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王不见王09

芝芝1202:

前文链接


第九章


正式决定好少年那几幕戏怎么拍已经是一周多之后,孙翔贡献了不少点子。为了庆祝自己越来越能干,他还特意买了一餐车饮料水果请大家吃。


众人吃着孙翔请的食物,七嘴八舌地聊天。


“对了,楷皇是不是该请客了,《荒火》上映半个月了吧,票房多少了?”


“我来看看。哇,破四亿了,李轩做梦都要笑醒了,当初投资是多少来着?”


“一千八百万。”


“了不起,这片子还没下,加上卖给各个网络平台、电视台的收益,以及后期蓝光DVD的销售,应该能斩获今年最赚钱电影的桂冠了。”


周泽楷听了会,摇头谦虚道:“不会,这才五月。”


黄少天吃着水果沙拉说:“别管几月了,一部文艺片能取得这样的票房成绩你就说该不该请客吧?”


周泽楷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在孙翔身上停留片刻,笑道:“请,要好好谢你们。”


“啊,你这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某人之前还说要写影评呢。”黄少天说着,看向拿着冰激凌已经悄悄潜逃出人群的孙翔,“小孙你还记得这事吗?”


孙翔又不甘不愿地坐回去:“当然记得,我这不是最近忙吗?你也不想我现在分心去给别的剧写评吧?”


“没忘就行。”周泽楷用手上的冰激凌和他的碰了碰,以示谢意。


孙翔用胳膊肘捅他腰,低声说:“你有超长未删减版不,下映后发我。”


一个周泽楷迷妹连忙道:“我们也要,楷皇的肉体是全人类的财富!”


周泽楷闻言有些歉疚地笑:“不,我的肉体只属于一人。”


孙翔一愣,瞪大眼睛盯着周泽楷,只听有人尖叫:“啊啊啊啊,楷皇是有新对象了吗?”


在一片的起哄中,周泽楷淡淡地开口:“就是我自己。”


孙翔噗嗤笑了声,白了他一眼。


 


等孙翔少年扮相定妆的时候,聒噪如黄少天都静了几秒钟,喻文州很满意地笑了:“Prefect.”


这浓密微卷的黑发,清澈明亮的眼神,桀骜不驯的神色,活脱脱就是当年刚出道的样子,只是脱去了婴儿肥。周泽楷看着仿佛置身光束中的少年,觉得十八岁的孙翔穿越时空向他走来。


孙翔朝他伸出手,笑得稚气天真:“我们一起来一场时空旅行。”


如果真的能一起穿回少年时代,周泽楷想,一定要努力让他不受那么多口诛笔伐的伤害,让他一直能像十八岁时那样笑得肆意张扬。


周泽楷与他击掌:“一起,回到过去。”


黄少天悄悄对喻文州使个眼色,他有预感,就算这部戏结束,这两人的故事也会延续下去,不再是过去的王不见王,而是亲密无间并肩为王。


喻文州把两人击掌这一幕拍了下来,对效果很满意:“这张留着等宣传期传官微去。”


黄少天把他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难得地盛赞:“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传给我。”被拍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喻文州在微信上传给了他们,和他们商讨了下接下来这场戏的肢体动作,趁着两人去对台词的空当,问黄少天:“你怎么一幅有话要说的样子?”


黄少天叹息道:“我就是想啊,有的人一副腼腆内向的样子,实则多情又闷骚,拍戏都泡女主,咱们这部戏的女主名花有主,他就改泡男主。”


喻文州不赞同地道:“和苏沐橙是联合炒作吧,早年不是作兴荧幕情侣现实中修成正果吗?你当年不是还吐槽他们不般配?”


黄少天摊摊手:“好吧,那这次想泡男主是真的吧?我这火眼金睛可不会看错。”


喻文州笑道:“那也不是他想泡就泡得到的吧,你看孙翔明显感知不到周泽楷这过于温柔的眼神啊。”


黄少天以他Omega的直觉判断:“也许不是感知不到,而是以为那种眼神是看他演的角色,而不是他本人。”


喻文州翻了翻剧本:“那周泽楷可有点惨。”


黄少天则有点幸灾乐祸:“无往而不利的楷皇,也有攻不下的城啦。”


 


晚上周泽楷请吃饭,和上回没位置可选不同,这次他主动坐在孙翔身边。


孙翔还有些不乐意:“你可别又把饮料撒我身上。上次你是故意的吧?”


周泽楷语气无辜:“我是那种人?”


熟悉了就敢随便开玩笑,孙翔撇了撇嘴:“那可说不准了,这次再撒我可就不客气了,你得赔裤子。”


周泽楷一脸纯洁,凑到孙翔耳边:“腰围臀围?”


剧里演周泽楷手下警员的一个青年调侃他们:“队长,别顾着和你的老搭档谈情说爱啊,快点菜,我们都饿扁了。”


这种玩笑在剧组很常见,主要因为剧中两个角色交情太好了,所以孙翔懒得理会,朝天翻了个白眼。周泽楷把菜单推给喻文州:“导演点。”


于是黄少天不客气地专找又贵又好吃的点了一大串,剧组好几桌人,诚心给周泽楷放血。


走菜后周泽楷端起酒杯站起来感谢大家支持《荒火》,大家跟着起身,黄少天起哄说:“你干了,我们随意啊。”


周泽楷就真的干了,后面又挨个敬了他们这一桌的小伙伴们,红酒容易上头,一圈下来微有醉意,夹菜的时候胳膊一拐,又撞翻了刚倒的一杯酒,尽管孙翔反应够快往一边避开,左大腿还是被打湿了一小块。


“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又上鬼子当了!还真是不该坐他边上。孙翔面无表情,拿纸巾擦裤子。


众人大笑:“肯定是故意的。罚酒罚酒!”


孙翔看他那红扑扑的脸,不忍心跟着大家一起闹他:“算了,翔哥我大人大量,不计较。楷皇你还是喝果汁安全一点。”


黄少天提醒他:“上次他就是喝果汁呀。”


孙翔不管,给周泽楷换了个杯子,倒上玉米汁:“你就喝这个,省得醉了没法买单。”


黄少天切了声:“你就护着他吧,他助理不是在呢?”


周泽楷搂着孙翔肩膀傻傻看着他笑,孙翔觉得这奶狗看妈妈般的蠢笑实在太有失楷皇尊严了,用手在他脸上推了一把:“笑什么笑,吃菜!”


酒足饭饱后周泽楷明显还有些醉意,把卡给助理买单后跟着孙翔的车先走了,孙翔见他有些站不稳,就好心地送他上楼。


周泽楷把半身重量放在孙翔身上,一手搂着他一手刷门卡:“你还没告诉我。”


孙翔没反应过来,纳闷地问:“什么?”


周泽楷笑:“你的尺寸。”


“比你大。” 孙翔有意曲解,都是男人,这种玩笑自然开得了。


周泽楷笑得直抖,一脸不可置信地瞄孙翔胯下。


孙翔有些泄气,先开黄腔撩的是他,先脸红的也是他,没好气地咳了声:“干嘛,真要赔我裤子啊?”


周泽楷点头:“嗯。”


孙翔把他推进门,自己也跟着进来:“算了吧,上次收你干洗费都被小事情数落一顿,一条裤子而已,再说洗了还能穿。”


以他们现在的交情,真让人赔裤子也太不够意思了。他一向大方,对身边的人尤其如此。


周泽楷借着酒劲耍流氓:“不说我自己量了。”


手刚掐在孙翔腰上,就被笑着躲开了:“喂喂喂!你少来了,我可不信这样能量出来。既然你没什么事了,我就下去啦。”


“我有事。”周泽楷摊在沙发上,按了按额头。“头晕。”


敲门声响起,孙翔朝门口走:“有事也不怕,你助理来照顾你了。我回去换裤子。”


周泽楷带着一点期盼问: “还上来吗?”


孙翔瞪他,没好气地朝他挥挥拳头:“洗澡睡觉!再作妖当心我揍你。”


---------------------------------


周末愉快啊!求太太们产出!

评论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