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鬼使白黑】亲子丼 (冬·初空、一)

Procrastinator:

是和@只想安心做个辅助 太太一起搞事的首章!放上来做一个预告!来看白黑安定的亲子生活吧!



“早安。”
黑羽翻过身,用手指拂了月白浅淡的眉眼,露出个难得温和的笑意来。
“早上好,又是一年了,多多指教。”
月白紧了紧搂住黑羽的胳膊,凑在他耳边,小声道:“新年快乐。”
黑羽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拍拍被子道:“该去叫两个小鬼了,不是要带去神社的吗?”
“是你想要带去的吧?明明黑童子看起来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小鬼撒娇而已。”黑羽已经下了床,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拉开了床帘,冬日温柔的阳光从玻璃窗外丝丝缕缕地渗进屋子里,给他勾出一条蜿蜒的金色轮廓来。“怎么可能会不想出去玩呢。”
月白看着他笑,也下床去打开了门。
门一开,就对上了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起得这么早,没有睡好吗?”月白蹲下身看着两个孩子。
“睡…睡得很好。”白童子小心地扯了扯嘴角,“我们今天要出去吗?”
“听见我们讲话了?”黑羽绕过他们,顺手在黑童子的脑袋上胡乱抓了一把,结果把小孩子吓得退后了好几步。
“还是这么怕人。”黑羽倚在卫生间的门口,无奈道:“这可怎么办呢。”
“大概是你看起来太凶了。”月白看着镜子里正在洗漱的黑羽,顺了顺他睡乱的头发。“不要对小孩子动手动脚,会被讨厌的。”
“不会的!”白童子忽然大声地喊了一句,两个大人都愣住了。半晌,白童子才紧张地拉着黑童子小声道:“我们…黑童子…..不会讨厌的,那个…是吧?”他晃了晃黑童子的手,看着那张精致的面无表情的小脸。
黑童子慢慢地,慢慢地点了点头。
黑羽拿了毛巾随便擦了擦脸,大步走到了两个孩子面前蹲下。
“黑羽你….”
“我有数。”黑羽蹲在地板上仰着脸看着两个小家伙。“喂,小鬼。”
“我这个人,比较迟钝,没有他那样仔细。”黑羽指了指月白,又道:“有什么事情要直接对我说。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对也好,错也好,都要直接对我讲。”他盯着人看的时候若是少了那两分随性,就显得格外严肃凌厉。“是男子汉的话,就不要把事情憋在心里。”
“听到没有?”
白童子又是一哆嗦,黑童子倒没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进去。
月白无奈地把黑羽从地上拎了起来,凑在白童子旁边,道:“我们不会把你们扔掉的,相信我们,好吗?”
白童子点了点头,黑童子还是一副没什么反应的样子。
“去换衣服,我们一起去神社。”

两个孩子还是喜欢出门玩的,尤其是下着大雪的元旦里,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人们。黑童子和白童子穿着新衣服在雪地里又玩又闹,远远就只见一个黑团子一个白团子滚在雪里,玩得不亦乐乎。
“小鬼真麻烦。”黑羽这么说,眼睛却一刻不离地盯着两个团子。“就该给这俩玩意一人栓一根绳牵着,不然又要丢。”
月白握着黑羽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道:“你看着他们,我看着你。”
“丢不了。”
一抹红色顿时从黑羽的衣领上方蔓延开来,一直升腾到耳根面颊。
“让他俩回来,等会人要多了。”
白童子倒是没有让他们多操心,看见人流渐渐拥挤之后就主动拉着黑童子跑回了两个大人身边。
“看,是包子!”白童子冻得通红的小手中间拢着一个圆圆的雪球,那雪球沾了点体温有些化了,却又显得更玲珑剔透了些。
“送给你。”他的声音是小孩子的软糯,又带着点紧张的颤音。月白楞了一下,伸出手接过了那只小小的雪球。
“没有我的吗?”黑羽两只手插在外衣的口袋里,拧着眉尖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个孩子。
“那个….黑童子….黑童子他也做了的…”白童子拉了拉黑童子的袖口,黑童子这才反应过来,把手里攥着的雪球放在了黑羽的手里。
“啧,这么不情愿。”黑羽接过雪球打量了一会就递给月白,然后弯腰就把黑童子扛在了肩上。“走啦,我们出发!”
黑色的团子在男人肩膀上扭动着挣扎,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另一只白团子也只能跟在后面跑,急得又蹦又跳。
月白无奈,只好把两个雪球放在了门口,抱起白童子两三步追上了黑羽。


一路上的人很多,黑羽和月白抱着两个孩子在人群里穿梭,两人身量本就不矮,被抱起来的孩子远远就能看见神社积着雪的屋顶和飞檐,黑白分明显得格外肃穆。
“以前有来过吗?”月白给白童子拉了拉外套,柔声问道。
白童子摇了摇头,望着远处建筑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连带着黑童子也直往外探着头。
“小鬼们,神呢…是越尊敬它,它的威力就会越强,所以一定要诚心诚意地拜祭。”
“吊儿郎当的大人也要做好表率。”月白伸出一只手牵住黑羽,“要记得行礼。”
“知道了——”
到了神社附近就可以看到鸟居,两个孩子被大人按了头稍微行过礼就来到了左侧的参道。
“中间是神明大人走的地方,人类最好不要通行。”黑羽和月白牵着他们慢慢往前走,白童子看着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奇道:“真的有神明大人吗?他长什么样子呢?月白见过吗?”
“没有呢。”月白拨开人潮防止两个孩子被挤到,难得心不在焉道:“如果相信的话,那就是存在的。”
“有的哦,神明。”黑羽道:“不管许什么样的愿望都会实现的,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自己去试试。不过——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哦?”
“是什么样的愿望呢?”白童子好奇道。
黑羽弯下腰,一字一顿道:“是秘密。”
白童子对着黑羽做了个鬼脸,拉着黑童子的手就往大殿那头跑去,还不忘了回头对黑羽喊道:“那我要求神明大人保佑,让黑童子快点好起来,大家一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哈。”黑羽看着两个跑开的孩子,忽然笑了起来。
“不是挺好的吗,这样?”他晃了晃牵着月白的手。“我们有两个孩子,都很可爱。”

到了正殿前,月白给两个孩子一人发了一枚硬币,蹲下身来嘱咐道:“等一下先鞠躬,然后把钱放进箱子里,然后再摇铃铛,之后….”
“学着旁边的姐姐,看到没有?”黑羽直接打断了月白的话,然后揉了揉孩子的脑袋,“都是聪明的孩子,照着学一次就会了。”
月白眨了眨眼,也没有多说,放两个孩子去那边,两个人远远地站在后面看着一黑一白两只团子有模有样地学着身边的大人们在虔诚地参拜。
“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我也来过神社的。”黑羽呼出一口气,看着它在寒冷的空气里凝成一缕白烟,“那时候我许了什么样的愿望呢?”
月白微微侧过头来看着黑羽的脸,他的鼻尖和耳根都冻得有些发红,鸦黑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承不住一片雪的重量。
“我当时好像在想,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黑羽低头笑了笑,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又道:“所以我在这个年纪里一直许的愿望都是可以找到你,然后一直和你在一起。”
“后来呢?”月白紧了紧握着黑羽的手。
“后来?”黑羽仰头看着冬日里显得格外澄澈的天空,笑道:“长大了一些以后,觉得可能不会再遇见你了,就一直在向神明祈求你能平安顺遂,就算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也好。”
“所以要好好感谢神明啊。”月白拉着黑羽走向了大殿:“感谢神明让我们重逢。”

“黑童子许了什么愿呢?”月白看着沉默寡言的孩子,轻声道。
那孩子抬头望了月白一眼,张了张嘴,又颓丧地合上,最后什么也没说。
月白看了一眼黑羽,露出了半分失望的神色来。
白童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脸上写了焦急,不由得拽着黑童子的手,向着两个大人嚷道:“是秘密哦!秘密!”
黑羽一愣。
白童子顿时觉得这个理由简直绝妙——连黑童子都是一脸莫名。
“黑羽不告诉我们的话,黑童子也不会说的!”
“不说就不说。”黑羽弹了一下黑童子的额头,推着两人往外走。“我们去求签,看一看谁的运气最——好——”
他们顺着人流来到求签的地方,白童子兴致勃勃地拆开了自己的签,然后举起来给两个大人看:“是小吉哦!”他怕黑羽和月白看不清,举着签纸在两人面前跳来跳去,看得人眼花。
“新的一年运气会很不错呢,恭喜哦。”月白展开了自己的签,沉默了一下又道。“也还不错。”
黑羽看了看他,忽然抢过他手里的签纸,把另外一张塞进了他的手心。
月白定睛一看,不由得露出点无奈的笑来。
“月白居然是大吉!好狡猾!”白童子拉着黑童子的手指着月白手里的签纸,“你的是什么啊!让我看看嘛!”
黑童子怔了一下,然后把拆开的签纸往身后藏。
白童子以为他是不想给自己看,硬是要往黑童子身后钻,无论如何都想要看到那张签纸。“就给我看一下嘛!拜托啦!我的也给你看!”
黑羽看着两个小孩就差在雪地里滚起来,只好把他们两个扯开,扭头问黑童子:“如果觉得不好的话,去那边绑起来如何?神明的话,会帮你化解不好的运气。”
黑童子捏着那张纸,脸上满是警惕又犹豫的神情。
“不能把签纸撕破,会招来厄运。”黑羽的语气有一点强硬。“我们一起去,我也要去绑。”他晃了晃手里的签。
黑童子这才松了表情,跟着黑羽小心地把签绑在了绳子上。

回去的路上就显得人烟稀少了很多,假日里的车子也不像平时那样川流不息。黑羽和月白索性就放任两个孩子在雪地里奔跑打闹。
“玩的时候也看不出来是那样的孩子啊。”月白叹息道:“是因为不信任我们吗?”
“在更小的时候遭遇过什么事情吧。”黑羽两只手都放在兜里,低声道:“他相信的人就只有白童子而已,但是白童子….”
“别看他看上去是很开朗的样子,其实明白着。在确定我们真的不是坏人之前,他一个字都不会和我们多说的。”
“是嘛。”黑羽看着四周的人越来越少,也学着月白之前的样子,牵起对方的手指放进了自己温暖的口袋。“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变得可爱一点啊,真麻烦。”
“现在这样子不可爱吗?”
不远处两个孩子在扬着雪片互相玩闹,时不时也会发出清亮的笑声,听着便教人心情舒畅。
“啧,也不是不可爱….”
“…..哈”月白眯了眯眼睛,手指在黑羽的衣兜里轻轻摆弄,勾住另一个人的。
男人的手指没那么纤细,也没那么柔软。但不知为什么却能牵出一种别样的温柔痴缠。
“喂,小鬼们!”
像是在遮掩什么,黑羽忽然冲着前面大喊道:“快说,想要吃什么!”
“新年要吃什么呢?”大人们走上前去,两个小孩听见了吃便眼巴巴地凑了上来,“吃火锅吗?”
“新年难道不是该吃年糕吗?”
“哦对,我们回家煮年糕。”
“年糕!”白童子欢喜地跳了起来:“黑童子,是年糕哦!”
“年….?”
“年糕。”
“……?”
“年——糕——”

新年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欢声笑语。
雪覆盖了旧年的沉闷破落,在全新纯白的世界上又有很多很多事情在静悄悄地发生。
也许在云上的高天原,会有神明在注视着一切。
感谢他们,让你我又一次相遇。
又一次久别重逢。


请期待下一次的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