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六十)(正文大结局)

Siny馨旎:

爆字数的一章。


话说终于……


出场人物:就是本文的两对cp。


—————————————————————————————————————————


第六十章:终归

感受到离别在即的,又何尝只有身在现代的蹇宾呢?身处天玑王宫的Evan,纵然前线不断传来好消息,他的心情也依然一日比一日沉重。

先说这前线的联军之事。慕容离被抓回天璇后,Evan不知道陵光是如何同执明交涉的,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天权终究向天璇发了兵宣了战。为此,陵光撤回了前线的天璇军队。而在天璇撤兵后不到三天,天枢方面也传来了要退军的消息。这不仅是孟章的意思,天枢朝堂连同世家大族在内也一致赞同,毕竟天玑天枢还有一个五座城池的仇,他们普遍认为,帮助天玑击退遖宿已经是仁至义尽。不过好在,苏珣与仲堃仪都看得清当下的局势,天玑是他们天枢的屏障,没了天玑,天枢的上将军高维全断言,“积贫成弱”的天枢根本不是早有准备的遖宿的对手。所以当天枢大军从天玑境内撤回到天枢时,军队并没有借机生事,撤回后也没有趁火打劫;相反,苏珣还很仗义地留下了世家捐赠的剩下的粮草,尽可能地与齐之侃还有天玑结个善缘。齐之侃也领受了他的好意。

天璇天枢一撤军,遖宿便卷土重来。领兵之人果然是那毓埥。Evan调动了所有能调动的兵力开往前线,王都中的三千白虎军轻骑先行——看得出来蹇宾和齐之侃当初对这支军队是下了狠力气培养的:白虎军所用战马都是每年派商队掩护,从天枢分批购入;所用兵器,也是用从钧天各处秘密开采回来的精铁铸造;加之Evan穿越来后,又给齐之侃提供了不少他所知道的现代军训方法做参考,齐之侃加以改进整合,再对白虎军日夜操练。如此一来,身为上将军的齐之侃有信心,这一次虽然联盟依旧破裂,但他依然可以凭借天玑自身的实力,击败遖宿!

当纹着白虎图腾的旌旗在越支山口竖起,这支后来在钧天大陆上所向披靡的不败之军,开始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震惊列国的大捷。因为这一年是天玑立国的第三年,是以后来的天玑史书称这场与遖宿国君的战役为“叔年之战”。

Evan想象不到前线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他只能根据一封封的战报,对着地形图与沙盘,稍作猜测。

齐之侃在信中称毓埥也是个人物,极擅领兵作战,用兵诡谲多变,那先前的周天逸同他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差。齐之侃一开始也觉得遇上了对手,在应对过程中称不上吃力,但也绝不会游刃有余。就这样,双方在各有输赢的情况下僵持了半个多月,Evan在后方看战报看得心都揪起来了。不过过了这僵持的时日之后,胜负渐出——到底还是天生将才的齐之侃更胜了一筹。他以他天赋的军事直觉,敏锐地摸清了毓埥的领兵套路,于是,再诡谲多变的遖宿大军,在齐之侃眼里也变得破绽连连。

齐之侃雷厉风行,根据遖宿大军的弱点与破绽迅速制定了一套反攻计划。天玑的上将军不再像当初攻打天枢五座城池那般留有实力,他趁着毓埥还没能反过来摸清他的作战方式,抓住时机,率领白虎军三千,趁夜深入越支山,采用快打方式,连连夜袭,而后乘胜追击,一举攻破遖宿的边境防线。齐之侃身边的左右将军严格执行齐之侃的军令,率二十万次于白虎军的天玑精锐部队随后跟上。二者互相接应,在白虎军原地扎营休息后,这二十万大军全力出击,将疲惫不堪的遖宿军逼得不断败退,最后,天玑大军占领了遖宿最重要的边防——越支山,齐之侃的帅旗与白虎军的军旗被插到了越支山的最高处。

而面对势不可挡的天玑军,原先在四国联盟那会儿就被齐之侃压着打的遖宿军更加颓丧了。毓埥力挽狂澜。他软硬兼施,想让他的士兵明白,他们足有五十万大军,是天玑军的两倍有余,他们不是必输无疑的。然而,先前四国联盟时,遖宿大军可是有八十万人,却在齐之侃手上活活折了三十万,三十万的弟兄或杀或俘,那兵败如山倒的惨剧还犹在眼前!所以,这个两倍的兵力差距非但没能给士兵们信心,反而让他们对齐之侃更加恐惧。在遖宿的底层士兵的传言中,齐之侃已经不是凡人,而是神魔了。闹到最后,毓埥空有一身能力,却无法挽回抱了输意的涣散军心。

与遖宿军相反,天玑这边士气正旺。Evan来信告诉齐之侃灾情的事已经解决,让他放心打,不用顾忌。齐之侃当机立断,把信的语言重新组织一遍后,念给全军将士听,那句“众位将士在前线拼命,本王定为你们守一个无忧后方”,让全军上下士气大振,深感“王上与大家同在”;而齐之侃吼出的那句“不破遖宿誓不还”,更是把将士们满腔的血性激发到了顶点。此时此刻的天玑大军,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最后,齐之侃率大军势如破竹,在一个月之内,一连夺下了遖宿十座边关城池,向世人展示了他的“将星”、“战神”之称,绝不是浪得虚名,更给了钧天列国一个警示:天玑,这个刚立国不到三年的新生儿,虽然曾经奸佞当道,虽然曾受天灾人祸,但他绝不是人人都可以来踩一脚的软柿子!

天玑,这个蹇宾视其为他一生的责任的国家,齐之侃发誓,他会替蹇宾守护好。天玑,他不如天权的得天独厚,不如天璇的地广人多,不如天枢的厉马良铁,不如遖宿的厚积薄发。天权、天璇、天枢、遖宿,都是在最好的时候立了国,天玑却是被逼上梁山一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所有的国家都视这个站不稳的孩子为秀林之木,人人都在一旁虎视眈眈。但齐之侃,他就是要用血的教训告诉全天下:胆敢犯他天玑者,虽远,必诛!

至此,钧天历三百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七日,长达半年的“叔年之战”以遖宿投降结束,同年十一月七日,遖宿向天玑王递上降书,愿割地赔款,以息兵戈。

遖宿递来降书之日,公孙钤、苏珣、仲堃仪再次聚到了天玑王都。天玑手中的十万遖宿俘虏,当初可是联军打下来的。此次听闻Evan预备让遖宿花钱赎买俘虏,两个国家的大臣坐不住了,觉得于情于理这一杯羹应三国共享,于是分别派出了和天玑打交道已经打到驾轻就熟的几位年轻人,出使交涉。

而Evan也不在乎这点钱,虽然联盟最后破裂,但他也不想完全交恶,乐得卖两国这个面子,左右遖宿还得单独向天玑割地赔款。齐之侃这次大爆发,一口气吞了遖宿十座城池,再加遖宿又割了五城,是以将近三分之一的遖宿国土成了天玑的囊中之物。Evan不想把遖宿逼进绝路,林耿絜也是这个意思,毕竟眼下的天玑也需要好好修生养息;天璇正和天权打仗;天枢上个月国内发生地动,眼下也正忙着赈灾。因此,大家各退一步是最好的结局,只要把遖宿弄到接下来十年只能烦民生问题、再没有对外扩张的能力的境地就够了。

于是,在和遖宿商定了种种条款,包括那十万俘虏分期分批送回遖宿等内容后,兵戈终息,公孙钤、苏珣、仲堃仪各自回国,齐之侃整顿好那十五城的事务后,也开始班师回朝。Evan愈发不安低落的心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

繁忙了一天的天玑王宫,终于在入夜后回归了宁静。

蹇宾的寝宫名为柏熹宫,取义正若松柏、明如晨熹。这是Evan穿越来后第一次这么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这块牌匾。

如今的Evan,古文水平今非昔比。他在半年前便知道了松柏是志操坚贞的象征,知道了熹是微明的意思。不过那时的Evan始终想不通的是,既要比喻光明,那为什么不换一个象征光亮的字,非要用这“微明”之意呢?但经过了这半年的风雨波折——在他即将离去的前夕,Evan心想,他终于明白了。

熹,天将明也。天玑的先人是想告诫后世子孙,无论何时何地,黑夜总会过去,晨光微熹之时,便是希望来临之际。不到最后一刻,不抛弃、不放弃,身为天玑子孙,便要身有松柏之操,心怀晨熹之望。

Evan仰着头,深深凝望着这三个字。天玑先人的训诫,他懂,也不会忘。

身旁的内侍见Evan在天寒地冻中站了整整一刻钟也不挪动,到底还是担心自家主子的身体——Evan再怎么扮演蹇宾,日久天长,总是难免把自己的真性情带出来。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露,身边伺候他的内侍被他宽容了一年,也是养大了些胆子。此刻,那小内侍便格外没规矩地出声劝说Evan:“王上,夜寒露重,您要不要早些安寝,明日齐将军就回来了,您总得保重自己的身子啊。”

是啊,小齐明天就回来了,可是,他应该是见不到凯旋的齐将军了。Evan叹了一口气,没能见到一个打了胜仗、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下沙场的模样,应该是他此次穿越之旅的最大遗憾了。

Evan回过身,温和地对小内侍道:“你先下去休息罢,本王这不需要人伺候了。”

小内侍犹豫了一下:“这……”

Evan笑着宽了他的心:“无妨,本王去看看王子和公主,就回去睡了。”

Evan与两个孩子相处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伺候的人在场,小内侍立刻反应过来,行了个礼便告退去通传他人将自家王上的床榻收拾妥当,尔后自去歇息不提。

Evan转到柏熹宫的偏殿。这偏殿的名字比起正殿来可就直白太多了——平安殿,是Evan取的,给了小陶诗小陶谡做寝殿。

Evan亲自推开门进了殿,绕进两个孩子的寝间。寝间的角落里点了小小的几盏灯,还拿灯罩笼了,最大限度降低房中的光线,免得打扰两个孩子的睡眠,同时又让乳母能看见王子公主,免得有什么突发状况却毫无察觉。Evan进来时,轮值的两个乳母坐在床边,睁着眼小心翼翼地看护两个熟睡的娃娃。

Evan抬手阻止了起身欲行礼的乳母,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们不要吵醒了孩子,又轻轻挥了挥手掌,让她们退下。两位乳母会意地一福身,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Evan在宽大的双人儿童床边坐下,借着微弱的灯光,仔仔细细地看着两个孩子,他的小苹果和小叶子。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Evan心想。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个孩子出生,可真是生死一线。Evan回想起来,都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身长连他的半条手臂长度都没到,他的手掌甚至可以盖住他们的整张脸。那么瘦瘦小小的两个孩子,他日夜担心,就怕养不住了。可是就这么一眨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瞧,这两个宝贝现在长得多好,白白壮壮。

Evan想起了这半年的忙碌,内忧外患的天玑让他不得不减少了对两个孩子的关注,一开始孩子们缺了Evan无微不至的陪伴,哭闹得十分厉害,Evan歉疚万分心疼万分,却只能狠心撇开他们,那种抱着孩子批奏章的事再也没发生过;有时候忙起来,Evan甚至一整个白天都没空去看孩子们一眼——他那时连吃饭都是边看奏折边吃的——只能在每晚就寝前悄悄来看一下,然后赶紧回自己的寝殿睡觉,因为第二天还有一大堆的事等着他,他必须养足精神。可饶是如此,Evan也依然记得那一天,那是小陶谡和小陶诗10个多月大的时候,两个孩子由乳母扶着,摇摇晃晃地走进了Evan的寝宫,Evan惊得折子都掉到了地上。那一刻的Evan简直气死他自己了,他完全不能想象,他居然错过了他的宝贝们学会走路的时期! 




那会儿,看见了Evan的小陶谡挣开了乳母的手,像只胖乎乎的小企鹅,摇摇摆摆地朝着Evan走过来,谁知没走几步,便“啪叽”一下往前扑摔在地。小陶谡愣了愣,然后抬起头,眼中泪包鼓鼓,但却没有掉下来,反而朝着Evan伸出莲藕般短短胖胖的两截手臂,“啊啊”两声,示意要抱。虽然寝宫的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但Evan还是被这一摔吓得魂飞魄散,又见小陶谡要抱抱,竟比乳母还快了一步,从御座上飞奔下来,一把抱起了趴在地上的陶谡,搂进怀里,激动得心脏都在发颤。而小陶诗见状,也想要Evan抱,但她身边的乳母有了“前车之鉴”,怎么也不敢撒手让小陶诗让自己走,急了的小陶诗居然开了口,喊出两个单音节:“八八!”

眼见Evan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小陶诗只道终于吸引了注意力,喊了一遍犹嫌不够的她竟再次开口,叫了第二遍,这一遍比方才更加清脆流利,更加清晰标准,无一分被听错的可能。

“爸爸!”

Evan记得,他当时眼泪就“唰”地下来了。

……

回忆起这些滋味的Evan,低下头,用指腹轻轻碰了碰两个孩子柔软的小脸。再过几日,便是小苹果和小叶子的周岁宴,可他却等不到了。冥冥之中一股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今晚,就是他呆在天玑的最后一晚;也许天明之时,就是他和蹇宾各归各位之日。没见到小齐凯旋,Evan遗憾;没能处理完林耿絜的事,Evan也叹息。但这些都抵挡不住他的思乡之情。唯有两个孩子,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的两个孩子,让Evan几乎动了不睡这一夜,错过回去的时机的念头。Evan,是真的真的很舍不得他的一双宝贝。

“真的,好想好想,再听你们喊我一声爸爸……”Evan哽咽着喃喃自语。尤其是小陶谡。大概是男孩子发育比女孩子慢,小陶诗已经能很流利地叫爸爸了,小陶谡却还停留在咿咿呀呀的阶段。没听见他他的宝贝儿子喊他一声爸爸,Evan觉得这将是他终身的遗憾。

大概这就是他和两个孩子的缘分吧,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事呢?Evan忍了忍眼泪,轻轻摸了摸小陶谡的脸蛋,然后伸手从怀中拿出两个玉坠。这是他自从感觉到自己快要离开了后,便开始动手雕刻的、给孩子们的礼物。Evan没有学过玉雕,他从零开始,每天没空也要挤出时间来练习,哪怕牺牲睡眠时间。他雕废了不少料子,最后总算赶在今夜之前,做成了两个还算看得过眼的,一个刻了现代的苹果,一个刻了一片叶子——叶子上甚至还细心地刻了几道纹路。

玉坠用又细又软的丝绦穿着,既不怕断,也不怕割伤孩子们幼嫩的肌肤。Evan不敢冒险抬起两个孩子的脑袋给他们戴上,怕吵醒他们,最后只能把玉坠系在他们的睡衣衣扣上,想必明日乳母看见后,自会为他们戴好。

Evan在床边静坐许久,他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无法说出。他便这样静静地看着,贪婪地感受着他与两个孩子最后的相处时光。直至宫中的打更声传来,他才惊觉已经过了子时。

他的时间,差不多了。

Evan万般不舍地站了起来。他深深、深深地凝视两个孩子,把他们的模样刻在心上。

床中,睡熟了的小陶诗也不知做了什么梦,哼唧了两声,右手无意识地挠了挠耳朵,然后很随性地一挥——正好打在小陶谡的脸上。

“呀!”Evan惊呼出声。他小心翼翼地想要把小陶诗的手从小陶谡的脸上挪开,小陶谡却被这一击给迷迷糊糊地弄醒了。Evan屏住呼吸,怕自己吓到孩子。

小陶谡在朦胧中睁眼。孩子的感觉是最敏锐的。即使看不真切,他也知道此刻在他床边的是最爱他的父亲。Evan怕小陶谡因为被吵醒而哭闹,又坐了下来,压低声音温柔地哄他:“别怕,是爸爸,爸爸在呢。”他的手掌隔着被子轻拍小陶谡软软的身子,“睡吧睡吧,爸爸看着你。”

熟悉的声线与气息让小陶谡安心了。他那完全信任的模样让Evan的心化成一滩水,他不自觉地含着微笑拍着儿子哄他入睡。就在此时,半睡半醒的小陶谡迷迷糊糊地发出两个字,狠狠击中Evan毫无防备的心室。

“爸爸……”

Evan的左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口鼻,按下了抽泣声,眼泪却止不住地滚滚而落,一下子便湿了衣襟衣袖。

他原本以为这会是个遗憾,他原本都不再期待了,没想到在这一刻……

Evan脑海中甚至遏制不住地升起一个念头:他不走了,不走了好不好?就让他自私一回,留在这里,看着他的宝贝长大,好不好?

无声地痛哭,Evan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在被两股力量左右撕扯,一边是他看着出生、付出无数心血与父爱的两个孩子,一边是爱着他的父母、亲人、兄弟。

酣畅淋漓地哭完,理智也终于回笼,压过了那一时的冲动。他终究不是小苹果与小叶子的亲生父亲,他没有权利剥夺蹇宾和孩子还有小齐团圆的机会,也没有权利抛下养育他二十多年、同样也对他付出无数心血的父母。做人不可以这么自私。这一刻,Evan以虔诚的心感恩上天,他感谢这场穿越,让他能有一对他深爱的孩子,上苍真的待他不薄了,至少在他离去前,还圆了他最大的遗憾。

带着所有的不舍与爱,Evan释然一笑。他擦干眼泪,俯下身子,最后亲了亲两个孩子的额头。

我的小苹果,我的小叶子,爸爸要走了。也许这辈子,我们都没有机会再见。爸爸不知道你们长大了还会不会记得爸爸,但没关系的,至少爸爸会记得,我们共同拥有过一年的快乐时光。不管今后爸爸身在何处,爸爸会一直想着你们、念着你们。爸爸希望你们能够一辈子平平安安,快乐长大。 再见了,我最最亲爱的小苹果和小叶子,爸爸爱你们,永永远远。

Evan站起身,不敢再回头,一步一步,走出平安殿,也从此走出小陶诗与小陶谡的人生。

回到自己寝殿的Evan,认真地与这个住了一年半的地方告别,他抚过每一件物品,感受每一处气息。最后,他检查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写下的所有的信,仔细地按顺序排好,置于匣中,放在床头。而后,他最后一次自己动手,脱下繁复的古装,有的挂好,有的叠好,整理妥当了,方平躺到了床榻之上。在黑暗中,Evan慢慢地阖上了眼。

别了,天玑。

……

与此同时的21世纪,蹇宾按下了邮箱中的定时发送按钮,11封邮件预备待发。他合上电脑,长叹一声,躺上了柔软舒适的酒店大床。蹇宾关了灯,然后按亮手机屏幕,最后看了一眼手机锁屏的大合照后,闭眼含笑入睡。

两个时空,两个夜空,一颗同样发着微红光芒的流星,同时悄然划过。

§

今天是除夕,剧组放假,易恩依然起了个大早。他下楼去吃了酒店提供的早餐,又给蹇宾拿了一份,便按了电梯上楼。他心说马伯伯和马伯母今天下午就到机场了,蹇宾这家伙去接机,可千万别给他露馅!

敲开了蹇宾的房间门,易恩大剌剌地走进去,把早餐往桌上一扔,然后往床尾一坐,拿出手机开始刷,一边点开游戏一边对还在门边的人说:“早餐我给你带上来咯,你快点吃,吃完我再跟你排练一下,然后我要去接我爸我妈还有我弟我妹他们,下午你得一个人去接Evan的爸妈,你要小心哦。”

“咔哒。”房间门被轻轻关上。

没听到回答也没听到人走过来吃早餐的脚步声的易恩在游戏界面点了几下,抽空抬起头,奇怪地去看“蹇宾”,却在触及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露出来的目光后,电光石火间,狠狠一怔,随即心尖一颤。

易恩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对着他笑的男人,慢慢站了起来。他修长的手指在颤抖,拿不稳的手机摔在地上,他却完全没有理会。

易恩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的嘴唇翕动,微微张口好几次,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人就这样含着泪又含着笑地看着他,似是开心,似是鼓励。

易恩终于问了出来,用抖得吓人的声音:“马、马振桓?”

Evan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温柔的声线像最丝滑细腻的巧克力:“易恩。”

易恩像是慢动作一样地眨了眨眼:“马马?”

Evan朝他张开双臂,用那独有的宠溺语气喊出那个昵称:“popo。”

是他最熟悉的酒心巧克力的声音语气,每每听到,他都像醉酒之人,沉溺其中。易恩猛地扑了过去,力道之大,撞得Evan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墙壁才停住。易恩把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家伙抵在墙上,狠狠地压着他,紧紧地抱着他,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失声痛哭:“马振桓,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马马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你怎么才回来……我想你啊马马……马振桓……”

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回了那个愿意无条件宠着他包容他的人,积攒了半年的情绪,伪装了半年的坚强,在这一刻,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全面崩溃。

Evan抬起手臂环住这个大孩子,脸颊温柔地靠上他有些刺刺的发顶,坚定地对他说道:“易恩,我真的,回来了。”

§

都说宦官在身体上有所残缺,但在心理上,他们却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

今早一进柏熹宫的寝殿,六个小内侍便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他们的王上似乎与往日不大相同。

今天是齐将军凯旋之日,照理来说,王上不会不高兴才对啊?六个小内侍悄悄地互换眼神,个个都有些蒙。

把一切尽收眼底的蹇宾在心里冷哼,看来是某些人的脾气太好了,才把底下的人养肥了胆,当着他的面都敢眉来眼去私通有无。

不过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小齐,蹇宾也不想再计较这些旁的。他由着愈发小心的内侍们伺候他换上了当年立国大典时穿的那套衣衫,不过当年立国之时天气不冷不热,现下可是已快十一月底。Evan又早定下了会在这一日率百官出城十里迎接,内侍们生怕冻着他们的王,于是在宽松的朝服里又加了件暖和的皮袄,还为蹇宾备下了一件黑狐皮大氅。

蹇宾看着模糊的铜镜里映出的自己,拢了拢衣襟。小齐,等我!

……

巳时,文武百官已在城外列队恭候。这一路上都有重兵把守,保证各位大人与即将到来的王上的安危。巳时一刻,蹇宾的御驾到,百官跪迎。

“参见王上!”

蹇宾于辇车之上扫视下方,乌压压的一片,跪在后头的人他压根就看不清脸。蹇宾叫了起,百官谢恩起身后,蹇宾终于能看清楚了。这一眼扫过去,见不到若木华那厮还有他的党羽,可真是令人心生愉悦,哦,这边这两个,子闳?明杰?看来就是兄弟们所说的艮卦林耿絜还有兑卦许兑泽了。

等了一个时辰左右,蹇宾在常侍的劝阻下还是下了车,站到了队伍的最前头。他抬头看看天空,不像是要下雨,但也没出太阳,总有几分阴冷之意。那常侍坚持劝说蹇宾披上大氅御寒。此人是当初伺候他的张宦人的徒弟,若放在从前,蹇宾虽念着旧情,但也决不会允许有人这般放肆。但现在的蹇宾,他内心的柔软开始慢慢扩大。对于这个常侍,蹇宾现在愿意给一些面子,其他的问题,日后慢慢矫正也不迟。

另一边,齐之侃知道Evan想要出城迎接的打算,他也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在朝堂之上难以和那些人多势众的世家大族相比,所以Evan有分寸地为他撑腰做脸,齐之侃也不想拒绝。 考虑到Evan虽然声称他很耐冻,但这会儿站在寒风里的到底还是他家王上的身体,齐之侃实在躺不住了,比平日早了半个时辰就从床上蹦起,唤来轮值的士兵吹响号角,叫醒了其他士兵,收拾东西,拔营回城。

回家,这个简单朴实的词萦绕在每个将士的心头。家已近在眼前,没有人对齐之侃的行为有异议,相反的,他们很兴奋。回家的喜悦催促着他们,连手脚也比平日快上了一倍,几乎是在起床后没多久,大军便拔营出发了。巳时末,浩浩荡荡的大军出现在了广陵城外。齐之侃的帅旗与白虎军的旌旗在风中迎风摇曳。

还有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

蹇宾的手笼在袖中捏成了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当看见风尘仆仆的齐之侃离他不过百步之遥时,蹇宾简直想抛开这君王的身份规矩,冲上去,不顾一切地抱住他的小齐,告诉他,他回来了,一切都结束了。

齐之侃远远地就看见了“Evan”,心中也是高兴的。离开王都半年之久,不知道埃文一人是不是撑得很辛苦?还有小苹果与小叶子,也该满周岁了,可长牙了不曾?会走路了吗?也不知再见,他们还能不能认出他这个“小齐叔叔”?

九十步,七十六步,五十四步……

近了,再近些,再近些。

蹇宾这具身子的眼睛可不像Evan那般是个深度近视。目力极佳的蹇宾在能看清齐之侃的脸后,便用目光仔仔细细地扫过他的每一寸身体,那强烈的眼神几乎将齐之侃穿透。齐之侃原本在嘴边的欣喜笑容渐渐凝固,饱含了思念的目光变为难以置信,握着缰绳的手紧握到关节发白。

蹇宾察觉得到齐之侃的异样。他朝着齐之侃露出一个半是欢喜半是苦涩的笑容。

于是接下来,天玑的精锐将士们就看着他们治军严明的上将军,文武百官就看着他们不苟言笑的齐大人,突然像疯了似的,策马朝他们的王奔来。

蹇宾抬手阻止了守卫士兵。齐之侃在距离蹇宾二十步不到之处勒住了缰绳。在这匹汗血宝马发出一声嘶叫后,齐之侃翻身下马,略带踉跄地大步跑至蹇宾身前。

够近了,半臂不到的距离。

蹇宾泪中带笑:“小齐。”

就是这个样子,尾音略略上扬,每一次喊,他都仿佛在这尾音里蕴藏了无数的情感。齐之侃的眼圈立马就红了,哑着嗓子叫出:“王上……”

蹇宾勾起唇角,一双美目流转着千言万语,真真切切得灼痛了齐之侃的心。齐之侃猛地单膝下跪,大声喊出:“末将,参见王上!”

蹇宾由得他这一跪,然后弯下身子,双手紧紧握上齐之侃的小臂,感受着那真实的温度,稍一用力,将人扶起。

“小齐……”蹇宾眨眨眼,想要含住那热泪,却情不自禁地失败,“小齐瘦了……”

齐之侃已是失态得泪流满面。他失了所有的体统规矩、御前礼仪,反握住蹇宾的手:“王上……又何尝不是……”

蹇宾的笑掺了酸又掺了甜。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之人,启唇轻声道:“不过,回来,就好。”

齐之侃与他心有灵犀,两心一体:“是啊……回来,就好。”

蹇宾牵起他的手:“我们回去罢。”

齐之侃用力地点头,握紧了那久违的手掌。

我们,回家。

浩浩荡荡的队伍,两匹马在队首齐头并进,马上的人,一个一身银甲,一个一身玄黑。两人相视而笑。

广陵城的上空,阴云散去,此刻,阳光正好。





【正文END】


————————————————————————————————————————

好啦,《天玑用英文怎么说》至此,正文部分共计60章,289225个字,已经全部完结。后续的番外会慢慢放上来,正文里没有填的坑都会一一填上,包括几对cp的结局、马马和易恩的结局、王后陶灼华的结局,以及两个孩子的故事,当然,还有各位最期待的谈恋爱与开车。在此说明,番外会将蹇齐和齐蹇的tag都打上,开车时会分两part发,各位点进各自站的攻受部分就行。现代篇不开车,所以无差,桓易IE的tag都会打。承诺过的txt还有点梗,会在番外完结后相继弄上来。好啦,感谢一路走过来支持我的小伙伴,咱们番外见咯!😘😘😘

评论

热度(247)

  1. 以齐制宾荔荔灼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