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瑕疵 06-07

curtain:

茨木童子X妖琴师


06看链接,并不是车,只是断断续续有些不好描述的词只好发链接了= =写妖怪谈恋爱好累……

http://photo.weibo.com/2010995791/wbphotos/large/mid/4051264004871085/pid/77dd5c4fgw1fam2craa8pj20c852gnhs



07

“茨木童子又把琴师带出去了?”

“不是啊,这次是琴师去找大妖怪。”身为这个寮里活动范围最广的帚神回答。

“我也看到!他们变成人类出去了,琴师还答应给我带人类那种漂亮的金平糖!”山兔附和。

 

晴明这下真的相信那两妖是两情相悦了,琴师竟然也会主动约人出去,这实在太稀奇了。

 

变成人类外出的那两个此时正好碰上晚上最多人的时候,暗生情愫的小年轻们眉来眼去,大胆的浪人搂着美艳的情人放声大笑,商贩和客人在讨价还价,安静地走路的他们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大概是没有人类的气息。他们俩安静了一路,茨木最终没忍住拉住琴师,“喂,你约我出来只是走路吗?”

 

“还有买糖。”

“……”茨木死死地瞪了琴师一会,甩了衣袖自已一个走了。

 

就这样,琴师第一次主动约茨木童子结束了。

 

后半晚茨木躺在自已房间无所事事,他开始怀疑人生,甚至有点想杀人。

 

这时候拉门外传来了走路的声音,茨木一看那影子就知道是谁。

 

“你来做什么?”

“我觉得你生气了。”

茨木拉开门凑到琴师面前,“我还以为你是木头,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为什么生气?”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琴师摇摇头,他把一袋金平糖放到茨木手上,“山兔收到这个很高兴,你会高兴吗?”

 

茨木把那袋糖扔到一边,“我才不高兴,我又不是那些弱鸡小妖,你觉得我会想要这种东西?”然后又捏住琴师下巴质问他:“你不是从人类变的妖怪吗?你一点也不懂?”

 

“我不知道,要不你告诉我?”

 

面前那张脸表情单纯,让茨木想撕毁他。

 

“我告诉你什么?我才不管你。”茨木傲慢地说完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再回来。

 

 

*

茨木童子站在楼顶俯视京都的人类,脑海里是酒吞狂放的笑声,“哈哈哈笑死本大爷了,全世界都以为你们在一起除了那妖琴师,你是有多蠢!”

 

“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从来没想过我们在恋爱,他一点都不会讨好我,我这是不是叫失恋。”

“有什么好郁闷的,喜欢就去抢,强[上他。”

“强过了。”

“多搞几次。”

“搞过很多次了。”

“哦,那我也不知道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挚友你是如此强大又充满智慧,快告诉我怎么做。”

“滚!我知道的话我现在会眼睁睁看着红叶被困在枫叶林吗!”

 

之后他们喝光了酒,醒来之后发现酒吞早走了。

 

挚友你怎么可以这样,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人倾诉,难道我要去找晴明?不,我怎么可以让那些人类看到我这副烦恼的姿态。

 

妖怪世界大概也算公平的,比如你拥有强大的妖力却没有很高的情商。茨木太过自我,他以为自已喜欢就可以拥有,没有表白,更没有想过对方可能会拒绝。

 

 

*

茨木消失的第三天。

 

寮里的式神们纷纷表示好奇。

“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他走了你不会想他吗?”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大家都这样说,你们经常在一起,还看过你们又抱又亲,这不是谈恋爱才会做的事吗?”

“我们不是这种关系。”

琴师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和茨木的关系,又或者他们是没有关系的,只不过是相识一场。

“所以是他一厢情愿吗,那他可能会很伤心?可是像他那样的大妖怪会伤心吗?”

 

他……真的喜欢我吗?像人类所说的恋爱。

 

琴师在这方面比大家想像的还要迟钝,他醉心于琴,感恩于晴明,宠溺可爱的山兔,蝴蝶精的鼓乐其实很不错,这些都让他产生了感情,而对茨木童子那种是什么,他既不可爱,也没帮助过他,开始还强迫他。

 

想下来全是不好的事,他教会了他性[爱的乐趣,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了。茨木童子是第一个与他如此亲密的人,不仅仅是指身体上,他与他共度了很多个雨夜,走过了很多遍山林,他听过他很多曲,他总能安静地听,和平时在床[上说混话的时候判若两人。

 

他是个值得来往的妖,所以琴师觉得自已该表现的友好,但现在似乎搞砸了。

 

 

*

琴师还没想明白茨木为什么会生气离开的原因,就听到式神们的言论。

 

“听说茨木童子误进了八歧大蛇的地盘被打伤了,妖力尽失。”

“真的?那个地狱鬼手居然会?”

“我听说有人看到他浑身是血躺在路上,被人打也还不了手。”

“太可怕了,那八歧大蛇是什么东西?”

……

跟随晴明之后妖琴师自然是听过八歧大蛇的名字的,连晴明也无法完全知晓它的来历。琴师问晴明这些传闻是否是真的,晴明摇摇头叹气,“我也不太肯定,这传闻也是式神们从外面的妖怪那听来的,没有人见过。”

 

“不要太担心,我相信茨木童子不会有事的。”

“我在担心吗?”

晴明温柔地笑了笑,“你来找我问这个问题不就是证明吗,而且你眼睛都写着想出去找人了。”

“……我这样会很奇怪吗?”

“当然不会,我想茨木童子知道的话会很高兴。”

“为什么?”

“他喜欢你啊。”

“连你也这样说。”

“他看你的眼神太不一样了。去吧,今天出去走动一下。”

 

 

自从成为晴明的式神琴师很久没有逛过人类的市集了。他变成人类在横街小巷走了很久,连自已都没有发觉他在寻找某个人的踪迹。

 

大概他们两个是很有缘份的,寻常人类妖怪都难见到的茨木童子就让琴师遇上了,他也变成了人类,还是之前和琴师一起时的浪人外表。

 

他似乎遇上了些麻烦?琴师看到茨木身后跟着一大群拿着刀剑的武士,现在他已经没有妖力如何应对这么多的武士?

 

琴师上前一把抓住茨木往旁边靠,茨木惊诧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妖琴师,任由琴师拉住他的手和他一起在某个卖布料的摊贩后蹲下,光线在布匹的遮盖下变得昏暗迷离,琴师凝神静听,似乎在判断那伙人是否已经离开。

 

“你拉我躲起来干嘛?”

琴师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在被那些人追杀吗?”

茨木不屑地笑了一声,“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再说了,我会怕那些人类?”

“我听说你……失去了妖力。”

“谁跟你说的?”

“大家都这样说,说你误入了八歧大蛇的地盘妖力尽失。”

“大家是谁,我这就去杀了他。”

“……”琴师决定不再讨论这个问题,“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没事了。”

 

琴师正想站起身就被茨木拉住手,“原来你也会关心我啊?你喜欢我吗?”

 

“应该是你喜欢我。”

“……谁说的。”

“大家都这样说。”

“大家又是谁,他们能代表我?”

“原来不是吗?”

茨木看到琴师说这句话时变得黯淡的眼神,忽然就说了出口:“我喜欢你,那你也要喜欢我。”

 

琴师惊诧地抬起头,茨木生平第一次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为了掩饰这种情绪他随手抽了一块红色的纱巾盖住了琴师的眼睛,然后就着蹲下的姿势亲吻了琴师的唇。


评论

热度(43)

  1. 767416047curt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