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怎么才能和我那傻不愣登的室友告白?

只想安心做个辅助:


》论坛体,法医白X特警黑
》有一些私设在里面哦
》祝大家圣诞快乐qvq!!!!!
》以上

—怎么才能和我那傻不愣登的室友告白?—

【网友提问】
@包治百病

题主性别男,室友性别男。
事情是这样的,我小的时候和我哥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不同的人收养了。我那个时候年纪还比较小,记不清自己的哥哥长着什么样子。等到我参加工作之后,我室友、也就是号称是我哥的男人找到我,一边说什么终于找到我了之类的话,一边不顾我反对强硬地住进我家。我们都是在警署部门工作,我是刚刚毕业新上任的法医,我室友比我大三岁,已经做了几年特警了。要问颜值嘛,我们两个人是兄弟,脸长得挺像的,不过我室友看起来更英气一些……总之他们那边喜欢他的小姑娘好像还挺多的(但是这个傻瓜完全没有自觉的样子)。
我性格属于对谁都比较冷淡的类型,从小到大一直没什么要好的朋友,更别说是一个压根没印象一上来就喊弟弟的大男人了。我们家就一个房间,他很自觉地在客厅打了地铺,家里的卫生也是他一手包揽了。我们两个人工作都没什么定点,我可能会整宿在单位里加班,他要外出执勤十天半个月不着家,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回家”这件事情抱以的期待让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所谓日久生情吧,我室友对我真的挺不错的,特别关心我,用他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想补偿之前没有机会照顾我的罪过。我之前因为工作忙经常随便用油了吧唧的外卖解决三餐,他住进来以后只要在家肯定是他做饭给我吃。有一次我感冒发烧,他看着简直比我还难受,大晚上的下楼去买退烧药,还煮了粥给我垫肚子,整夜守在我身边给我换毛巾和体温计。我晚上加班没带伞,他二话不说就来单位门口接我,被一起赶报告的女同事看到后还特别八卦地问我他是我什么人。
每天起床路过客厅去洗漱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室友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毫无防备睡觉的样子,总觉得鼻腔热热的。
他自说自话是我哥,我却很快就不满足于仅仅“兄弟”这层关系,他对我好到让我觉得成习惯了。我开始克制不住想要拥抱他亲吻他,最可怕的是他自己还无知无觉,对我的感情毫不知情,一口一个弟弟的追在我后面跑。
有天晚上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想看看电视,他也蹭过来坐到我旁边,换台的时候看到一个有关相亲的节目,他立刻特别热情地问我什么时候准备谈个女朋友,还说他们部门有几个小姑娘挺不错的,要不要介绍给我。我以往没有任何心动的经验,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还被问要不要介绍对象给自己,我当时就脑子一热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大概就是说他管的也太多了,明明就是个半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哥哥,整天自说自话每完早就烦他了之类的……当然说完我就后悔了,他也愣在那里反应了半天似的,很失落地说了声抱歉就转身离开了。
从那以后室友有一段时间没再回过家,联系也联系不上,我忍不住跑去他们单位去问,其他警署部门的人告诉我说我室友在外出做任务,具体是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清楚。但是说实话那段时间我真的很气自己,不该和他说重话,担心他会不会出事。没了他天天在自己耳边唠叨反而睡不好觉,老是半夜起来习惯性向外面探探头看看那家伙有没有回来。
可能是对于我一直装作漠不关心他的惩罚吧,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是我室友的队友给我打电话,说我室友受伤了,现在在医院躺着,让我去看看他。我大脑一片空白,又不敢问他伤得怎么样,就那么连跑带颠地到了他的医院门口。他队友看我脸色很差,安慰我说我室友只是受了小伤,其实前天就被送回来了,只是在他取弹之前嘱咐自己不要打电话给我让我担心……有那么一瞬间我特想冲进病房敲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但是看到他坐在病床上见到我满脸期待的样子,我又什么火气都没了,蹭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一言不发地检查他的伤势。
他的胸腹上全是绷带,右肩也被锐器刺穿过,这他妈叫小伤?!!我觉得自己心里的小人扛着机关枪又开始暴走了。
他还不大在意地呼撸两下我的头发,嬉皮笑脸地和我说一点都不疼,见我还是不高兴,又有点愧疚地说当时走得太仓促都没办法好好和我道歉,以后自己绝对不会再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不放了,如果要搬家的话他也会二话不说地搬出去。
岂有此理,他不粘着我了???!再说了明明他什么都没做错,道歉的反而又成了他了。我想自己可能真的要完,被他惯的总是冲着他发小脾气,身体动作先于大脑思考,我就那么一把给他死死抱住,要挟他要是敢搬走就再也不叫他哥哥了。
谁知道这小子可好,愣了半天直接和我说,你好像之前也没叫过我哥啊?
据他们病房的人描述当时的情景,说我眼眶都要急红了死抓着他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室友欠了我钱想跑路。总之最后又是他连哄带逗地把我弄开心了,要不是我怕压到他的伤口,我能这么抱他一天(微笑.jpg)。
他上司对他不错,给他批了伤假在家休息,他右肩的伤一直反复,写字做饭都不方便。我想竭尽所能对他好,跟着书做助于恢复身体的汤给他喝,但最后的成品光看样子就难以下咽,那傻冒二话不说全给喝下去了,还说什么弟弟做的料理当然要全部吃下去这种话。
那段时间我真是超幸福,想想看下班之后喜欢的人就坐在沙发上等你,连工作效率都变高了。我还以他的伤口需要恢复的理由把他捉到床上睡,他最初说什么都不肯,后来我假装漫不经心地和他说那我们就一起睡床吧他才肯躺下。有时候我半夜爬起来偷渡到他的被窝楼着他睡,到清晨的时候再回自己的被子里去。他肯定没发现我早背着他把房间里的单人床换成king size的大床这件事(手动再见.jpg),肉就摆在面前能看不能吃,我也很绝望啊。
本来我想着听我同事小姑娘的话温水煮青蛙让他开开窍吧,奈何这人根本软硬不吃,傻不愣登的气得我牙痒痒。
昨天我又加班回家比较晚,说好了一起过平安夜也忙忘了。等我回到家里才发现他已经把饭菜全都做好,自己一口没动,靠在沙发背上睡着了。本来我想拿毯子给他盖一下,等饭菜热好了再叫他起来,但我实在是忍不住,趁着没醒亲了他的脸。
对,我连嘴唇都不敢偷亲,虽然也没什么差。
后来我俩吃饭的时候他还埋怨我一工作起来就不管不顾,他又何尝不是,每次他去执勤我都提心吊胆。我觉得再憋下去可能自己得憋出毛病来,就一下站起来身子探过餐桌摁住他的手,他带着点儿困惑仰头看着我,让我一下把想说的话给忘了,大吼了一句祝你圣诞快乐。
…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反正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了,我找不到何时的时机和他告白,或者说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我觉得他可能对我没那个意思,但是我绝对不能让除了我以外的人得到他。

【热心网友回复】
热度最高:@请你喝汤
题主你好,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
我是你室友的同事,经常听他提起你来。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室友很喜欢你,不是兄弟的那种喜欢,只不过他反射弧比较长,可能要你多主动一些。
给你出个主意吧,今天等你室友下班回家,你就假装满面愁云的和他说你有一个很想从你室友那里得到的圣诞礼物,但是怕你室友不给。以你室友的弟控属性绝对会问你想要什么,只要能给的他一定给。
接下来你只要和他说你想要的是他这个人,他要是不答应,你就表现出很委屈的样子磨一磨他…然后就可以拉灯了(熊猫噗嗤.jpg)。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