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Bad Day 壹

ROKI碳:

Bad Day 壹


*狐琴
*现代PA  ABO尝试
*粗俗表现有 谨慎的


——
00.


“但是,有什么所谓,心甘情愿了。”


01.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妖狐看着被警车包抄的巷子脑子里就浮出这句话,他用自认为温柔的眼光打量了怀里的漂亮姑娘,最后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口。


接着,他放下姑娘起身,对着警车举起了双手。
      
      
     
       
手铐在夜里冰凉的不行,他对被塞上警车时印象是混乱的——尖锐刺耳的车鸣,哄闹嘈杂的人群,以及霓虹氤氲的花花世界。


可怜只是想找个帅哥接一炮赚钱的倒霉姑娘被抬上救护车,他猜得到不会有人同情她。


于是在警车门关上的最后一刻,他对着紧闭的救护车后门一笑。
        
       
“晚安。我的爱人。”


他用口型说。
       
        
       
          
“就这心理素质杀什么人,狠他个三两句就我错了我错了的叫唤。别不是有精神病,或者反社会症。”


有人骂骂咧咧走过来,然后是冲泡茶水的声音。他一边抱怨一边喝了一大口茶,他感慨着拍了拍银发青年的肩膀:“老兄,后续工作交给你,祝你好运。”


银发青年躲开他的手掌,一声不吭拿起文件端着咖啡走向刑讯室,顺便把身后“装清高的婊子”这话无视的一干二净。


刑讯室里面的男人据说没什么前科,在周遭人眼里还是个三好青年。扶老人过马路这种现代人吃饱了才干的事他也做。健谈,英俊,而且有钱。


但就在刚不久,这家伙是最近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这点已经被坐实。


青年推开门,安安静静坐着的男人抬眼看了他,然后他听见了笑声。这个男人跟时下的小年轻没什么区别,发端末梢挑染的蓝紫色就能看得出来——何况他身上穿着的衬衫印着恶搞的里尔克,附字是“give me a Blow Job”,够挑衅的。


当然除此之外,男人没有任何让他不舒服的地方。


不过,不叫的狗才咬人。青年一般不太信外表。毕竟他连自己都不信。
      
       
        
青年坐到他对面,刻意弄暗的灯光打在男人脸上,让他看起来像个藏在阴影的狐狸。


“你对你的行为有什么解释。”


回应他的是长时间的沉默。青年点点头,用笔杆敲了敲文件夹封面,然后换了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杀她——她们。”


回应他的依然是长时间的沉默。


青年的耐性还没有足够让他能容忍十几分钟的不肯开口,而明显男人也并非在酝酿如何开口。于是那杯泡的刚好的滚烫咖啡一滴不剩地全部泼到了男人身上。


男人嘶地叫出了声,空气又静默了一会儿。男人摸着被烫到的脸颊,对着面无表情冷漠的青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神都会想拥有少女的美,小生也是。”男人病里病气地咬字,夹杂着愉悦的‘恩~’声,“不过,小生觉得你也很美。”


青年对他“小生”的自称感到嘲讽,他没怎么搭理男人这番话,也只是等男人说完后,继续问他为什么要杀人。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乐呵呵地问他名字。
      
     
     
“为什么杀人。”


“小生要知道你的名字。”


“为什么杀人。”


“恩~如果你告诉小生你的名字,小生就告诉你答案。”


青年深呼吸了一下,一瞬间却嗅到了什么味道,他忽略这个现在看起来无伤大雅的小事过去,选择了告诉男人他的名字。


“妖琴。”


短暂的停顿过后,男人笑了。
      
        
“妖琴啊。”男人轻声念了他的名字,随后尾音上扬,“你要记住。”
      
        
          
刑讯室的灯光跟夜市糜烂的霓虹有一个异曲同工之处,就是让你无法保持清醒。男人远没有同事所述那般心理素质极烂,反而高的爆棚。


一般这样的人,你就算测试他的罪恶值,也只会得到不能置信的极地的答案。


妖琴拿着笔杆在文件上刷刷刷地写,紧接着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出去。


“妖狐,你的罪名成立。”
       
       
     
刑讯室的门隔断了男人的视线,妖琴靠着门顿了一会儿,妖狐最后的话在他脑里盘旋不定。


“呵…吸毒者戒不掉毒品。像你,也戒不掉左口袋的抑制剂。”


他突然就知道那一瞬间嗅到的味道是什么了,那是Alpha的信息素。


而搞笑的是,他突然觉得腿软。
         
           
         
            
之后的事情都不归他处理,庭审上妖狐垂头丧气般的交代了所有罪行,最终被判死刑。


妖琴看着庭审结束后妖狐被一堆人压着走,在意料之外地接收到妖狐回眸的一个眼神。妖琴摘了眼镜看着妖狐回过头依旧低迷仿佛知道悔改已经后悔的样子,他在心里哼了一声。


——高明的骗子。


他想着,收拾收拾打算回去。
        
        
          
          
而果不其然。几天后他就接到了消息。


连环杀人的凶手妖狐在被运往阴阳监狱的途中,押送人遭到大量枪械袭击,活着的不剩几个。最后,一架直升机接走了妖狐,开飞机的是个暴露变态,还染了一头紫色的毛。


听说扶着舱口的妖狐对着那些还活的人说,记得帮他向美人问好。


所有人都在揣测他口中的美人是谁,为所有局里的女性争得你死我活。


而妖琴在争吵中青筋暴起,并且捏断了手里的铅笔全部扔进垃圾桶。他猛地起身,凳子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他大步走向厕所,扭开水龙头冲洗脸。
          
         
         
他很烦躁。他居然有点想念妖狐信息素的味道——就在他听完那句记得帮他向小美人问好之后。


TBC
_(^q^)∠)_码出来了
准备日常开车
虽然妖狐并不是医生!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