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刺客列传】隙中驹·06(仲孟,R)

无舟:

作者的话:非常迫切地想要写完。因为我想开番外车_(:зゝ∠)_。





06




仲堃仪到寝宫的时候苏翰也到了。他们在宫门口沉沉对视,雨水断线珍珠一样从房檐上坠落。


崔琳还是远远立在后面,他大半个身子都浸在雨里,但他一步也不想再靠近。苏翰心里震怒,脸上却没什么表示。他没有看崔琳,仲堃仪的愤怒让他窒息,两人有限的距离内燃着熊熊大火。


仲堃仪终于没有说什么。他脑中一派茫然,哗哗的雨声像潮水冲刷堤岸,温柔地包裹着他。


及到站在那个堆满书卷的架子边上,他才稍微清醒了一点,转身问道:“是这里?”


崔琳沉默地上前。他的胃从刚才就一直很难受,他担心自己一张嘴,更多的秘密就会冲口而出。他在苏翰目光的检视里抬起手,因为紧张而痉挛的手指轻轻抽动,第一次居然没有扳动。


崔琳艰难地吞咽了一口,用尽全力似的掰下去,几人便都听到了暗门滑动间细细的风声。


仲堃仪瞪着那道阴影幢幢的门扇,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帘幕紧闭的床榻。他总觉得孟章但凡还活着也应该躺在那道精细织造的床幔后面,而不是孤零零地被关在这样冰冷的门里。


高统领看他眼神游移,忍耐一会儿,终于低声提醒道:“仲大人。”


仲堃仪喃喃应了。他无声无息地朝门里走去,黑绒狐裘融进阴影之中。




门外头的人心怀鬼胎地等待着。


高统领的手搭在腰上——他的腰带里藏了一把软剑,虽然这些世家不善武技,但他们安插的亲卫混在宫内,他不得不有所防备。


沈旭喘了一会儿,终于忍耐不住,红头胀脸地向崔琳冲过去。他一向性子急。


“看看你干的好事。”他居然有些哽咽,“你可把我们害死了……”


崔琳冷冷看着沈旭。他忽然觉得这个人很陌生,他们自小一道在京城长大,却不知其还有这样进退失据,崩溃慌乱的模样。他已经忘记自己刚才的狼狈,明明双膝还在一跳一跳地痛着,他却觉得自己已经和沈旭身处不一样的世界。


苏翰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他听起来罕见地没有神气,似乎对眼前的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只是凭着本能行事罢了。


“事已至此,不如——”


天枢上卿的话才说了一半,仲堃仪就走了出来。他的脸色苍白如死,这就显得他的眼睛格外明亮,几乎有热烫的温度。


仲堃仪的声音小却清晰,简单而不容置疑。


“高统领。”他说。




******************




高将军会意。他的手一松,那柄软剑就被抽到了掌中。


“三位大人,还请随我到偏殿稍候。”他说,一边慢慢退到了门口。他带着的几个卫士见他拔了剑,也默默聚拢过来,长刀从鞘沿上斜斜偏过银光。


苏翰看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弯起薄唇,露出一个很刻薄的微笑。




高统领立刻不快地回想起他入京面圣的那几次,向王上述职其实就是向世家交底,苏翰等人远远坐在书房一角,没有什么动静,却无处不在。


只有一次,孟章给他斟了一盏茶,他因为身带长刀,起身去接时扶了一把,就只用单手接了茶水。


高统领自然知道自己失礼,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谢罪,就听后面沈旭阴阴哼了一声:“高统领在边关待得久了,竟不知圣上赐茶是要双手相接的么。”


孟章皱着眉,苍白的唇动了动,最终只是摆摆手,示意高统领不必理会。他脸上刚才还有一丝微笑,现在则悄然无踪,压抑寂寞的少年面容无处躲藏。


退下的时候高统领瞥了苏上卿一眼。他的眼睛没有看自己,薄薄的唇却勾着,讥诮的笑容隐在阑珊的灯火里。




“苏上卿还是快请吧。”他很生硬地说,“这时候不该把事情闹大。”


苏翰浑如未闻。他盯着密室门口的仲堃仪,笑意越来越深,看起来十分可怖。


“仲大人,”他说,“苏某没有别的话好说,惟愿大人得偿所愿,一展抱负,不枉辛辛苦苦谋划这一遭。”


仲堃仪微微转过头看他。他毫无血色的脸上没有表情,浓眉平展,眼睫重重垂下。空白空旷的平静之下,一场大雪无声酝酿着。


“叫几个医丞过来。”他淡淡吩咐道,“其他人就在外头候着吧。”


过了一瞬又好像是一百年,仲堃仪发现所有人还都毫无动静,一种莫名的愤怒立时扭曲了他的脸。


“都滚出去!”他吼道,挥手指向门外,指尖轻轻颤抖着。


这次没有人试图反抗他。




仲堃仪一个人立在空落落的寝殿里,无边的孤独带着厚重陈旧的香气包裹住他。


他身后的暗门里逸出些清寒的风。


仲堃仪许久才回过身。


他真实地感到了恐惧。




*********************




其实密室里比外头暖和。


仲堃仪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一阵甜热的空气混着熟悉的药气扑上脸颊,让他一瞬间恍如隔世,又回到了和孟章诀别的时刻。


一个人蜷在床上,厚厚的被褥淹没了他,仲堃仪只能看见凌乱的黑发在枕褥上铺散开来,像一把失去水分的海藻。他还有一只手露在外头,手背埋在里衣里,细细的手指上缠着一绺发。




揭开遮盖的时候,仲堃仪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屏着呼吸的。


他看见孟章昏睡的脸。他瘦得脸颊都陷下去,眼下氲着重重的青晕,睫毛纠缠在一起。


仲堃仪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在孟章鼻尖下晃了晃。


他脑中一片空白,其实这个设想他在心里已经准备了很多次,可是现在他什么也想不到了。


细细的温热的气流扑在颤抖的指尖。


仲堃仪的手停在孟章脸侧。他很想摸一摸少年人的脸颊,却始终有一种患得患失的错觉。


——失去时痛心疾首,复得后不知所措。


如果可以的话他就想这么逃走。如果大喇喇扬长而去,那么他大可以把这几年的起落当做一个荒诞不经的梦。


人之一生,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仲堃仪从平步青云的幻梦中清醒,还可以接着把他逃离故乡那一夜没喝完的酒喝到底。


但仲堃仪不会走。他的指尖从孟章脸颊上轻轻拂过,像在照料一片娇嫩的花瓣。少年火烫的皮肤蹭过指腹,让仲堃仪皱起眉来,赶紧起身出门请医丞。


他还没想起来笑一笑。




等待医丞的时间里仲堃仪在孟章床边坐下来。他个子太高,弯着不方便,后来干脆舍了矮凳,直接坐在了地上。


孟章烧得通红的脸就在他脸侧,汗湿的额发绞成一绺一绺,仲堃仪忍不住伸手,想替他理一理。


他的手掌覆在孟章滚烫的前额上,刚理了几下,就听见少年呢喃几声,忽然睁开了眼睛。


仲堃仪的手僵在了那里。他覆着孟章的眼,几乎能感觉到少年君王眼睫茫然扇动的细小气流,在掌心若有若无地痒着。




孟章渐渐醒过来,但因为发现被遮着眼睛,便有些困惑地把头向他这边转过来。


他紧抿的唇微微张开,仲堃仪看到那昔日丰润的唇内有几道深刻的伤口,有些结了痂,有些就还敞着,露出血色内里,简直触目惊心。


他的心一痛,呼吸立刻乱了节奏。


黑暗中,孟章摸索着抓住了仲堃仪的手腕,想试着把他的手拉开,只是他自己的力气实在细小,最后也就是松松扣着腕子便罢了。


他手心发热,掌心似乎也有疤痕,硬硬硌着仲堃仪的腕骨。




过了一会儿,孟章把手放下来。他的动作很慢,整个人都像锈住了一样。


他一笑唇上未愈的伤口就渗出几粒细小的血珠。


“……仲卿?”他试探地叫了一声,因为喉咙干涩,声音便也嘶哑而模糊。




仲堃仪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怕自己一出声就哭出来。








TBC.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