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瑕疵 08-09

curtain:

茨木童子X妖琴师




08


 


“刚才有小妖和我说在凤凰林看到了酒吞童子,我明天就去一趟。”


琴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不在的这几天会想我吗?”


“应该会。”


 


琴师面无表情的回答又让茨木童子有点不甘心,他又问:“有种感情叫忌妒,你不在意吗?”


琴师摇摇头,“这种热切地追寻某种事物的心情,我太明白了。”他低头抚弄了一下和琴,“你是如此崇尚力量,鬼王酒吞童子之于你,就像此琴之于我。”


 


“你听过我的事?”


“听过一点。”


“别人都是怎么说的?”


“力量十分强大的妖怪,残暴肆虐,跟着酒吞童子无恶不作。”


“原来我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那你认为呢?”


“算不上残暴肆虐,但也粗暴霸道,很多时候不听人话,无法沟通。”


“喂,你这张嘴不会说点好听的?”


“是你让我说的。”


“哼。”茨木看向前方的松树,似乎在回忆着往事,“我真怀念与吾友在森林里渴酒的时候,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和他打架,每一次过招都觉得空气也变成利刃,那种痛快淋漓的拳脚相撞,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再快些再激烈些,从来没有人能让我如此痛快和兴奋……!”茨木越说越兴奋,无意识地挥舞起鬼手,双眼都闪耀着光芒,“我真想让酒吞童子变回以前那样,我要再和他打一场,把我的身体献给他……!”


 


茨木说完就看见琴师正微笑着看他,“嗯?很少见你笑,我这番话哪里好笑了?”


“看着这样的你,就像看到我自已。”


“哦?”


“得到了想要的曲谱我就会难以自禁,我可以弹三天三夜,大概那时候的表情就像你这样。”


“哈哈哈”茨木笑了出来,用那只鬼手抚摸过琴师的脸颊,然后到嘴唇,“我又想吻你了。”他说这句话的同时就吻上去了,“除了亲吻我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我对你越来越迷恋的心情了,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好。”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这样近距离的说话热气吹到琴师细腻的皮肤上,让琴师觉得有点像被符咒所缚动弹不得。


 


我想我也不太好了,琴师想。


 


“所以你想和我去吗?”


“什么?”


“和我去凤凰林。”


“……我要问过晴明大人。”


“真麻烦。”


 


茨木和琴师一同去请示晴明,“嗯……倒不是不能去,只是刚好有件事需要找琴师帮忙。”


“什么事?”


“去凤凰林会经过一间寺院,有人请我去那里看看是什么妖怪在作乱,似乎是通过声音迷惑心智的妖怪。”


琴师点点头,对茨木说:“那你自已去吧。”


 


“这样吧,这事应该不麻烦,我和琴师处理好后就让他去凤凰林找你。”


 


茨木忍着揍晴明一拳的冲动扯了个笑容,“有式神就是不一样。”


 


 


*


茨木在凤凰林循着神酒的气味找了三天还是没找到酒吞,他知道又是酒吞故意设下的结界迷惑别人了。这三天里茨木也没等到琴师来找他,想到琴师的前科,茨木怀疑难道他又自已回去了。他有点生气,又猜想是不是他们出了什么事。


 


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茨木来到寺院外就感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看来是一只带着浓厚怨气的妖怪。寺院看来很久没有人来添香火,他去到寺中大院才看到几个僧人,以及晴明和神乐,但是没有琴师。


 


茨木的到来让僧人恐慌地躲到晴明身后,晴明向他们解释一番才稍为平静下来。


 


“妖琴师呢?”


“他被清姬抓走了。”


“上身是人下身是蛇的那个清姬?”


“对。一开始我们很顺利查找到了她的藏身之处,没想到我施法的时候她发狂挣脱了咒缚还把琴师带走了。”


“自已的式神也保护不好,你们人类真差劲。”


“……”晴明无法反驳,默默地承受大妖怪的鄙视。


“他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


“半个时辰前。等一会,小白应该快找到他了。”


“在那里。”小白跑向了东边。


 


 


此时在东边的一栋房子里,琴师知道自已中了清姬的蛇毒,他身体发热,头昏脑涨,蛇毒似乎有麻痹和催情作用。清姬着迷似的抚摸琴师的身体,边舔过他的皮肤边说话:“你身上有和他一样的檀香味,真好,他也像你一样白,可惜你太纤细了,他比你强壮多了……嗯,不过不要紧。”


清姬忽然又变得凶恶起来,“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你们男人为什么总要伤害我?”她在琴师的身体上划出血痕,看着这些血痕她心情似乎又好了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和琴也被清姬扔到几步之外,琴师被控制住爬不过去,他想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此时一道妖风袭来把房门打开,清姬转身看到晴明一行人已站在门外。


 


“又是这样,那个男人不和我在一起,你们也要阻碍我!”清姬又变得疯狂,她爬到门前不让人靠近,“我就算得不到也要毁掉!”她发动了焚身之火燃烧了起来,瞬间火光冲天,房屋开始倒塌。


 


此火并不同于普通的火焰,一时间让人靠近不了。晴明匆匆对已经一脚踏进去的茨木施了咒术,“咒术只能维持一会,赶紧!”


 


在一片颓垣败瓦和浓烟中琴师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在失去意识前他想之前还说茨木既不可爱,也没帮助过他,现在看来已经不成立了。


 


 


*


晴明施术把琴师的蛇毒清理好,表示琴师已没大碍,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此时已是初冬,茨木坐在横廊上时不时转过头看熟睡的琴师。晴明已经说过琴师已无大碍,他知道自已坐在这里其实是多余的,但是却没有动身离开,甚至对着他的脸发呆起来。


 


今晚月色非常好,月光像是在琴师身上披了一层薄纱,把他的皮肤映照的更为细腻柔和。人们往往易被表象迷惑,妖怪也不例外,尽管茨木知道眼前这只妖怪脾气其实不算友好,说话很多时候也不讨喜,但沐浴在月光下的琴师真的非常漂亮,像初雪,像百合,像一切纯洁无垢的存在。


 


其实茨木追求无上的力量,喜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现在却在这只妖怪身上出现了失衡,几个小时前那个“妖琴师可能会死”的念头在心里徘徊不去。人和妖都是会死的,他不怕死,却拒绝知道妖琴师会死。


 


恋爱这个行为似乎超出了他的想像,茨木以为不过是找个喜欢的人一起吃饭做[爱睡觉,现在才发现这当中掺杂了很多难以理解的,无法解释的情绪。


 


真的太麻烦了,可是不舍得。


 


茨木忽然又不甘心起来,凭什么琴师可以睡的这么好,而他却跟个女人似的在这里伤春悲秋。他索性换了衣服,钻进琴师的被窝搂着他一同睡去。






09开车看链接,这么久了这对cp tag一点长进也没有,我已经自暴自弃地放飞自我割腿肉了...


http://photo.weibo.com/2010995791/wbphotos/large/mid/4058152787656840/pid/77dd5c4fgw1fb81ip2m2kj20c83ynwy1

评论

热度(38)

  1. 767416047curt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