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四十八)

Crystal韵暖馨:

今天元宵节,我说我不发刀我发糖,你们信不?_(:зゝ∠)_






Tag乱打系列,方便搜索。






出场人物:宏正,晨翔,蹇宾,易恩,以及一闪而过的SX剩下几位。






—————————————————————————————————————————————






第四十八章:大家好,我们是——SpeXial!






“不行!绝对不行!”宏正怒视晨翔,那模样,假如他的腿没有受伤,他会立即从病床上跳下来按住这个弟弟狠狠地揍一顿。






晨翔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见宏正的反应如此大,他扭过头,对同样震惊的Teddy等人说道:“小熊,你们先出去一下行吗?我有话想单独对大哥说。”






Teddy看着他,急道:“晨翔,你要想清楚……”






晨翔淡淡一笑:“回头我再和你们说,我想和大哥单独谈谈。”






明杰拉了拉Teddy,然后对晨翔说道:“那我们先出去,你们好好说。”






晨翔点点头:“嗯。”






几人出去坐在客厅等候。房间里,晨翔定定地看着宏正:“哥,你是知道的,按照蹇宾的计划,我打头阵,是最合适的。”






蹇宾的计划,需要一个人出面,要求查看公司账目,如若公司不给,便对簿公堂。理性来分析,晨翔的确是最合适的一个。首先,四代本就不在这个计划之内,而三代的三位,不管有多少理由,只一条,进SpeXial才多久就想着单飞?就算占理,舆论也能把他们说成忘恩负义之徒,这顶帽子一扣,他们的口碑就完了。再说初代,子闳是SpeXial的门面、人气王,资源算是最好的了,公司对他也看重,让子闳去,万一败了,就是得不偿失;伟晋,主唱地位无人能撼动,丢了伟晋,SpeXial别想再出唱片,所以公司对于伟晋也还是看重的,他也不能打这个头阵;而明杰,明明是初代元老,却基本没有什么资源,人气更是不及后来的几位,别的公司要签他还得掂量掂量这个艺人值得他们签吗,如果由明杰出来打头阵,一旦输了,他便毫无退路,唯有退圈,他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退圈之后何去何从更是难说;至于宏正,他是团长,一个团长丢下团员和公司闹,“责任”二字上有太多可以做文章,宏正的功劳苦劳,可能会因为这次被舆论完全抹杀,再加上宏正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偶像最黄金的年龄就要过去,就算他的人气不差,和明杰一样,别的公司要签他,也得思考再三。最后说说二代,Teddy,也是没什么资源的一位,没人气,没退路,身体还不好,反正怎么都不可能让他去打头阵;Evan,最近凭着《刺客列传》在大陆小红一波,出道作品《明若晓溪》公司更是直接给了男二的番位,此时翻脸,怕也会被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不过Evan倒是有退路,凭着他的学历和家世,大不了退圈回加拿大去,问题是现在Evan的壳子里是蹇宾的芯儿,蹇宾不可能代替Evan做主他的人生大事;唯剩晨翔。






晨翔道:“SpeXial里,除了子闳,就属我是人气王,我离开SpeXial以后,别的公司来签我的可能性是我们几个人里最大的;退一万步说,我的家境我的学历,既能拿打得起官司,也能让我万一退圈,还能有个出路、有个能养家的工作。的确,公司方面很有可能倒打一耙说我不懂感恩,把我捧成了人气王我却要和他们打官司,但就是因为我是人气王,这件事情才会引起媒体关注。公司有鬼,引起的关注越大,他们越慌,对我们就越有利。”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撕破脸的行为,不论成败,你没可能在公司待下去!甚至于业内其他公司都不一定会接纳这种‘一言不合就打官司’的牛性子艺人。因为不满薪酬就要和公司闹上法庭?没有哪个公司会全心全意接纳这种定时炸弹!”宏正厉声斥道,“就算赢了你也不一定能有好结果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大不了我退圈,我可以继续读研究所,等过个几年我毕业了,这件事也过去得差不多了,我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找一份工作,从此过平平淡淡的生活。”晨翔满脸平静,他连退路都想好了。






“可是你明明喜欢演戏!你明明是喜欢这个舞台的!”宏正眼睛通红,大吼,“你这样算什么?牺牲?用你自己一个人退圈作为代价来给我们其他人换一个应有的待遇吗?!连晨翔我告诉你,我罗弘证绝对不准!”






“总比我们十个人绑在一起死好!”晨翔第一次吼了他的大哥。






“那就一起死好了!我们SpeXial十二个人,一个人都不准少!”宏正喊出这句话后,无力地倒回靠枕上,掩面啜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晨翔冷静下来,轻声道:“大哥,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啊。”他的身子微微前倾,看着仿佛要跪下来一般,“大哥,你想想小熊,想想明杰,想想风田,他们都是有实力的人,他们不可以被这个公司困死的,那对他们不公平。”






宏正放下手掌,看向晨翔:“把你推出去,对你也不公平。”






“大哥!”






“你别说了,”宏正抬手打断了晨翔,“我想过了,如果注定要推出去一个人来打破这个僵局,那么这个人,我责无旁贷。从武虎将到SpeXial,我为公司做了这么多,落得一身伤痛,我现在还要坐轮椅呢!如果要打官司,博舆论的同情,我去,最合适。别说什么我没尽到团长的责任,我自认尽了,但是公司却没有对我的团员负责!”






“哥!”晨翔的眼睛也抑制不住地变得通红,他蹲了下来,蹲在床边,仰起脸,握住宏正的手,“可是没有了团长的SpeXial,没有了宏正的SpeXial,还是SpeXial吗?”






“没有了你的SpeXial,也不是SpeXial了!团长可以再选,伟晋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宏正别过头去。






“哥,”晨翔微微扬起嘴角,仿佛在笑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团长可以换,团员可以少,可是团魂可以没有吗?你是我们SpeXial的团魂,是我们SpeXial的精神,是我们SpeXial的支柱,我敢说我这句话每一个团员都会赞同:SpeXial可以没有任何一个人,但绝不能没有你!你如果走了,我们SpeXial才是真的散了。哥,你知道吗?特使们都说,团大在,SpeXial就在。如果放到古代,大哥,你就是我们的军心。打仗的时候每一个士兵都可以死,唯有军心不能倒。如果你走了,谁来和风田说日语?谁来跟Evan说加拿大人要赶快练好中文?谁来护着伟晋不被大家欺负?谁来督促易恩练舞?谁来和明杰一唱一和?谁来在每次上台前,带领我们一起喊‘SpeXial加油’?”






“别把我说得那么伟大!”宏正扭过头去,抹掉脸上的泪痕。






“还有Riley啊,”晨翔微微笑着,“你忘了他说过在团里,你和伟晋就是他的爸爸妈妈。爸爸如果要走,你让Riley怎么办?”






调节气氛的话语一出,宏正果然忍不住破涕为笑。他抬手轻轻打了晨翔一下:“你在乱讲什么啦!”






晨翔的眸中水波流转,脸上却依然笑着:“所以啊,大哥,这件事,我们谁都可以做,只有你不可以。你要走,也得让公司把这些年欠了你的伤了你的,一一补偿后再走。”






“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让我答应让你去打头阵对不对?”宏正斜睨着晨翔,“死了这条心,我不可能答应的。你要是敢自作主张,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弟弟!”






晨翔无奈地笑:“大哥,你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赌气啊?华纳已经和可米解约了,可米只想着靠终极系列吃老本,娱乐圈的后起之秀越来越多,我们没日没夜地拍戏赶通告,甚至挤不出时间来练舞。粉丝调侃我们‘舞不齐男团’,调侃就罢了,但是这个调侃在外人看来,真的只是调侃吗?哥,再不拼一把,我们十个人,真的会被困死的。你想想小熊明杰风田他们,大好的年华,你忍心吗?所以,在我有的选的情况下,让我去争一次,好不好?一直以来都是你保护我们,这次也让我保护你一次,好不好?”






“哥,我真的很期待,将来有一天,你可以站在金马奖的领奖台上,我们其他十一个人,在下面坐成一排看着你成为影帝,到时,不管我们每个人各自如何,我们都可以和你站在一起,十二个人,一个不少,然后由你带着我们,再一次喊出:‘大家好!我们是——SpeXial!’真正的SpeXial,在我们心里,永远不会变。”






宏正静默。






晨翔的脸蹭着宏正厚实温暖的手掌。决定走这一步,其实晨翔也是怕的,当初是被千人唾万人骂地加入SpeXial,好不容易熬出头翻身了,可是现在要亲手把这些成果打碎,他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大男孩,哪怕嘴上说说他有万全的退路,面对未知的未来,他依然害怕。






可是害怕有什么用?该做的依然要做。正如那些理性的分析,他是最合适的一个,除去他便是Evan和宏正。Evan看着是腹黑的天蝎座,其实内里再老实不过,又心善心软,除去他的家世,他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来做这打头阵之人,更何况现在Evan还不在;至于宏正,他已经这般年纪,晨翔真的不忍心,不忍心让他在熬了这么多年后一切从头来过。晨翔心想,比起哥在可米熬的那些年,他在加入SpeXial后的那段日子,算得了什么呢?






宏正哑着嗓子,终于出声:“如果你已经铁了心,那就随你吧。”






“哥……”晨翔起身坐在床沿边,弯下腰,小心地避开宏正的伤腿,趴在被子上,抱住了宏正的腰,毛绒绒的脑袋蹭在宏正的腹部。






宏正抬手回抱住晨翔,怔怔地看着他的背,轻声说道:“我在想,我罗弘证是不是注定保不住我的团员?从前武虎将的时候,我是老幺,公司说四个人的团比较好管理,傅焱被迫退团,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傅焱走,我和班杰他们拼命向公司争取,却依然保不住他。现在换我是大哥是团长了,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给SpeXial加人,我想,总比赶人走要好。弟弟们越多,我越是要做好团长的责任,我不能让你们之间出现恶性竞争,我不能让你们被公司退团。我知道你当初加入SpeXial其实是被公司骗进来的,你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压力和辱骂,我作为团长,其实真的很自责。”






“哥,你别说了,别说了……”晨翔紧紧抱着宏正的腰,埋着脸,终于痛哭出声。






“后来看到你和小熊的人气终于上来了,你也被粉丝们接受,我真的特别为你们开心,”宏正继续说着,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尤其是你,你和子闳是双门面、双人气王,我一开始有些担心你和子闳会不会处不好,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不想事情变到那一步。可是你们两个没有让我失望,你们依然是好朋友好兄弟,我特别开心,特别骄傲。我想说,我带出了一个没有内讧的团。我以为,我们会在公司不断加人进来的情况下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可是现在……”宏正抱着晨翔,终于泣不成声。






“你说得对……真正的SpeXial,不是那个冰冷的前缀,是在我们心里,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只要我们几个的兄弟情在,SpeXial就在。”宏正轻拍着晨翔的背,“如果你真的决定了,那就去做……大哥……大哥和兄弟们,永远在你背后支持你!不管结果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们的晨翔……”






“哥……”






门外,明杰红着眼,轻拍着拼命压抑泣音的Teddy,风田躲去厨房痛哭出声。






昔日欢声笑语的宿舍,今日哭作一团。






§






“晨翔说,他去打这个头阵。”伟晋放下电话,一脸疲惫。另三人或坐或站,手机分别连线着以纶、执和Dylan。“而且,宏正已经答应了。”伟晋补充。






易恩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子闳低着头;蹇宾似是一脸淡漠,心中究竟如何想的也无人知晓;电话另一头的那三位更是不出声。一时间,众人无话。






过了许久,子闳站起身:“明早还有戏,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伟晋垂下眼帘。是啊,休息吧,早猜到是这个结果了,他们,还能怎么样呢?






蹇宾和易恩一起出了房间,回到蹇宾的卧房。






“阿蹇,你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易恩眼眶红红,低声问着蹇宾。






蹇宾摇摇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少伤害的办法。”他们当然也可以十个人一起起义向公司提出抗议,但这样一来,事情会更难以收场。






“好,我知道了,”小狼狗难过得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你也别多想,决定是大家一起做的,会伤心难过也是意料中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






蹇宾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很难过还不忘安慰自己的孩子,也是心疼——他是真的把易恩当弟弟看。






蹇宾抬手摸摸易恩的头,柔声道:“早些歇息吧,总会过去的。”






易恩点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门甫一关,他便止不住地落泪。小孩扑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盖住了那呜咽的哭声。






拿出手机,小小的屏幕亮光映着易恩红肿的双眼。他明知道马振桓的手机就在他的行李箱里,且是关机状态,仍然一遍遍地拨打着,对着机械冰冷的电子音哭诉:“马马,你快点回来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们SpeXial出事了?晨翔要走了!马马,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好不好?马马,我不要晨翔走,你快回来啊……马马……”






这一夜,注定无眠。






§






三天后,晨翔搬离宿舍,同时,向公司提交了账目公示的要求。






这只是一个开始,还有很长的一场仗要打,为了晨翔自己,为了SpeXial,这一场仗,只能胜,不能败。为了长久的将来,忍一时的离别又有什么干系?总有一天,我们会站在一起,大声说出:“大家好,我们是——SpeXial!”








TBC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