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狐琴] 心事

偃清:

#妖狐x妖琴师


#持卡上车




01


 


  烛光、酒盏,欢声络绎。


 


  狐狸收起了尾巴,以一副极其惬意的姿势靠在软榻上;他半阖着眼,摇摇晃晃地把玩手中酒盏。


 


  “大人。”


 


  身旁艺妓一双纤长柔荑拿过清酒给他斟满:“您似乎在烦恼着什么。”


 


  狐狸轻笑两声摇摇头,抬手饮罢盏中香醇:“非也,不过是听到这曲子,想起一个人来。”


 


  “能值得大人如此牵挂,想必是个幸福的人呢。”


 


  啪嗒,酒盏被放在案上的声音。


 


  “若真如此,就再好不过了。”


 


02


 


  妖的寿命很长,长到人世百态、寒来暑往、无数个春秋岁月,对他们来说都不过是百年如一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身边总有那只狐狸的身影。


 


  妖琴师似乎快要记不起,只道自己素爱清净、习惯了独来独往,却总被那狐狸缠得心烦意乱。他习琴,他便坐在一旁静听;他信步山林,他便跟随其后,谈一些风花雪月;他小憩,他便守在榻前哼些助眠的曲儿,或折扇轻摇、或添被加火。


 


  春秋冬夏,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仿佛有那只狐狸在身边,已经成为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只是偶尔也有他不见了的时候;妖琴师披着月色从樱花林里穿过,落英纷坠,惹得一身恬淡花香;他驻足,远眺京都的方向。


 


  大概又去找哪个女妖了罢。


 


03


 


  “我回来了。”


 


  狐狸悄悄地进了屋,他小心躺在琴师身侧,阖着眸将那沾染花香的身子揽入胸怀:“去后山了?”


 


  “你去哪了?”妖琴师后背贴着狐狸温热的胸膛,他睁眼,映下一片清冷月色;妖狐并没有立刻作答,而是嗅过怀中人带着淡香的秀发;缓道:


 


  “买了你爱吃的甜糕,明儿起来尝尝?”


 


  半晌,没由来的沉默;妖琴师轻挣开狐狸的怀抱,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屋子。


 


04


 


  他们从未吵过架,确切地说,是狐狸不给琴师吵架的机会;每当琴师被他逗得快怒的时候,妖狐又总会百般讨好地将他哄到消气。心高气傲如妖琴师、沉默寡言如妖琴师、内心温柔如妖琴师;其实都被那只狐狸牵动着一颦一笑。


 


  而那个牵动他思绪的人,从那晚起,便再也不见了踪影。


 


  起初,妖琴师只当他又去招惹哪家小姑娘了,兀自在家里闷着气,也不出去寻人;直到那狐狸连着三日未回,他这才乱了心神。


 


  ……


 


  “啊!狐狸大叔——哎疼疼疼!敲脑袋会长不高的啦!”


  


  小蝴蝶精一边拿着手鼓一边捂脑袋:“大叔怎么来了?”


 


  妖狐收了折扇靠坐在树旁,满眼透着犹豫,一幅闷闷不乐的模样:“小生好像…失恋了。”


 


  咦?!


 


  “大叔和琴师哥哥吵架了吗?”


 


  ……


 


  怎么他是哥哥,小生就是大叔了?狐狸撇嘴叹一口气,轻道:“也不是,小生怎么舍得与他吵架?”


 


  蝴蝶精偷偷翻一个白眼,又听那狐狸接着说:“这日子都过了这么久了,也不见他说喜欢小生,哪怕是主动表现一点爱意也好啊,唉…”


 


  “唔…这个我也不太懂,要不大叔你去找晴明大人问问?晴明大人可厉害了,一定会帮大叔解决这个烦恼的~”


 


  狐狸拢袖,何故他一手撩人好技,偏偏到琴师那儿就吃了瘪?


 


05


  妖琴师想了很久,还是去拜访了那位阴阳师大人。


 


  他说,那狐狸总爱在外面沾花惹草,可偏偏又是温柔的,总对自己百依百顺;这许多年来,他是第一个能把“高傲”、“冷漠”、“偏执”说成是“可爱”的人。


 


  我不明白,琴师说。


 


  安倍晴明笑着递过一盏茶;


 


  那你呢?于你而言,他又是怎样一个存在?


 


  我……


 


  良久,妖琴师沉默着。


 


  仿佛是游鱼失了流水、枝叶失了花瓣、琴师失了琴心。


 


  他伴我左右、哄我欢笑、听我琴音,予我温暖;大约…是被惯坏了罢。


 


  ……


 


  阴阳师再次笑着接过琴师递回的茶盏——


 


  未曾想到孤傲如妖琴师,却也是个心思细腻之人。


 


06


 


  傍晚,琴师难得下了厨,他铺好新的被褥,挂上寓意平安的风铃,端出一碟精致小食来;


 


  “做了你爱吃的鱼糕…”


 


  “笨蛋,快点回来吧。”


 


07


 


  后山有条小径,转角处生着株樱花树,树枝上零星挂着福条;听神社里的老人说,只要相恋之人将写着彼此名字的福条系在树上,便可岁岁安好,一世长情。


 


 


  妖琴师是踩着月色从小径深处走来的,他低头,漫不经心地踏过一块又一块石阶;忽有夜风吹过,琴师驻足、抬头,眸中映下一片熟悉蓝色。


  


  转角处,妖狐看着来人,他今日并未戴假面;淡黄眸子中映刻着的,分明就是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


 


  琴师愣住,只见那狐狸收好折扇,淡笑着逐步朝自己靠近,只消一个眼神,他便被揉进了那个温厚的怀抱。


  


  妖狐牵起他半缕发丝,轻嗅着吻上琴师耳廓:“几日不见,卿…可有想小生?” 


 


  “……”


 


  怀中人沉默小会儿,终是靠着狐狸肩侧点了点头。


 


  “唉呀,小生还以为卿早就厌烦了,巴不得小生走哩!”


 


  “……”琴师气得想踩上他一脚,却又听得那狐狸放低了声气缓道:“那日是我不对,不该去花町喝酒,往后也绝不再去招惹别的精怪…阿琴…别再恼我了,好不好?”


 


  “……”


 


  半晌,妖琴师稍微退开一些,他双手覆在狐狸胸前,阖眸、启唇——


 


  红着耳根在妖狐唇间印下一吻。


 


  “……”


 


  妖狐仿佛用尽了思绪来适应这个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早已将琴师重新紧搂入怀,咬住那双温润唇瓣反复舔舐摩挲;妖琴师没由来地软了脚跟,他微仰着头接受狐狸那稍带侵略的吻:“唔…”


 


  仿佛是欲将几日里的思念尽数倾入般,在妖琴师难耐地抓紧衣襟求饶时,妖狐才总算放开了他:“咳、咳…”


 


  琴师轻喘着气,还未等他缓过神来,狐狸紧接着便将他抵在树干上——


 


  “等…”


 


  “回、回去再…”




08




  持证上车,点我刷卡




————————————————————


  这就是一个狐琴互相有小情绪,然后他们疯狂交配的故事,上车请握好扶手x

评论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