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赤安赤】緋色殘像-安室透ver.(1)

DCAKAMlove:

※閱讀前注意事項※


●組織覆滅設定。


●死亡描寫有。


●赤安兩人已和解,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為【赤安】及【安赤】,有互攻情節!不接受者慎入。


●如果有BUG的話請多見諒。


●腦洞開很大!!慎入!!坐等73打臉〈欸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看下去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赤井秀一失蹤了。




 


於黑暗組織覆滅後,追逐著黑暗組織殘黨的赤井秀一於某次的追蹤中失去了蹤跡,據現場人員與相關報告的結果來看,赤井秀一似乎是追逐著尚在逃亡的琴酒來到了某間位於海邊的廢棄倉庫,並在激烈的對決中受了重傷。


 


滿地的鮮血可以看得出當時赤井秀一的傷勢嚴重,而身為敵人的琴酒則是當場被擊斃,屍體遺留於現場,除了滿室因打鬥而產生的雜亂與屍體外,現場僅剩下一枚沾著鮮血的銀色男戒。


 


那枚銀戒很突兀地出現於現場人員判定赤井秀一受傷時倒臥的地面上,但現在應該躺在那片血海中的人卻不見蹤影,只留下那一枚銀色的戒指,人憑空就不見了,無論是誰都找不到他。


 


也沒有任何的目擊者,附近監視器也只有拍到他進入倉庫的畫面,完全沒有拍到他離開的樣子,突然消失得仿佛從來都沒有這個名為赤井秀一的人存在過一般。


 


這是其中一件讓降谷零感到不解的事,另外一件則是雖然在與FBI合作搜查後,彼此間持有的資料可以共享的情況下,可以大略知道殘黨的狀況,但資料中唯獨沒有與琴酒相關的資料。


 


究竟赤井秀一是如何知道琴酒會來到這裡的呢?又如何拖著如此嚴重的傷失蹤?


 


在當事人失蹤並且生死未卜的狀況下,這個問題成為了一個除了那個人外無人知曉的問題。


 




雖然現場人員表示依據赤井秀一的流血狀況來看,恐怕是凶多吉少,有可能在離開倉庫的時候掉進附近的海中,不然就是死在別的地方了。


 


但降谷零卻對於這樣的結果卻難以置信,因為對他而言,那個總是一副神色從容,彷彿世界上沒有任何可以難倒他的事情的男人沒有這麼容易殺死,自己在因為不清楚真相而憎恨著對方的時候不知道幾千遍想要將對方逮住,但都給對方溜走了,最後那個男人甚至跟柯南,現在應該要稱呼為工藤新一的少年聯手反過來擺了他一道。


 




他還記得對方在前往追擊琴酒前晚打了一通電話給自己,說是有什麼事情想當面說,就在自己開玩笑似地問他該不會是要上戰場立FLAG然後死掉時,對方用著認真的語氣說到:「不會死的。」


 


「無論如何都會回到零君的身邊的。」


 


在近距離聽到對方用著認真堅定又溫柔的聲音如此說道,他突然能理解為何宮野明美和那個茱蒂•斯泰琳會被這個男人迷得團團轉了,因為對方無意識的行為帥到連身為男性的自己都忍不住有點心動。


 


但這個總歸只是對於朋友隨口說的話吧?或著該說是玩笑話比較切確?降谷零如此說服著自己。並繼續堅信著這樣的傢伙是不可能死於區區的一個槍傷的,同時在那之後持續找尋著赤井秀一。


 




※※※






但事與願違,赤井秀一這次彷彿是玩真的。


 


6年過去了,卻一點消息都沒有,無論是他的家人、朋友甚至是FBI那邊都沒有任何關於赤井秀一的消息,為了求證,降谷零甚至還為此偷偷駭入FBI的資料庫調查機密文件,但有關於赤井秀一的資料卻只有下落不明一類的紀錄,並沒有其他參與任務或臥底相關的紀錄。


 


一切資料都指向赤井秀一死亡的可能性,雖然降谷零並不想相信這是事實,但擺在眼前的證據讓他不得不正視,緊握著赤井秀一失蹤前唯一找到的戒指,降谷零想起了收到這個戒指時的狀況。


 




『安室先生……或著該說是降谷先生,這枚戒指就給你了,FBI那邊也已經檢查過了,但因為與秀哥的死沒有任何關係,所以就還給家屬了,我想這是秀哥要給你的禮物,所以就擅自拿給你了。』


 


在赤井失蹤大約2年時,一臉悲傷的世良真純對著降谷零說道,接著不由分說地將赤井秀一遺留在現場銀色的戒指塞進了降谷零的手中。


 


降谷零記得當時的自己因為太過驚訝來不及反應,所以就傻傻地將戒指收下,最後勉強回神也只是一臉困惑地詢問對方為何認為這枚戒指是赤井秀一要給自己的。


 


因為他們並不是戀人,在早先甚至可以說是關係惡劣也不為過,但後續因為知悉當年的真相讓他們惡劣的關係趨緩,到後來因為合同作戰,甚至變成可以將背後交給對方的戰友,之後更一路發展到對方偶而會說一些曖昧話的狀態,但他們始終沒有越過那條線,在赤井秀一失蹤前,他們的關係仍舊僅止於朋友。


 


至少降谷零願意相信他們只是朋友,沒有其他的什麼,只因為如果不這麼想的話,降谷零怕自己會因為無法承受赤井秀一可能的死亡而崩潰,如果只是朋友的話,他可以為對方的死亡惋惜,就像他其他的朋友一樣,雖然不捨,但終究會學會放下。




 


『降谷先生你自己看看那枚戒指的內測吧。』




眼前似乎經歷了遲來的發育期,身材與面容逐漸接近媽媽瑪莉的真純並沒有直接回答降谷零的問題,只是催促著對方將手中的戒指拿起來端詳。


 


降谷零細細看著手中被擦得光滑乾淨得看不出來曾經染上鮮血的戒指,接著依照真純的要求看向戒指的內測,戒指的內測刻著一個符號,或著該說是數字。


 


 


是「0」。


 


 


降谷零有些錯愕的看著手中的戒指,一瞬間他想起了赤井失蹤的前一天,他跟自己的那通電話的內容,那時候赤井說有事情想要當面跟降谷零說,直至今日,降谷零似乎知道赤井秀一當初是打算要說什麼了。


 






『渾蛋……這不就是立下了個Flag了嗎?該死的。』


 


看著戒指,降谷零有些哽咽的說道,無論自己對於現況的任何自我安慰與說詞都被此刻心中激烈的情感沖垮。


 


2年來試圖使用任何方式自我麻痺的內心,此刻因情感衝擊而動搖,雖然明白這樣的情緒展露對於自己的職業和身份都是不妥當的,但降谷零已經沒有多餘的餘韻了去掩蓋了。


 




『秀哥他真的很喜歡降谷先生呢,總是有意無意會提起你的事情……』真純用著有些懷念的語氣說到,接著開始談起了赤井過去的事情,像是跟瑪莉媽媽打架,以及之後跑到美國加入FBI的事情。


 


但降谷零並沒有真的將這些仿佛弔唁死者的緬懷聽進去,只是緊緊地握著手中的戒指,他理性上知道對方存活的機率很低,但情感上卻無法接受,他心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赤井秀一還活著,而這樣的想法除了源自於情感外,更像是一種直覺。


 


就像過去赤井秀一假死的時候一樣,那種感覺揮之不去,但這次的他卻沒有像楠田陆道那時有明確可以調查的方向。


 


在回憶的最後,降谷零詢問了真純為何會發現這件事,只見已經自少女逐漸成長為女人的真純用著帶著點寂寞但卻自信的笑容說到:『注意細節可是偵探的基本哦。』


 




※※※




 


接著,時間過得很快,6年一瞬間就過去了,降谷零的年齡也已經追上了赤井當初失蹤的年齡,但赤井秀一仍舊下落不明,而降谷零對此卻毫無頭緒,能找的地方跟方向早就找過千百遍了但卻仍舊毫無所獲。


 




近期只有一個讓人有點在意的傳聞。


 


據風見的情報來看,是一個在國外戰爭地區很有名的傭兵入境日本的傳聞,而那名傭兵之所以有名是因為他那逆天的能力及多變的外貌。


 


謠言中只要交付於那名傭兵的任務,無論是護衛或是暗殺,甚至是戰場的壓制與戰況的逆轉都可以辦得到,總而言之是個光是傳聞就誇大得讓人覺得太超過的傢伙,就像當年的赤井秀一一樣。


 


但那名傭兵讓降谷零在意的地方不是那逆天的能力,而是他的稱呼。


 






「戰場的萊伊」是人們對於那名傭兵的稱呼,而那名傭兵的名字其實只有萊伊兩個字,但因為每個看過他的人都忍不住為他的強大懾服,並一致認為他就是個為戰場而生的人,所以才稱呼其為戰場的萊伊。


 


而對於他外貌及特徵的陳述則有很多種,像是黑色長髮的少女,栗色短髮的少年,嬌小的金髮女性等,但相同的描述是對方總是一臉漠然的表情,仿佛沒有溫度一般,手持著槍械,擅長狙擊,狙擊距離極限是700碼,同時是個左撇子。


 


在聽著風見的報告時,降谷零雖然表面冷靜的內心卻忍不住激動不已。


 


狙擊距離極限是700碼的左撇子,並且名為萊伊,這樣的條件除非是故意人為,不然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巧合。


 


但各種外型的形容多半偏向中性與年幼的映像,這點讓降谷零感到困惑,因為一個人的偽裝,多半不可能與本體差距太大,所以一個普通體格的成年男人要偽裝成較年幼的少年或少女幾乎是不可能的,光是肩寬要隱藏就有難度,更何況赤井秀一並非纖細的男人,而是體格精壯肩寬厚實的成年男性。


 


 


所以不是本人……嗎?在數度的情報彙整及推理後,降谷零因為暫時無法推翻體格的說法而如此下著暫時的結論。


 




※※※




 


而打破了降谷零這個暫時結論的是,某一天與某個人的不期而遇。


 


自組織覆滅後,降谷零並沒有立刻離開原先於ポアロ咖啡廳的工作,反而在那裡待了幾年,一邊從事公安的工作,一邊繼續扮演ポアロ咖啡廳的服務生「安室透」,同時與恢復成工藤新一的柯南以及不知道一切詳情的少年偵探團保持著聯繫。


 


之前在少年偵探團小學畢業的時候,降谷零還代替了雖然未恢復外貌但在外地以新身分參加研討會而沒能回來的宮野志保,以及沒辦法表明身份的工藤新一前往參加,雖然不清楚自己為何會突然心血來潮這麼做,但大概是因為看到了已經成為大學生的工藤新一難得有些為難的表情吧。


 


不能坦白,但也不想錯過,即便是從非自願開始的關係所演變的羈絆,仍舊想要維持著,直到未來可以見面或遺忘的那一天為止。


 


所以他開口提議了,並且帶著工藤新一參加了少年偵探團的小學畢業典禮。


 




之後降谷零因為有別的工作所以暫時離開了ポアロ咖啡廳,有一陣子沒能回去,某天他因為工作的剛好位於附近,所以決定去ポアロ咖啡廳露個臉,在路上遇到了許久不見已經成為了國中生的少年偵探團們。


 


孩子們仍舊很有精神,據最近剛與孩子們見面的宮野志保的說法,他們似乎在學校成立了一個偵探社,就像國小的時候一樣,在學校接案處理大小案件,但就在降谷零與孩子們對話時發現原本的成員中似乎多了一個人,基於好奇降谷零想要詢問那個多出來的孩子是否為少年偵探團的客人時,步美便笑著介紹:「這是我們學校的偵探社新加入的成員喔!」


 


原本只是有點好奇對方長什麼樣子的降谷零在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後僵住了。


 






黑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眸,端正的五官,不分時節的黑色針織帽,雖然比起記憶中的人年輕了不少,並且穿著學生的制服,但那模樣就算化成灰降谷零都不會忘記,就在降谷零差點叫出對方的名字時,少年開口了。


 










「您好,我的名字叫做安室秀一,請您多多指教。」


 


無視著降谷零因為自己的長相而動搖的樣子,少年面無表情地用著冷淡的語氣自我介紹著。


 


 


 


 


後記:


M20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啊,原本已經多年未追死神小學生的我居然被一腳踢入赤安坑嗚嗚嗚


超喜歡赤井的!拿來福槍狙擊的樣子好帥,也喜歡長髮時候的萊伊,希望之後73可以再多畫畫與赤井有關的故事,或是多畫些赤井一家的故事嗚嗚嗚


安室的部分感覺謎還很多啊,也希望之後可以逐一解謎,目前最好奇為何安室的膚色是偏黑的,不知道是什麼理由吶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