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Bad Day 贰

ROKI碳:

*狐琴
*现代PA ABO尝试
*粗俗表现有 谨慎的
*不是肉文

——
00.
     

       
01.
        
从那之后妖狐的文件被归入机密档案,妖琴再也没见过任何关于妖狐的报告。而他所能查阅的也不过是其中无关紧要的一小部分。
         
显而易见。
妖狐是某个犯罪组织的核心人物,否则那个暴露变态也不至于大动干戈开了直升机过来营救——毫无疑问这么做只会让人更加关注和警惕。
         
        
        
       
妖琴靠着咖啡馆角落的沙发,手指在电脑上敲得噼里啪啦响。咖啡的热气几度模糊了他的眼镜片儿,他把眼镜摘下来搁到一边,也就顺手关掉了屏幕上备注叫蠢东西的人弹出的窗口。
      
一杯摩卡放到他面前,一根手指碰上他大腿继而用手掌覆盖住。浓郁特殊的气味从他鼻翼开始煽动,他的脉搏和血液开始sao动。

“好—久不见。”

       
       
      
     

下一秒妖琴扯开他的手腕用力握紧,趁妖狐还在反应当中迅速翻身压到妖狐身前,抬手扣住他的脖子,掌心一收。
    
     
“胆子很大。袭警?”
     
     
妖琴的拇指在妖狐脖子上摩擦过,然后拇指指甲在妖狐皮肤上划出一道血痕,几滴微不足道的血滴透出来,换来妖狐接连不断的笑。
      
       
血液是能让人兴奋的东西。
妖狐必须附议这一点。
      
      
“不对,琴。现在才是。”

冰凉的东西抵上他的腹部,刀尖似有似无地在他腹部戳动,也许马上就会贯穿他的皮肤。
      
       
“动一下试试。”

妖琴出声道,警告妖狐。
       
       
       
但是妖狐没有行动,也仅仅是把妖琴衣服腹部这一块儿割破——动一动就能露出里面白花花的皮肤。妖狐下垂着眼对他的杰作砸吧了嘴,然后视线和妖琴的视线碰撞。

“小生还是很怕死的。”妖狐一副手无缚女之力的弱鸡子样对着妖琴拖腔拉调,顺便动动手腕意思意思挣几下。
      
        
      
     
妖琴跟他僵持不下,最终在“说的像真的一样”中,他放开妖狐,从压着他的姿势坐回电脑前。妖狐不怕死也就继续凑近他,挨得无比亲昵,妖琴甚至于懒得闪躲,毕竟毫无意义。
    
       
     
       
摩卡还冒着热气。空气中浓郁的味道从他们争锋相对开始就没再出现过,偏偏这时候窜了出来。带着他无法抗拒的气息。

气味像只无形的手,一点儿一点儿环绕住妖琴的腰,环绕住他的脖子和后背,环绕住大腿。它将他束缚在原地,浑身柔软,动弹不得。

而妖琴自己的本能也快被这只“手”解开牢笼,放出里面在摩拳擦掌名为yu望的野兽。

他现在觉得自己想抱住点儿什么,衣服的存在显得燥热又多余。
         
        
        
        
他安静地呼吸,安静地强迫自己思考,安静地和妖狐越凑越近。

那是一张英俊到不带丝毫柔软秀气的脸,眼角上挑,脸庞的线条明晰。

皮肤的热度刺激着下腹,带动后xue的sao痒。他双腿磨蹭了一下,刚打算咬住舌尖儿,让自己清醒。

气味在那个瞬间不见了。

妖琴看了眼身边的妖狐,妖狐还是带着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将摩卡推给他。
         
        
        
         
“小生和你开个玩笑。”妖狐从他身边挪开,坐到妖琴对面的椅子上,他趴下来用手臂垫着脑袋,“试试吗,小生觉得这个特别好喝。”

妖琴当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那杯摩卡,妖狐的视线从他的头顶一直打量到眼睛,再到那张薄唇。

妖琴的眉眼其实刻薄的很,偏偏嘴唇特别好看。

那种让人想含住啃咬的好看。
         
       
        
         
“作为全国通缉犯,就这么出来,该说你单细胞生物,还是蠢?”

妖琴的抬眸扫了他一眼。

“小生可不认为有谁能抓住小生。”妖狐话锋一回转,直起身单手手背托好脸颊,“但如果是你,那小生就心甘情愿了。”

“然后继续逃跑?”

妖狐一愣。呆了一会儿,随即弯眸,笑意跳荡。

“琴。小生就喜欢你这样说话的姿态。”

——喜欢到恨不得让你就这样在小生怀中安眠。
妖狐把这后半句话藏入舌尖,咽回了肚子。
        
       
       
妖琴哼了一声,关上电脑。他端起摩卡,用勺子搅动了几下。

“有药?”

妖狐赶紧摆手摇头:“小生可是纯良人。”

妖琴对他的话保留意见,然后仰头饮尽了这杯摩卡,倒是喝的姿势透出了一股子在干酒的气场。

妖琴默不作声拿起电脑装进包里就走。

妖狐也不追上去,依然用手撑着下巴,眼睛盯着摩卡的杯子发呆,赤金色的眸子里情愫不明。
   
直到门口传来闷哼,继而是人倒入另一个人怀抱的声音。
         
         
       
        
妖狐用手指弹了弹杯子,然后起身走过去。

紫毛儿变态——夜叉嫌恶似的把妖琴扔给妖狐,嘴里嚷着这种冷冰冰的家伙看着就烦。

妖狐接过妖琴好好抱在怀中,瞧了眼外头车旁安安静静站着的青坊主,和他大热天依旧高领的衣服。

“小生听你扯犊子。”
“啊?你想被本大爷一叉摁坑里?”
“小生抱着琴都能给你踹门儿上。”

夜叉刚要怼回去,青坊主不平不淡说了句该走了,夜叉啧一声摆摆手让妖狐把妖琴扔车里。

妖狐当然不可能真的扔,他就把妖琴好好生生搂着,在后坐极尽其能揩油吃豆腐。
      
      
警车杂乱的鸣笛从远处越传越近。
     
       
夜叉看着青坊主系好安全带,转钥匙发动车换挡脚一踩油门冲出去。硬是把轿车开出了赛车的味道。
      
       
       
      
       
“小生是纯良人。可做咖啡的人不是。”

妖狐望着身后被逐渐警车围起来的咖啡馆,他勾起妖琴的银发,又放下去。

“你也不是。”

毕竟妖琴也叫来的警车。

迷药和大牢互换而已,互不相欠。

反而还是妖狐赚了一把。
       
         
       
      
        
大部分情况下,通缉犯妖狐是会放任自己拿着高薪和少女玩玩,再做成标本的。

他不太挑食,他即喜欢家养的娇花,也喜欢带刺的玫瑰。

前者是白昼的温床,后者是黑夜的甜酒。

要说对少女的迷恋程度和标本的制作美学,妖狐能足足发病似的感叹几个小时。

毕竟这是上帝都想拥有的少女的美。

但妖琴两者皆不是,称不上温床,还是带着刀子的玫瑰。

妖狐把他的手用绳子牢牢困在床头的栏杆上,他看着对方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和听不清的呓语。
         
       
        
        
他掏出手机对着妖琴的睡颜拍了一张,存做壁纸。他吻了吻手机,把它甩在了一边。

继而他爬上床,跪坐在妖琴的身上。他俯下身,用嘴唇描摹过妖琴的眉眼和五官。
   
    
然后,他一笑。
对着床上人的脸,若无其事地解开了裤子的拉链。

TBC
_(^q^)∠)_
一些藏的并不深的小细节!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