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四十一)(上)

Crystal韵暖馨:

不行了实在太困了,明早还得去驾校,这一章今晚写不完,明晚继续。


tag的问题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为了补气tag带来的误差,以后会在每一章开头写明本章出场人物。


本章现代篇湿背秀全员出镜,录团综,带毛弟和恺乐一起玩。


————————————————————————————————————————


第四十一章:我们一起录节目


冲绳之行结束后没休息多久,便是铺天盖地的宣传期。公司照例接了一些经常合作的综艺,让男团带着刚制作好的写真集上节目宣传一下。


写真宣传,久违的十二人聚齐,于是开场舞便是那首《Boyz On Fire》。


“We’re the S-P-E-X-I-A-L come on!”


“我,现在就要!”


一曲结束,棚里来到现场的粉丝掌声如雷,尖叫不断。


女主持特有的娃娃音响起:“欢迎SpeXial!”


蹇宾用余光悄悄看了女主持一眼,这便是恺乐,方才在后台他们已经打过招呼了,一个很热情善良的女孩子,一见到他便关心地问他腿伤恢复得如何,和他们对台本的时候也再三同蹇宾询问,开场舞他是否真的可以跳,一会儿正式开录的时候要不要给他加张椅子,今天状态如何,一会儿的游戏环节可以多cue他,毕竟他缺席三个月,要适当多露脸保持一下人气。


蹇宾心领了她的好意,然后婉言推辞了,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在粉丝面前录节目,不似SpeXial Life,错了身边只有工作人员,蹇宾不想表现得太多,多做多错。好在Evan本身也是那种不cue就不爱说话的性子,倒是省了蹇宾不少麻烦。


恺乐也没怀疑,只当他还没完全复原。


此时好几架摄影机对着他们,蹇宾摆出他对着镜子练了很久的笑容,随着大家的目光,统一看着二号机。


宏正站在中间,浑厚洪亮的声音瞬间把所有人的精神全提了起来:“大家好,我们是——”


“SpeXial!”


“大家好,我是SpeXial执。”


“大家好,我是易恩。”


“大家好,我是SpeXial Dylan。”


“大家好,我是明杰。”


“大家好,我是以纶。”


“大家好,我是子闳。”


“大家好,我是宏正。”


“大家好,我是晨翔。”


“大家好,我是伟晋。”


“大家好,我是Evan。”


听了蹇宾标准的Evan式发音,Teddy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接过蹇宾递过来的话筒:“大家好,我是Teddy。”


最后是风田特有的奇怪口音:“大家好我是疯癫。”


台下立刻有粉丝被萌得笑出来。


恺乐的小个子站在风田旁边,摄影机拍她时,风田整个头和胸部都出镜了。


只见恺乐手成扩音喇叭状放在嘴边,对执旁边的男主持毛弟喊道:“喂,毛弟,计了时吗?”


毛弟手上拿着秒表,故意伸长了脖子朝着恺乐那边喊道:“记了,整整半分钟诶!”


恺乐吃惊捂嘴状:“天呐,这是我们节目有史以来最长的嘉宾介绍了吧?”


台上台下笑成一片。蹇宾看了那么多团综,也大致明白,跟着温和地笑笑。


“拜托十二个人内,我们主持人都被挤到边边了,不仅时间最长,也是场地最挤吧?”毛弟调侃,“而且我为什么要站在一个一米八八的旁边啦!”


明杰转向他:“哎这个要更正一下,执是189,189了。”


毛弟惊讶地看着执:“你都189了哦?”


执腼腆地回答:“对,就最近又长了1厘米。”


毛弟:“哦天呐,那你将来应该会破190吧?”


执:“嗯……我尽量,我努力一下。”


恺乐在另一头叫道:“喂你有什么好叫的啦,你看看我们这边的身高差好吗?”她伸手用台本比了比。风田笑得超夸张,恺乐作势要打他。


毛弟笑着道:“恺乐你当心一会儿出不了录影棚哦。”


Cue了风田一次,做了节目效果,恺乐也见好就收:“好了啦好了啦,我们回归正题。来,SpeXial这次来是有任务在身的,要宣传他们的第二本写真集。来,我们请他们介绍一下。”


一直笑着看他们闹的宏正终于开腔:“是的,我们SpeXial这次分别在冲绳和上海拍摄了写真集。”明杰和伟晋分别给两位主持人送上成品。


宏正接着介绍了写真集的大致内容,以及发售时间等信息。


恺乐:“所以你们是分了好几批拍摄这次写真的哦?”


宏正点头:“对,因为大家都各有工作,档期实在很难凑得像今天这么齐,就索性分几批拍,也是想给粉丝呈现更多的不同的画面。”


“哦天呐,那很不容易诶。”恺乐翻着手上的写真书。


毛弟说:“我是记得今天节目录完后两位新加入的成员还要飞回内地是不是?”


Dylan回答:“是的,我要拍戏,然后执也要录节目。”


“哦,那辛苦辛苦。”他又说:“好像还有一个人录完节目也是马上有事要走对不对?”


恺乐接上:“对吼,来告诉我们是哪位。”


伟晋拿话筒:“是Evan啦,他录完节目后要去医院复查。”


“Evan~”


镜头转到蹇宾的身上。毛弟问:“所以Evan的那个摔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我那天好像是跟宏正还有晨翔在一起拍戏,然后Dylan也在(恺乐:“啊,真的哦?”Dylan:“对,我也在。”),他是来探班,然后我们下戏后本来是打算一起出去吃个东西什么的,结果宏正就接到电话了,然后宏正的脸色一下子很吃惊的样子,然后又有点臭臭的。他挂了电话后说是团员那边有点事,就带着晨翔跟Dylan走了。我当时还想说出了什么状况,好,”毛弟一拍台本,“结果到了晚上,我刷那个FB才知道,是Evan腿骨折了。”


恺乐:“我也是那天晚上刷脸书才知道的。粉丝们是说你是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断腿的,是这样吗?”


蹇宾用Evan的语气,温柔中带点腼腆地答道:“没有从楼梯上滚下来那么夸张啦,就是那天早上不知怎么了,下楼梯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在和别人讲话吧,就一脚踩空,滑了几个台阶,摔下去的那个姿势不太对,然后就把腿摔断了。”


执听着蹇宾与Evan几乎一模一样的台湾腔,微微吃惊地张了张嘴,然后看向身旁的易恩,只见易恩一脸认真严肃地盯着蹇宾的方向。


恺乐捂嘴惊呼:“那很痛诶!那你当时是不是都快痛晕过去了?”


蹇宾回忆着自己那年坠马摔断腿时的感觉,然后道:“其实当下是有点懵的,然后过一会儿,反应过来了才感觉到好像很痛,然后一看腿的那个……角度,知道可能骨折了。”


宏正边听,心里的小人边点头:蹇宾这家伙模仿Evan也算模仿得不错了。


恺乐问他:“刚才我看你还和团员们一起跳了开场舞,所以你现在是完全恢复了吗?”


蹇宾点头:“差不多已经完全恢复了,走路跑步跳舞都可以。”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复查啊?”


宏正把话题接过:“这个是我要求的啦。”


镜头转向宏正。


毛弟问:“啊?这是为什么?”


宏正开始帮Evan刷好感度了:“因为他自从恢复后就超拼的。我们知道这个肌肉,它的活度你是要经常训练的。然后Evan这样休息这么久,不能动不能用力,他的整个腿部肌肉会没法恢复以前的那种感觉。然后他就为了跟上我们大部队的节奏就拼命练。我说你这样不行,你的腿刚好,必须要休息。所以最后我们协调的成果就是Evan要定期去复查,练习必须要遵照医嘱。”宏正这也算半个实话了,蹇宾的性子较真,大概习武之人都能吃苦,他练习SpeXial的舞时也的确很认真。


“哇塞那你也太拼了吧。”恺乐道。


蹇宾谦虚:“没有啦,就知道要拍写真要有通告什么的,不能拖累大家啊。”


恺乐:“那你也要注意好好休息,我们身体最重要好不好。”


Dylan移开话筒,在收不到音的地方悄悄和明杰咬耳朵:“他模仿得好像,我差点以为这真的是Evan。”


明杰耳力不错,愣是听明白了Dylan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蚊子叫。他颇为自豪地回Dylan:“特训不是白来的啊。”说完这句话,明杰拿起话筒开始爆料:“说起这件事,Evan骨折那天我们还闹了个乌龙。Evan摔了后我们都吓坏了,然后打电话给宏正。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Evan身上了,等到确定了Evan没事了,我们大家才松一口气,想说差不多可以去吃个晚饭压压惊。结果!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互相一对,才发现,完了,我们忘记通知公司和经纪人了。”


毛弟吃惊:“怎么会酱紫?这种事情难道不是要第一时间告知经纪人的吗?”


明杰笑道:“因为我们人太多了嘛,大家手忙脚乱的,好像每人都分了点事又感觉有什么事情没有人手去做,到最后才发现没通知公司,一问才知道,所有人都以为别人已经通知过了。”


恺乐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我的天哪这也太乌龙了吧。”


宏正接话道:“反正那天就是有这么乌龙就对了。我是接了电话才知道这件事的,我以为他们知道要通知我,那肯定和公司也说了;他们可能以为我会转告公司,因为毕竟我是团长,这种大事一般由我来统一转达。结果好死不死,我们谁都没说。”宏正演技很好地摆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伟晋适时地补充:“是我们太依赖宏正了啦,结果搞这个乌龙。”


底下粉丝“哇”的一片。


“那后来呢?”毛弟追问。


明杰道:“嗯,除了差点被骂到魔音灌耳其他也没什么啦。威~~~”


众团员:“威!!”


嬉笑一阵后明杰赶紧纠正:“没有那么夸张啦,就是做错事被批评一下而已啦,下次再注意一下就好。”


以纶:“喂你还想有下次哦!”


众人笑作一团。此时的宏正绝对想不到,明杰的话会一语成谶,在他身上应验。


访问“Evan”的环节差不多结束,恺乐和锚地叮嘱了蹇宾以后要小心以及好好休息后,便宣布进入游戏环节。


游戏环节把众人分成两队,连同主持人在内,七人一队。


恺乐队:宏正,晨翔,蹇宾,易恩,执,明杰。


毛弟队:伟晋,Teddy,子闳,以纶,风田,Dylan。


“三局两胜,赢的有奖励,输的有惩罚。输的那一队要掷骰子,”恺乐接过工作人员递上来的大骰子,“这上面有很多惩罚哦,有帽子弹弹,有杖刑,有打手肘,有脸部夹夹乐,还有什么超级苦瓜生姜大蒜菠菜榴莲香蕉可乐,以及背对手俯卧撑。然后这个骰子是数字,鉴于你们今天人多,所以我们玩大一点,数字从10开始到16结束。”


毛弟:“哇塞,这真的还蛮玩大的诶。那个什么可乐我一看配料就想吐诶,万一到时候我们队输了我宁愿扔到那个杖刑也不要扔到这个啦。”


恺乐笑:“杖刑的话男生要打前面。”


执吓得又来跌倒梗,Dylan“花容失色”,伟晋“威~~~”,易恩一脸“我是宝宝我听不懂你们大人在说什么”的纯洁样,蹇宾是真·还没懂,其余的老司机笑作一团。


“好了,下面进入我们的第一关也就是收视率的保证——3D愤怒鸟。”



TBC



————————————————————————————————————————

这种投掷类看准度的游戏,你们懂的😂😂😂


猜猜最后哪队赢,还有你们想看输的那队受什么惩罚啊?😈😈😈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