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十八)

Crystal韵暖馨:

赶在零点前发上来,算是马马的生贺吧,虽然本章只有蹇宾的戏份😂😂😂(顶锅盖逃走)

用手机发的文,不做链接了

—————————————————————————————————

第十八章:蹇宾 VS Teddy ——单身狗的逆袭

虽然大家都很想赶快回宿舍与蹇宾核对一下梦境里透露出的信息来确定Evan的状况,但助理姐姐在一旁一直碎碎念,加上Teddy今天也实在没什么心情下厨,最后大家在宿舍附近下了车,去买食物。

助理跟在几个男孩子身边继续碎碎念模式:“Evan受伤应该要吃一些清淡的东西啊,你看你们买的都是什么啦,又是油炸又是辣,叫Evan怎么吃啦!”

明杰掩住内心的心焦,像平时一样对助理姐姐打趣:“Evan不吃,但他可以看我们吃啊~~”然后转向易恩:“易恩谁准你买炸鸡腿这么高热量的东西的?你的脸又圆了知不知道?”

“不!”易恩壮着胆子反抗师兄,然后“啊呜”一口咬在新鲜出炉的鸡腿上,免得明杰丧心病狂地要他退货。

明杰翻了个白眼,然后用食指指了一圈队员:“都不准告诉宏正啊。”免得老幺又挨骂。

易恩笑得眼睛弯弯。子闳没忍住,戳了戳他的酒窝。

助理:“……”

你们当我透明的啊?!#→_→

最后,为了让助理小姐停止她的碎碎念,也为了防止蹇宾吃不惯其他食物而没东西吃,几个男孩子最后还是买了份粥打包回宿舍。

宿舍里,蹇宾正在看宏正给的团综视频。宏正给视频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把最近那些有提到《刺客列传》的视频给删掉了,然后把剩下的视频按时间顺序全部排好。蹇宾从初代的团综开始看起。对于这个不知道是从几千年前来的古人而言,现代综艺的很多梗蹇宾其实都不太明白,字幕也只能边听边看边学,但这些都不妨碍这位君王了解每个团员的性子。

明杰,这个昨日晚膳夹了鸡腿给自己的初代团员,蹇宾从昨晚就注意到了他和子闳的感情很不错,然后与那伟晋似乎总过不去,今日看得视频再次验证了他的观点;除此之外,他发现此人似乎还是宏正的辅佐,很多时候子闳不说话,伟晋也不说话,他总能与宏正一唱一和,绝不至于让气氛变得尴尬;同时,他也护短得紧,哪怕是“死对头”伟晋,一旦有外人对他说三道四,他也会立刻跳出来维护,很是有情义。

宏正,蹇宾对此人的评价最高,他是团里当之无愧的王者!哪怕隔着屏幕蹇宾也能感受到,宏正即使不说话,周身的气场依然控制着整个团。这个团若是失了宏正,恐怕会一塌糊涂。

伟晋,这是个和毓埥截然相反的人,性子和善,不与人为难,瞧着似乎团里每个人都可以欺负他,但实际每个人又宠着他——这种矛盾分外怪异,但也出乎意料地和谐。蹇宾摇头感叹,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毓埥的命似乎总是好的。

子闳……这张脸让蹇宾想起前世的一个故人,林耿絜。说起来他们也不算熟,能记住此人,无外乎他是天玑世家大族中少数几个和国师若木华过不去的人,他甚至知道林耿絜曾经针对若木华策划了一次刺杀,只可惜失败了。后来他便与林家闹翻,自愿族谱除名,云游钧天去了。蹇宾对他的性子还剩下的印象也只有“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一条。起初看团综,蹇宾亦以为子闳与林耿絜性子相似,都不喜多言;越往后看才知道,子闳起初的“不苟言笑”不过是因为还没放开,一旦放开了……蹇宾有点不忍直视。

再看二代的成员。晨翔,蹇宾见过天璇通缉裘振的画像,也知道这位便是裘振的转世。不过与那敢刺杀共主、对陵光忠心耿耿的死士不同,这个只比“Evan”大十个月的男孩很爱笑,笑起来也很吸引人,更爱讲些市井荤话,听得蹇宾面红耳赤。而Teddy,他还看了两个“Evan”与Teddy单独的访谈。看得出来,“Evan”与他的感情很好。蹇宾想想这个长相精致细腻的男孩昨日对自己的态度,更确定了这一点。

至于Evan……蹇宾看到现在,最关注的便是自己的这位转世。从小在外番……外国长大,擅长的也是那些番语——易恩说那叫英语——这让蹇宾有些许不满,既是流了母国的血,怎能说不好、识不得母国的字呢?除此之外,蹇宾倒觉得这位转世很像他曾经想活出的模样。他也曾想过,若是他没有生在王室,而是一个普通富贵人家的孩子,父母双全且恩爱,也许他会成长为一个翩翩君子,文武双全,待人和善有礼;他能交到许多友人,能与玩伴嬉笑打闹……这些他没有做到的事,似乎这位转世全帮他做到了。蹇宾忍不住想,大约冥冥之中必有天意罢。

看完二代的视频后,蹇宾开始看三代的。正当他对着屏幕中的红发小齐、说不清话共主、以及那个被头发拖老了十岁的孩子摇头叹息时,团员们回来了。

买食物时,易恩就已偷偷打电话给蹇宾让他戴好石膏,因为助理要上来。好在助理小姐也没有多做纠缠,跟进宿舍看望了一下“Evan”,又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团员们这才聚集到易恩的房间,像蹇宾述说了刚才车上发生的事。

蹇宾亦是满心惊疑。他分明已自刎,毓埥也必不会放过小齐,怎地在他们口中,天玑竟是才举行过日月食那日的祭祀?

明杰想得周到,说:“易恩对前世的记忆也是有一点没一点的,我们刚才也问他那位王后的事,可是易恩说他对这一点没印象。”

蹇宾道:“前世王后与小齐并无交集,易恩不记得也并没什么的。”

以纶吃惊地睁大了眼:“所以你是真的有王后咯?”

蹇宾点头。他那一生,除却负了小齐,大约也是负了王后的。

忆起那场红透睢炴城半边天的大火,蹇宾握紧了被下的拳。王后,但愿这一世,你不会再遇上我。

团员们包括易恩都沉浸在这个震惊地事实里,只有敏感的Teddy注意到蹇宾平静外表下异样的情绪。Teddy皱皱眉,最后还是决定不要问出口。

易恩脑洞大开,猜测:“欸,你们说会不会因为这场穿越,蹇宾的那个时空因为蹇宾的死而时间错乱了,所以Evan穿到了那场祭祀之前?”

“不知道。”子闳耸耸肩,“虽然我们今天的梦很巧合,但很难真的证明这一点。如果有其他成员今天也能梦到,又或者我们能梦到后续,那么可信度倒是高很多。”

以纶:“哥和晨翔还在拍戏,伟晋也在忙,执和Dylan要上飞机……诶,那我们要不要打电话给执和Dylan叫他们在飞机上睡觉啊?”

明杰鄙视地看他:“你一打电话他们才会睡不着吧?安啦,今天起那么早,到了飞机上他们肯定会补眠,到时候就知道了。”

子闳点点头:“明杰说的有道理,我们不要太过刻意。”

以纶:“……”宝宝委屈~~~

“那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明杰站起身拍拍掌,“行啦同学们,打起精神来,Evan应该是没事的,但如果我们再不去吃东西,有事的会是我们。”

明杰说的也不无道理。隔着时空,任何的猜测最终都只能是猜测,除非他们亲身穿越一回,不然根本无法证实Evan的真实情况。思及此,大家倒也放下心思,跟着明杰出去吃东西。

“你们先去把东西盛出来,我先帮蹇宾拆石膏。”Teddy突然出声。

明杰不疑有他:“那你快点啊。”

易恩很热心:“那我也来帮忙。”

Teddy笑着拦住他:“行啦,我还不知道你哦。好不容易买一回炸鸡腿,赶紧去吃啦,这种东西冷了就超难吃的。这里我来就行。”

易恩狐疑地看着他:“你?”

Teddy没好气:“对,我!拜托我是能把你的王怎样啊?”

被说中心思的易恩不好意思地缩缩脖子,抱歉道:“不是啦……那我先去吃咯!”

“快去。”

易恩出去后,房间里便只剩Teddy和蹇宾。

蹇宾打量地看着Teddy:“陈公子有话同我说?”

Teddy冷了脸:“你看了这么久的视频,应该知道,我和Evan的感情很好。”顿了顿,“所以,为了Evan,我要你的实话。”

蹇宾眯起眼,帝王之势不再收敛:“陈先生何出此言?我自认未曾欺瞒。”

“是没欺,但是瞒了。”Teddy毫不示弱,“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对于你的过去我也不感兴趣。目前来看,你对我来说顶多就是Evan说的一个故事中的人物而已,我在乎的是Evan。如果我的这句话让你感觉到不舒服,我对你道歉,但是我很担心Evan的处境。跟易恩一样,Evan对上一世的记忆也是有一点没一点的,对于这位怀孕的王后,他同样毫无印象。所以我必须从你这里知道最完整的情况。”

蹇宾冷笑:“知道又如何?你能帮他作甚?”

“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Teddy道,“你能穿越,Evan能穿越,谁知下一个会是谁?现在还好还有一个齐之侃能顶着,可如果万一以后易恩也莫名其妙穿越过去了,他们要怎么办?还是说你想看你的天玑再亡一次国?”

蹇宾心中一紧,看向Teddy的目光骤然发冷。

Teddy继续道:“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不是你那个时代的人,我也不会和你说话藏半句让你费尽心思猜什么的,我已经和你交了底:我在乎的是Evan!所以凡是有可能帮到Evan的,我都不会放过。我们的目的并不矛盾,就目前看来,Evan不出事,你的天玑也不会出事。”

蹇宾陷入了沉思。以他现在的境况,这些团员是他唯一可以信任之人,他信小齐,所以他信易恩。既是如此,那所谓的梦境之说定不是捏造的,王后请罪一事也的确是同上一世能对上,这般看来,这梦境定不是巧合,更有其冥冥之中的用意。或许真如这位陈向熙公子所言,日后如何,变数太多,他们赌不起,他也赌不起。

蹇宾定了心思:“你所言不错,只可惜王后只是一后宫妇人,深居宫中多年,这一事,与大局并无太大干系。”

Teddy扬眉:“也许等你了解什么叫蝴蝶效应之后便不会这么说了。”

蹇宾若有似无地勾了下嘴角,然后慢慢叙述起关于王后的事。他的第一句话,便让Teddy震惊。

蹇宾说:“王后这一胎,保不住。”

Teddy:“……”

蹇宾面若寒水,淡淡叙来:“王后这一胎怀的是双生胎,故而生产之时极为凶险。医丞来问我保大小之时,我虽下了死令必须都保住,但天不由人。我的大公主在一生下来连哭一声都不曾便断了气,世子苦撑三天后还是夭折了。倒是王后,保住了一条命,但亏了身子,加之丧子丧女之痛,从此成了药罐子,勉强吊着命罢了。后来天玑亡国,城破的消息一传回宫中,王后便遣散宫人,然后放火烧了她的宫殿,在宫中伴着大火自缢而亡。我与那遖宿毓埥王得到消息时,已是迟了。”

Teddy震惊地听着蹇宾这静若死水的叙述,两个孩子都是在生下来后就死掉的,妻子也是因为自己而自杀……Teddy终是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强硬不在乎,面露愧疚。他抿了抿干涩的唇:“抱歉,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让你伤心了……”

“伤心?”蹇宾勾起唇角,“我倒觉得这反而好。若是我的世子与公主当初保住了,天玑国破,毓埥怎可能放过?与其让他们生而受辱,不如让他们还在不知世时干干净净地离开,我为他们极尽哀荣,也算全了父子父女一场的情分,只愿他们来生莫要再投于帝王家。至于王后,自我了断,大约也是她那时最好的出路了罢。”

Teddy默然无言。也许在他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假如两个孩子都能保住,天玑亡国,蹇宾不得不死,也许那个世子也必须死,但是这两人死后毓埥哪怕是为了面子应该也会善待那位王后和公主,毕竟在古代,女人不是什么危险。可正是因为在古代,王室之人的铮铮傲骨与尊严是他一个现代人无法完全理解的,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假如那两个孩子保住,最后大抵也逃不过殉国一死。

Teddy叹息,心下祈祷,希望Evan穿越所带来的蝴蝶效应,能不让天玑走上亡国的老路,也让那位可怜的王后能保住那两个可怜的孩子。

“对了,”Teddy问,“钧天、天璇、天枢、天权、天玑和遖宿,除了你,其他几个国家都有继承人了吗?”

蹇宾道:“共主啟昆在遇刺之前,有一尚在襁褓的庶长子,钧天灭国之后,这个婴孩便不知所踪,天璇一直在派人寻找,但到我来此处之前,未曾听到关于任何找到这位王子的消息;天璇陵光刚至弱冠,尚未大婚,更无子嗣;天枢孟章也不过十六,加之身体虚弱,莫说王后,连寻常姬妾也没有一个;天权执明的年纪倒是在我之上,为世子时曾有一妻,是其太傅之孙女,后来在他登位前便因病过世,执明将人追封后不肯再娶,坊间传言这位亡后言行若小太傅,成日催着执明上进,这位天权王被烦怕了,死活不肯再娶一人唠叨自己,子嗣嘛,自然也是没有的;倒是遖宿毓埥,听小齐出使后回来所言,毓埥年近不惑,后宫充盈,子嗣也足。”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慕容离设计天玑最先灭国,是因为蹇宾没有孩子,他不用担心牵连无辜的小孩……搞了半天四个国家的王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倒是毓埥,传说中的单身狗王,居然是孩子最多的那个(⊙o⊙)!这简直是单身狗的逆袭啊!Teddy忍不住恶趣味地想,如果伟晋穿越成毓埥,发现自己喜当爹了,应该会很好玩╮(╯_╰)╭(威~~~~~)


TBC


———————————————————————————————


Evan生日我居然只发了这么一章,我有罪🙃🙃🙃不要嫌我拖剧情啊,本文是长篇长篇长篇重要的事说三遍,很多细节还有伏笔都需要铺设😭😭😭下一章回会古代篇,Evan主场。

最后,今天的微博真是腥风血雨:迪迪先用情侣装同框给白衣发了一大颗糖,然后Te爷就出马打tag TEvan证明自己的“正宫”(😈😈😈)地位,最后以纶也掺和一脚欺负popo是个英语渣炸出多少加拿大组😂😂😂我特么又有脑洞了,我爱搞事,搞事使我快乐👻👻👻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