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夜琴】告白书 恶魔x神父

爆肝伊莎要珍惜生命:

*好想向世界安利夜琴,这对真的好好吃好好吃好吃好吃求产粮啊呜呜呜呜。


*车!快上车!!!!(虽然写到后半感觉文风跑了也要发出来QAQ 


*一点都不欧风,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妖琴师这三个字在欧风里不违和……后来放弃了……


*设定有点借用青驱奥村磷,最后本来想写他两玩角色扮演的,太晚了没力气了,就让车开到底吧(喂


 


 


 


四月正值雨季,天气潮得人连骨头里都都满溢着湿气,人们从这个城市的四面八方赶来教堂里做礼拜,当听完最后一位老妇人垂泪的忏悔后,年轻的神父疲倦地合上了手中的圣经,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主持弥撒,虽不熟练但也颇为顺利,等他站起身打算离开时,一把清亮的男声留住了他的脚步。


 


“请您等等,神父。”


 


来人穿着长款的灰色斗篷长袍,从他滴水的外衣上看,外面的雨应是下得极大。


 


“很抱歉,这会占用您不少的时间,但务必请您听一听我的忏悔。”来人一边说话一边摘下兜帽,深紫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神父抬起头,毫无波澜的眼神里映出来人头上的一对尖角,这可不是常见的景象,不过年轻的神父并未对此表示惊讶。


 


“请开始述说吧。”年轻的神父用清冷脆亮的嗓音简短地应答。


 


“这一切都要从自我介绍开始,我的名字叫夜叉,是撒旦与人间一位女性的私生子,也是撒旦的第九个儿子,至于前八位去了哪里,我不得而知。我知道自己是恶魔这件事,源于十六岁那年,体内恶魔之力的脱控。”夜叉在告解的过程中,一直紧盯着年轻神父的面颊,蓝绿色的眸子里传达出一股挑衅的信息,神父不为所动,也不得插话,只是捏着圣经的手指,若有似无地紧了紧,又松开。


 


“从那时起,我才知道被神父收养的自己居然是魔鬼撒旦的儿子,这一切都太讽刺了。我的养父,一直对我像亲生儿子一样溺爱,我有个哥哥,是养父的亲生儿子,他样样都比我优秀,但是养父从未夸赞过他,反而总是要求完美优秀的哥哥要关爱照顾我,我想哥哥心里一定恨透我了。”夜叉说到这句的时候,更加专注地去盯年轻神父的眼睛,可惜,他仍然没看到任何想要的反应。


 


此刻年轻神父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来人的话未免太多了些。”


 


“对这样的生活,我一直是非常享受且心安理得的,父母都会过于溺爱第二个儿女,这是世间亘古不变的真理,就连受人尊敬的养父也没有成为例外。优雅的,高高在上的,与人冷淡的哥哥,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位神父。要我说,神父怎么能是他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又冷漠寡言的人做得了的呢?难道神父不都是怀着仁爱之心对待所有人的吗?这样的品质,我确定我那个可爱的哥哥,他并不具备。”夜叉说到这里,眼神更加锐利地注视着年轻的神父,虽然是他跪着,神父坐着,看起来却像是他在审判神父一样,神父在这次告解的过程中,第一次有了微妙的表情变化,虽然只是很轻微程度地,拧了拧眉头。


 


“没有人知道面具下哥哥的真正模样,除了我,在外人眼里,他永远是严肃的,完美的,一丝不苟的,饱受赞扬的,只有我知道,只有我才知道,他谁都不爱,他的心里根本没有真正爱过任何东西,包括上帝。”夜叉一字一句地述说出最后几个字,声音清晰而笃定,对面的年轻神父毫无预兆地瞪大了眼睛,但碍于神父在告解途中不得插话,于是年轻的神父只是瞥了一眼跪着的不忠诚的信徒,再无其他肢体与面部表情反应。


 


“这样的哥哥,还真是让人向往啊。神父,您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呢?哥哥他从小就阴奉阳违地对待我,在养父面前,装着与我手足情深,背地里永远用看苍蝇的眼神看我,在他看来,连圣经前十章都背不下的我简直就是个废物。哦,天哪,您真是不知道,我可爱死了他用看垃圾一样看我的那个眼神。他对我的鄙夷和漠视,在我的恶魔之子身份披露之后到达了巅峰,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开始无视我了。他怎么可以无视我呢?我可是他嘴里的臭虫,垃圾,他应该每次见了面都踩我两脚,让我永远从仰视的角度来膜拜他的真容啊!”夜叉说着说着邪笑起来,跪着的身体也开始挺直,往年轻神父的面前凑,这样放肆大胆的行为已经是十分冒犯了,年轻的神父并未作出任何阻止动作,在上帝的面前,要给予他的子民足够的宽容,神父抿了抿粉白的嘴唇,继续端正着身形坐在那里,指尖用力,捏紧了手中的圣经。


 



 

评论

热度(54)

  1. 767416047醉吞山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