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周翔】月光暴雨(07)

青峦风色:


首章:(01) // 上章: (06)





07. Goof:傻瓜,自找麻烦者。


 


第二天孙翔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客厅,只看见了周泽楷留在桌子上的便笺。


说是便笺,其实是A4纸被整整齐齐撕成箭头状,纸上写着“蛋糕”二字。


孙翔顺着那方向打开冰箱,昨天他挑了半天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被切走八分之一,生日快乐那块巧克力牌子倒是也不见了。


还有乖乖立在一旁的牛奶瓶、吸管……


也不知道周泽楷是几点走的。


孙翔取出切好的蛋糕,单手拖着纸盘,蛋糕被他咬掉一个角,巧克力碎屑沾到唇角,这才想起回床头拿手机。


11:24


十一点?!


孙翔手里的蛋糕险些摔出去,他明明定了七点半的闹钟啊?他当然知道自己作息习惯不好,昼伏夜出是经常的事,所以特意一连定了五个闹钟怕起不来——闹钟呢?


 


周泽楷:「关了闹钟」


周泽楷:「一点半回」


……


周泽楷:「生气?」


生什么气?孙翔咬开吸管包装,吐槽周泽楷你憋了两个小时就憋出这一句来?


他无语,这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刚醒,你忙,我就一租客跟我交代什么行踪啊?」


「对了,我把鼓放哪?」


周泽楷似乎在忙,过了好一会才回复,期间孙翔拿起第二块蛋糕,没吃到饱先吃到腻,只得咬着吸管干掉半瓶牛奶。


还是很甜。


他忽然想到……不是定了五个闹钟?


所以周泽楷到底是怎么关掉的闹钟?把手机拿走等闹钟响一个按掉一个?还是……孙翔翻来覆去盯着自己的手,确认昨晚他睡前确实是忘了关门,没这个习惯,可周泽楷总不能握着他的手指解锁,他都愣是没醒吧?


卧槽怎么想都很羞耻好吧!


孙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手机上冒出周泽楷三个字让他心里咯噔一下:


「不是」


不是什么?


「书房」


哦,鼓放在书房。


「想吃什么?」


刚吃了一肚子蛋糕,吃什么吃。


孙翔这么想着,人还是重新打开了冰箱,昨晚剩下的青菜被他挑挑拣拣塞进冰箱,凑出两三个菜总是没问题的,他一边穿外套一边给周泽楷发语音:


「别买了回来吃吧,昨天买多了,啊对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瞧见了周泽楷放在门口的钥匙,补了一条:


「没事了,找到钥匙了。」


孙翔是穿衣服不方便打字,不知怎么的,周泽楷倒也回了一条语音,只有两秒,还有一秒是空拍:「嗯,好。」


孙翔把家门关得震天响。


真是见了鬼了他才能从周泽楷简简单单两个字里听出笑意来。


 


周泽楷说的倒没错,公寓周围是没有邻居。电梯里堆着楼下住户装修的建材,同乘的装修工看孙翔眼生,咧咧嘴跟他打了招呼。孙翔心里正一团乱麻,没注意旁人对他的好奇眼神,何况这是周泽楷的邻里关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这想法简直是自暴自弃。


昨夜多半是下了场冬夜雨,空气冰冷而潮湿,角落低洼的雨水还未彻底干掉,平添凉意。


孙翔游游荡荡转了小半圈才找到便利店,收银姑娘懒洋洋地窝在羽绒服里打哆嗦,见到来人才站起来勉强露出说得上甜美的笑。


孙翔点点头,脑子糊成一片——自己想买什么来着?周泽楷这个家,连炒菜的锅都得翻箱倒柜找,他到底在不在这住?


孙翔一愣。                 


周泽楷研究生在读,他是有宿舍的。


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周泽楷什么都不说。


孙翔觉得自己要活活被周泽楷憋死——哦,也可能是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心火活活烧死。


他狠狠把早晨冰箱里只剩一瓶的同款牛奶塞进臂弯。


多半是孙翔结账时脸色太过难看,收银姑娘边刷条码边试探问:“您还需要什么吗?”


孙翔这才抬眼,勉强调整表情笑了笑:“不用。”


被小姑娘笑着搭讪这种事总归不会让人心情更糟糕,孙翔指了指姑娘后面的空调,顺口问道:“干嘛不把温度调高一点?”


“啊?”姑娘有点懵。


空调的遥控器就在收银台上,触手可及。


孙翔伸出手,心底登时无端窜起一股无名火,他忽然厌恶自己为了甩开脑子里的周泽楷随口搭讪,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


他的手顿在空中,僵硬地回握,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去调温度,陡然转了个方向,顺势在手边抓了包烟,说:“加上这个。”


 


回去的路上孙翔又换了个方向走,他向来不喜欢想东想西,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路他不能挖山移土吗?有什么可磨叽的。


说白了这两个黑眼圈没换来的不过是想通一件事。


他这绝对是对周泽楷动心了。


性取向这种事,孙翔很随意。他在gay吧驻唱的时候不少,男人和男人亲亲摸摸怎么搞上床他也不是没见过没听说过。


坦白说孙翔虽然没把这事没往自己身上套过,但也不是不能接受,起码不算抵触。要是他对哪个乐队的哥们、酒吧里的DJ动了心,他绝对二话不说别进墙角就敢亲,可对周泽楷——


不行。


绝对不行。


 


操哪来那么多糟心事。


不就是惦记上个“朋友”,说不定过两天也就忘了。


孙翔蹲在楼下的小花坛点了支烟,他没成年就在酒吧摸爬滚打,抽烟喝酒什么没学会,后来为了保护嗓子几年没动过一支烟,如今竟然觉得这味儿呛人又难闻。


一半都没抽完,旋即被丢进了垃圾桶。


孙翔拎着购物袋站起身,烟盒随手塞进口袋里,有什么大不了?周泽楷怎么了?那就是他跟王杰希对刚的助攻,对,就这样,没别的。


是朋友,没别的。


没别的。


 


//


 


Jo Jones,《Caravan》.


是段solo,手机还搁在一旁外放着抹掉鼓声的原音。


周泽楷站在书房的玄关前,手里还提着双人份的外带鱼片粥。


孙翔套着件松松垮垮的线衫,整个人状态不正常地紧绷,隔着半个屋子的距离,周泽楷能看到他手上分明的青筋,象征力量与节奏。


即兴的节奏swing爆发,飞快摇摆的鼓槌截断滴落的汗珠,他低垂的眼眸被睫毛落下的阴影衬得更加难以窥视,唇角的弧度是他摸到鼓槌时一贯的骄傲自信。


重音清晰、有颗粒感,技巧在线。hi-hat踩镲跟随JoJones的风格,很出色。


但全然没有爵士乐的松弛感,整个人像是被拉紧的琴弦,待琴弓一触,就是崩断。


周泽楷不想做这个琴弓。


事实上周泽楷并不清楚王杰希对孙翔到底抱着怎样的要求,他一向不能没办法看懂王杰希。过去的王杰希与孙翔同为鼓手,如今王杰希对孙翔的冷淡和苛刻甚至让周泽楷有一种直觉的刻意感。


周泽楷停下录视频的手,将这段孙翔solo的短视频发了出去。


对方很快做出了评价:


「他天赋顶尖,乐感很好,基本功很踏实。」


周泽楷回:「怎么办?」


对面发来个安抚的表情,接着说:


「上面是我的看法,多半和你差不多,也不会是你想听的。」


「王杰希他会说,作为一名鼓手,考验的是脑子的节奏,而不是手的节奏。」


「你们在一起?你帮他,那问题应该不大」


在一起?


周泽楷忽然觉得背后有点发寒,他下意识觉得学长这句“在一起”没那么单纯,甚至满含深意——


他大约是早被看透了。


「还有,后天王杰希那里是要练习吧?」


「嗯,还有谢谢」


「先别谢,鼓手伤了,又没人替,你带个人去根本没问题。王杰希那里,反正孙翔一定敢去的,不是吗?」


这倒是。


周泽楷想起孙翔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不自觉对着手机浮起笑意来。


「对了,还有件事,孙翔的事我知道你上心,但是小周,下个月的悉尼的比赛,你可以稍微准备一下。」


悉尼的国际钢琴赛?周泽楷一怔,他有日常准备,但按照常理参赛资格不是喻文州的吗?尽管他学长喻文州在国际上俨然小有名气,但悉尼的比赛他确实一直错过,今年的确是个机会。


而他自己,倒还不着急。


周泽楷:「?」


喻文州:「见面再细谈吧,算是个学长的提前附赠贴士。」


周泽楷不禁又重新看了一遍喻文州说起比赛的那条信息,恍惚觉得在语气词上,那个生硬转折的“但是”……喻文州似乎有提醒他的意思。


确实是被看透了。


 


他定了定神,孙翔的鼓声也也恰好停下来。


“没注意你。”孙翔声音平静,眼神却没落在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也没在意,他在想如果后天练习,至少明天该联系下方锐和吴羽策,搭个临时小乐队帮孙翔合一下。起码知己知彼,不至于在王杰希面前太过狼狈。


今天……今天应该让孙翔找找感觉。


来不及找人,只有自己可以。


周泽楷放下鱼片粥,平静地看着孙翔,问:“《splittin’》?”


Jo Jones同一张专辑中的曲目,既然孙翔外放的是Jo Jones的版本,hi-hat的风格又极像这位现代鼓艺之父,那这首有钢琴发挥空间的曲子他应该也很熟悉。


“啊?哦!”孙翔很快反应过来,他没有从手边那沓谱子里翻找,重新坐了回来,打起精神擦去鼓槌上的汗水。


周泽楷坐在钢琴前,抚过琴键的手却迟迟没有动作。


他回过头看向孙翔,目光认真而温和:“带我走。”


孙翔一愣,惊讶地睁大双眼,他、他他他周泽楷这——


几个意思?!


“啊?”


周泽楷终于露出一个笑意:“节奏。”


孙翔:“……”


总算体会到跟话少的人交流不畅有多痛苦了。


这也太容易想歪了。


《splttin’》中爵士钢琴有极大的发挥空间,个性鲜明、节奏感强的风格突出,孙翔只听过一次周泽楷弹琴,具体情况在记忆里像是一团黑洞,模糊不清——他只记得那个钢琴声拼命追他的拍子。


周泽楷背过身去,留给孙翔一个沉默笔挺的背影。


孙翔心头的焦躁不安又开始悦动,像被自己的鼓槌持续敲击,连续不断的持续轰鸣,汗水湿黏贴着发尾,落在后颈上令人烦闷。


周泽楷迟迟没有听到鼓声,或许孙翔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他回过身,斟酌词句再作解释:“你来支配。”


在乐队中,鼓手第一步把自己定义为打拍者,支配整个节奏。


周泽楷是想告诉他这一点。


可他怎么就被这两句明明白白连点歧义都非要九曲十八弯才能岔路的话撩得心烦气躁呢靠!


不能定心,打什么鼓。


孙翔扔下鼓槌,动作罕见得重了些,大跨步走到周泽楷身边拎走那份外带鱼片粥:“我饿了,去做饭,回头再说!”


他走得再快,也挡不住周泽楷在他经过时拉住了他的袖子。


线衫领口很松,被周泽楷这么一拉露出锁骨,另一边领口卡在颈侧,孙翔下意识撤手却被周泽楷强硬地拽住了手腕。


孙翔蹙眉,冷冷瞥他一眼:“我靠你干嘛啊周泽楷!”


“呃……”


周泽楷松开手。


他本来只觉得不太对劲。


他对孙翔不敢说多了解,但这人坐在鼓前怎么可能说饿了,又怎么可能下重手扔鼓槌?


他不知道该怎么问,孙翔趿着拖鞋转身就要走,擦身而过那一刻周泽楷却极其敏锐地闻到了烟味。


他再次伸手拦下孙翔,不自觉蹙起眉梢,唇线紧抿目不转睛地对上孙翔闪避的眼神,问:“抽烟了?”


孙翔揉了揉鼻尖,目光一闪,旋即不明所以地咧嘴傻笑:“啊不好意思,我去开窗,不知道你这么敏感。”


不对劲。


周泽楷从琴凳上迅速起身,绕到孙翔面前:“不是。”


他很不安。


“啊?”孙翔偏了偏头,避开周泽楷的沉静认真的眼神,他懒得去解读那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安、担忧、焦躁,就只是再刻意不过,痞气地笑了笑,“我就是这种人嘛,说你还不信?对不起了还不行?——我去开窗。”




tbc.




《Caravan》《Splittin'》戳这,我还蛮喜欢后一首的。


同居就糖山糖海那怎么可能,我这么有毒的人(


不停打脸,我之前上中下,后来又说十章能完……再见。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