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鬼使白黑/惩戒(下)

沃尔塔瓦河: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啊




不可描述戳我


      黑羽很敏锐地听出来他的慌乱,月白自从上了高中就一直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从来不让他操心,现在这个样子倒让他想起来这个孩子小时候,心里竟然还生出几分怀念来。“没关系的。”黑羽舔了舔嘴角,伸手想摸摸弟弟的脸,却摸到了脖子上,干脆顺势把人勾过来亲了一口:“对不起啦,小白,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月白看着这个一脸诚恳的人,心里叹了口气。老实说,每一次发火,他自己也觉得心虚。说到底他们都是庞大机器上一个微不足道的零件,做什么都是身不由己。难道因为他担心,黑羽就可以不出任务了么?




      不过是看准哥哥永远都是纵容自己的,有恃无恐地讨些甜头罢了。




      “哥哥有没有想过辞职?”月白沉默了一会,问道。




      “辞职?”




      “嗯,我们可以自己单干,赏金猎人。我做你的后备支持,也可以和你一起共赴生死。”月白环住黑羽的腰,轻轻说道。




      “你想做什么哥都陪着你,但是,答应我,别冒险。”黑羽抚摸着弟弟柔软的长发。在没有严重伤病的情况下,从情报局辞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月白会这么说,说明他大概是在想其他脱身的办法。




      月白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猜,桃花要是看到她的病房被我们搞成这个样子,会是什么反应。”




      “鬼使白,这里是诊所!你是把我这当成爱情旅馆了吗!!??”黑羽掐着嗓子小声模仿着年轻女性愤怒的语气,话音刚落,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变成了接吻的状态。




      唇舌交缠的声音和甜蜜的气氛弥漫在室内,这是战役之间难得轻松的中场休息。




本来(下)想写幻想PLAY→“哥哥还记得会议室里那张光滑坚硬的会议桌么,我现在就正把你按在这上面[消音]你。旁边的玻璃隔断上的百叶窗没有放下来,外面就是集体办公室。任何人只要在工作间隙抬头朝这边看一眼,就能发现哥哥你[消音——————————]的样子。吸得这么紧,被别人看着是不是更兴奋了?”etc.


但是哥哥伤得太重啦所以(憋打我




接下来有一个现代的ABO。从高中生A白×体校生O黑到大学生A白×专门服务Omega的健身教练O黑。下次见啦!


例行群宣  496375677 白黑only,开脑洞为主
我社恐,20人闭群。以及,【重要】请认真对待入群问题,并不是在开玩笑!!!不要再回答骨科了!白黑骨科也不行!!我受够了一次次拒绝并提醒!!以后都不会提醒了直接拒绝!!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