞气,只要一靠近王上,王上就会被我煞气所伤……”


“所以你明知道会害死蹇宾,但还是不满足只和他在梦里相见!”陵光抢了执明的话,字字诛心。


“我没有!”齐之侃大声反驳,他眼睛瞪得圆圆的,“我没有想害王上。我知道我快要消失了……我只是,只是想在消失前多见见王上……”转头看着蹇宾,齐之侃眼神里都是小心翼翼的乞求和委屈,“王上,我真的没想过伤害您。”


蹇宾被他看得心都化了,听他说要消失的时候又心痛得要命。蹇宾疯狂点头,“小齐,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你不要消失好不好,陪在我身边,我不要你消失。”


陵光笑了。蹇宾现在一听陵光笑就发怵,他知道准没好事。就听陵光道,“我还稀奇你为什么见了血还能保持清醒,不错不错,不愧是齐将军,强行压着嗜血的本能不好过吧?我想想是怎么说来着?以灵力压之,以灵体抑之,时时刻刻每分每秒受万蛊噬心、扒皮抽筋之苦,直至魂飞魄散。”陵光居高临下看着齐之侃,“你现在连灵体都不能自行聚集,怕是撑不过今日了吧。”


齐之侃身体越发透明起来,苦笑着摇摇头,“方才妄自动用灵力,我的时辰已经到了。”他眉眼温柔看着蹇宾,“还好,能在这里看到王上最后一眼,已是末将之幸。”然而他虚幻透明的手只能穿过蹇宾的身体。


蹇宾猛的抬头,看向执明,“先生可能救小齐?”齐之侃一听,也眨着眼睛希冀地看着他。


这……执明有点犹豫,不敢打包票。


“先生若有方法,报酬要求任凭先生提!!”


执明眼前一亮,“必当竭尽全力!”


只见执明一脸肉痛的从背包里拿出拇指大小的上好老坑玻璃种蓝翡翠,以血为阵,翡翠放在中间,这一回手势繁复了很多,约摸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执明道,


“元始上真,双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与形常存,守!”


齐之侃被一股吸力吸进了翡翠中。蹇宾大惊,“小齐!”


执明现在的脸色比一开始被齐之侃踢飞还要难看,他虚弱地笑了笑,将翡翠递给蹇宾。“齐将军灵体如今存在翡翠之中,以玉养魂,只需日日浸泡我准备好的清无根之水,即可洗涤污浊,重归清明。只是这无根之水难得,价格自然也要高上几分。”


陵光挑了挑眉,我就静静看着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装X。


这移灵之法还是他教给执明的。以玉养魂是没错,无根之水是个什么玩意儿?


蹇宾小心翼翼接过翡翠,嘻哈风的执明在他眼里彻底高大起来。不差钱的蹇·总裁·宾大手一挥,钱不是问题!只要小齐安好就行!


后记:


好不容易解决完一切,谈好了价钱,执明包袱款款回到自己出租屋里,数着支票上的零乐呵了半天。


“说起来蹇宾为什么能看到齐之侃?”


“齐之侃因蹇宾之血而有灵,两人羁绊纠缠,蹇宾看不到他才奇怪。”


执明哦了一声,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拿着手机开始捣腾。


“你倒是恢复的快,齐之侃那一脚就好了?”陵光坐在沙发上按遥控器。


“这点小伤我早好了!今天我演技不错吧!那个蹇宾都要感动的痛哭流涕了!活像我下一秒就要挂了一样。”执明笑着凑近陵光,“我就知道阿陵关心我!”


陵光冷着脸,飘起来拉开与执明的距离,“我只是怕你死了,没人给我找酒喝!还有,没洗澡之前不准离我太近,不准碰我本体,否则,我就把你手给剁了!”


执明摇摇头,“阿陵你就爱口是心非!”乖乖拿着衣服去了浴室。执明的手机屏幕上,有一条已发送短信。


收件人:蹇宾
此铃铛为我心爱之人所有,不慎丢失。劳烦先生帮我寻找,照片已发至邮箱中,望接收。——执明


三个月后


天玑总部员工近来都知道,boss身边最近来了一个特别帅的保镖。老板喊他小齐。小齐先生除了审美有些特别,留着长发还梳着一头辫子以外,实在是俊朗的勾动了一干大龄单身女青年的心。只可惜不苟言笑外表冷峻的小齐先生,唯独对着boss秒变软萌忠犬,玩得一手好双标。


哦对了,听说小齐先生上班的第一天就把国师木若华给揍去医院了至今没能下地。


蹇宾: 小齐开心就好


第一篇—盔甲杀人事件完

评论

热度(79)

  1. 76741604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