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周翔】前男友21

光合作用:

食用提醒:破镜重圆,狗血。


全文检索目录




21、


穿云一直没醒,孙翔怕他着凉,废了老大劲才把他弄到床上。小伙子看上去瘦,抱起来死沉死沉的。


孙翔给他掖好被角,站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熄灯出去。


他没有睡意,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跟穿云开口。那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孩子,即使他给不了对方所期待的那种感情,也不愿意对方受到半点伤害。


可这大概是他的一厢情愿吧,伤害早就开始了,在他主动提出交往的那一刻。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阻止这种伤害再扩大。


 


次日清晨,孙翔如往日一般,在食物的香味中醒来。


天已大亮,穿云系着浅绿色的围裙在厨房做早餐,冬日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打在他的身上,将他大半个身体都笼上了一层温暖的浅金色。


孙翔刷完牙洗完脸,穿云已经把鸡蛋煎饼白米粥依次摆好,还配了两碟开胃小菜。这令孙翔有点儿惊讶,毕竟他们平日的早餐以西式为主,牛奶加三明治或烤土司片,图的是方便快捷。


“怎么这么丰盛?”


“刚学的,想试试看。你如果喜欢,以后可以常做。”穿云把酱菜推到他面前,自己低头喝粥。


穿云不吃辣,他们的餐桌上出现辛辣食物的机会不多。


孙翔喝了口米粥,清香软糯,不是快火能烧得出的口感。他望了一眼穿云脸上青黑的眼袋,在心底叹了口气。


“穿云,我有话……”


“翔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话说一半被人突然打断,孙翔有些错愕,这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他仔细地打量着面前有点反常的少年,见对方漂亮的眼睛有些舯,眼角像抹了胭脂一般飞起两片浓重的红。他忽然明白过来。


“你说吧……什么事?”


“……”少年沉默了片刻,咬了咬下唇道,“我妈和她闺蜜过年要去旅游。我一个人没地方去,我想,我俩从来没一块儿出去旅游过……当然,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无理,翔哥肯定是要回家过年的……可是,我还是希望能有些特殊的回忆,我……”


少年说得磕磕巴巴、颠三倒四,可孙翔听懂了。他掏出手机当着穿云的面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说过年有任务不能回家,然后扭头问道:“想去哪?”


“谢谢翔哥……我,我查一下路线!”穿云连声谢过,慌慌张张地翻着手机。在他低头的刹那,孙翔分明地看到一抹碎光从他眼中掉落。


——傻瓜,其实昨晚上你没睡着对吧?


 


临时起意的旅行,没有太充分的准备,俩人只是大概地查了查路线和攻略,收拾了几身替换的衣物。出门前孙翔给了穿云一张卡,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看到喜欢的就买吧,密码是你的生日。”


穿云捏着卡迟疑了老半天,最终收下了。


他们一路北上,先飞西安,再转兰州,在兰州吃了两碗牛肉面,沿着母亲河岸轧了一晚上马路,第二天再动身出发。他们计划从西宁开始,自驾走完西北环线,途经青海湖、茶卡、大柴旦,直至敦煌,然后经由嘉峪关和张掖折返,回到西宁。


穿云说,他想看看诗歌里的大漠孤烟、神山风马,还有传说中自由奔放的壁画飞天。


好啊,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孙翔心说,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


他们到西宁的时候已是下午,找个旅馆放下行李,就开始出门觅食。旅店楼下就有一家颇受好评的小餐馆,俩人吃了店家推荐的黄焖羊肉后,又各点了一份自制酸奶——用塑料杯装的满满一杯,口感浓稠,酸到逆天,孙翔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穿云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又从包里翻出几颗话梅糖给他。


孙翔嚼碎糖块,舌头卷着微咸的话梅,感觉黏腻的恶心感终于被压下去。“哪里来的糖?”


“怕你晕车,提前买的。”穿云翻了翻背包,“还有奶糖,要不要?”


“留着,后边还要坐车。你也吃点。”


坐在收银台后的老板听到他们的对话,笑着说你俩兄弟感情可真好。


俩人闻言,不约而同地抬头。


“怎么?难道你们不是兄弟?”老板被看得有点发窘。


“不,是兄弟。”孙翔笑着回答,看了穿云一眼。穿云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不是饭点,店里没什么客人,老板闲着无事便来跟他们聊天,从青海湖风光到各种特色小吃,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听说他们要租车北上,还给把自家闲置的SUV借给他们,租金也不贵,比他们在网上看的都便宜。


他们谢过了老板,休息一天又踏上旅程。


从西宁到青海湖,全程一百五十多公里,孙翔开车,穿云在边上不断地跟他说话。车里开着暖气,空气很干,穿云说了一个小时,声音都有点哑。孙翔说你停一停,喝点水别说了。


穿云说,现在不说,怕以后都没机会了。


孙翔说瞎讲,你以后就算没有寒暑假也有年假,凑个国庆能有小半个月,哥再陪你出来玩。


穿云嗯了一声便不再吭声。


 


两小时后,他们到达景区。


那天是正月初四,游客不算太多。他们沿着冰封玉砌的青海湖边慢慢地走,看一群群野鸟在湖中央嬉戏。


“哥,我们合张影吧。”穿云走着走着,突然转身说。


孙翔一边抱怨“天寒地冻的手都要冻成冰棍哦”,一边翻着包里的自拍杆。


“好啦好啦,看镜头啊,三、二、一!”


按下拍照键的那一秒,孙翔清楚地看到镜头里的人影晃了晃,一个柔软的东西撞上了他的脸颊。


那张照片后来被穿云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小心地存了起来。


 


他们离开青海湖开车前往茶卡,只见山川绵延,道路愈发开阔。大西北的冬天,纵使冷,亦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天上的云团如雪白的棉絮,一片一片,从他们的头顶延伸至遥远的地平线。


到达茶卡镇时是下午三点,穿云开始出现了明显的高原反应。他们找了间旅馆休息,孙翔建议明天再进景区。可穿云认为,日落时分的盐湖应该是最美的,坚持要在傍晚动身。


孙翔拗不过他,向旅店老板拿了些药,就带着穿云进了景区。


从售票处到湖区有一段距离,他们没等到直达的游览车,只好步行。一路上穿云的脸色都很不好,他走走停停,呼吸越来越困难。等他们终于到达湖区时,太阳已爬下地平线,只余几缕暗淡的光线,映在颗粒状的盐块结晶上。


穿云步履虚浮地踩着石头小路,终于受不了地停下脚步。孙翔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陪着他一起蹲下。


“哥,我是不是太倔强了?每一次都做这种不自量力的事情?”穿云低着头问道,声音是筋疲力尽的沙哑。


“怎么会?不过是高原反应,过两天就适应了。等你恢复了我们可以再来,我们还要去敦煌看壁画,去鸣沙山滑沙。”


穿云闻言,侧着脸看他,黑黢黢的眼里深深的,看不出情绪。他盯着孙翔看了很久,才缓缓抬头望向远方残余的光线。


“哥,你真的真的好傻。”


 


他们到底是没能去成敦煌,穿云回到旅馆便开始头晕呕吐,吃药吸氧也没有太大改善。他们在旅馆休息了两天,孙翔决定带他驱车返回。他们回到西宁,住在原来的地方,孙翔把车还给饭馆老板,还多付了一些租金。


孙翔回到旅馆的时候,见穿云躺在床上发呆——他的高原反应退了不少,脸色终于回复正常。


孙翔见状松了口气,晃了晃手中的打包盒问:“肚子饿不饿?我买了羊肉和面条。老板还送我一瓶蜂蜜果酒,说是自家酿的。你不太能喝酒,尝一点就好。”


果酒入口甘甜,还带着一丝蜂蜜和鲜花的清香,一瓶酒不知不觉就被喝到底朝天。


果酒看似无害,后劲可是不小。那天晚上,大醉的穿云抱着孙翔的胳膊,眼泪掉得跟断线的珠子一般。他边哭边问,哥,我到底有哪里比不上周泽楷?我真的好难过好不甘心!


孙翔一直没有把手抽开,只等他哭累睡着,才把他搬回床上,用热毛巾给他擦脸。


等穿云彻底睡熟,孙翔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很认真地思考了穿云的问题,发现完全没法回答。


——是啊,你没有哪里比周泽楷差,我为什么不爱你?


 


---


第二天醒来,孙翔被告知穿云已经退了房。前台小姐把一样东西转交给他,是他们的旅行攻略。穿云不在,他当然不会再继续逗留,他退了房间赶往兰州,乘第二天的航班返回S市。


回到公寓时,穿云已经走了,属于他的东西也被清空——衣服、书籍,还有他最喜欢的企鹅抱枕。房间变得空荡荡的,显得桌面上那只大纸箱尤为突兀。


孙翔走过去,发现纸箱上放着一封信。


 



翔哥:


    见字如面。


    谢谢你长时间的照顾,也谢谢你原意尝试和我生活。


    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强求,我不怪你。


    箱子里是你落在老公寓的设计图,虽然你说无所谓了,可我觉得,手稿还是要好好留着。里面还有一样东西,一个多月前,就是周泽楷订婚宴的那个晚上,有个女人让我交给你。你喝醉了,我帮你收下的。


    我本来打算一直藏着。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自私的一件事,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穿云


                                            2033.2.6



 


孙翔拆开纸箱,最上面躺着他送出去的那张银行卡,还有厚厚的一叠信封。




---


一直想完结,然而一直完结不了,sad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