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四十七)(上)

Crystal韵暖馨:

tag不知怎么打于是乱打系列QAQ

此次更新古代篇现代篇都有。古代篇:林耿絜、许兑泽、毓埨三人出镜。现代篇:伟晋子闳易恩蹇宾出镜。这个更新古代篇篇幅较大,下次更新会全是现代篇。


—————————————————————————————————————————


第四十七章:蹇宾也要搞事情

Evan留了林耿絜与许兑泽在宫中一道用了晚膳,晚膳过后,齐之侃继续留在宫中,林耿絜则与许兑泽一道出了宫。还未到宵禁的时辰,街上还有不少行人,林许二人便牵了马慢慢走着。

“到底是王都,晚上都比那些边城小镇热闹。”许兑泽有些怀念,“那时我们一道游玩出行,每每在客栈用了晚膳,再出去散个步什么的,街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聊透顶。还是王都好啊。”

林耿絜淡淡地道:“王上治理得好,百姓安居乐业,自然会有闲暇出来。”

许兑泽转头来看着林耿絜笑道:“外头这么热闹,回到府里冷冷清清,我却是不乐意的。如何,今晚让我去林大人家里蹭一晚?”

林耿絜稍显无奈:“我府里何曾少了你的卧房?自打回王都以来,王上赏了宅子,我府中的厨子连你爱吃哪些菜可都已记得清清楚楚了。”

“那就回头吩咐人把我的朝服拿到你的府上来。”许兑泽一笑。

两人回了林府,便有下人过来牵马。林府的管家双伯迎出来,给两人行礼后,向林耿絜禀报:“大人,遖宿的埙篪侯来了?”

“毓埨?他来作什么?”一听见这个小祖宗的名号,林耿絜就皱眉。

许兑泽侧过脸看他一眼。好浓的嫌弃味儿。

许兑泽想想也是,他所熟知的耿絜素爱清静,就连他也是因为与林耿絜互相救过命而相熟,才慢慢多了话,到了相知的地步。这埙篪侯是遖宿人,又因着受其王兄的宠溺而骄纵了些,加之实在没眼色,百日宴后几乎是日日缠着耿絜,缠得紧了,难怪耿絜心生不耐。

林耿絜大步朝府里走去:“他什么时辰来的?”

双伯紧跟其后,躬身回禀:“申时末,大人前脚刚进宫,埙篪侯后脚就来了,也没带随从,是一个人来的。”

林耿絜心下一顿,停住了脚步:“申时末?现在已是戌时,他还没走,就一直等着?”

双伯也是苦着脸:“是啊,老奴也说大人进宫不知何时才能回府,请埙篪侯不如明日再来,可是这埙篪侯却言他回典客署也是枯坐着无聊,左右无事,不如在此等候大人回来。”

许兑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等道理?主人家不在,客人死赖着不走?

林耿絜心中也被这等无理取闹的做客气得郁闷,面上却不显,还得问双伯:“府中惯例是酉时开饭,我已在宫中用过,这埙篪侯执意在府中等我,你们可曾服侍他用饭?”

双伯连连点头:“用了用了,埙篪侯倒不曾挑剔,只让我们随便做几样能填饱肚子的就行,也不要酒酿。就着那老鸭汤吃了三碗米饭,还夸咱们府上的厨子手艺好。”

林耿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是遖宿人,饮食上素来与我们天玑不同,不过吃个新鲜罢了。”

双伯点头称是。

“他人呢?”

“老奴不敢让他进大人书房,只能安排他在花厅等候,另派了下人侍候着。”

林耿絜点点头:“嗯。双伯,那你先带兑泽去他的房间安置,然后派人去许府说一声,把他的朝服取来,他今夜睡在我们这儿。兑泽,有什么缺的,只管同双伯说。”

“放心,我何时同你见外过?”许兑泽笑道。他虽已对这林府熟得如同自家一般,但还是极有分寸的让双伯带路:“我又来叨扰了,劳烦双伯。”

“哪里哪里,许大人客气。”

双伯带走了许兑泽,林耿絜则转身朝着花厅的方向去。

一进花厅,林耿絜就看见某个异域小王子埋头趴在红花檀漆案上。

林耿絜诧异,第一反应是难不成府里的人在晚膳里下了迷药把人迷晕了?然后才反应过来应是睡着了。

这埙篪侯的心也真是够大的,随随便便便在他国大臣家中,还是花厅里,直接睡着。

林耿絜简直没脾气了。

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毓埨的肩:“侯爷?”

毓埨被拍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抬头去看他:“你回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半睡半醒的声音带着稚气,说出来的口气五分开心五分委屈。

林耿絜只觉得心头仿佛被撞了一下。他瞧瞧毓埨脸上压出来的睡印子,瞥过脸,带着些薄怒斥责花厅里的下人:“虽说已经开春,天气转暖,但这会儿已经入夜,你们都是死的不成?就这么让侯爷就这么在厅里睡着,不会请侯爷去客房稍作安置吗?”

下人惶恐,跪伏在地,连道“小人该死”。

“你别怪他们,”毓埨揉揉眼,总算是彻底醒过来了,见林耿絜发怒,有些讨好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去客房总是不方便的,是我坚持在这里等你的。”说着,他扬起一个笑脸,露出脸颊上的一个酒窝。

林耿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你也晓得不方便,然后装作无意地拉回了自己的衣袖,与毓埨拉开了距离。“都下去罢,去给侯爷打一盆水来净面。”

下人们连忙退下,又迅速取了热水兑好,并着干净的巾子一同呈进了花厅。毓埨也不见外,当着林耿絜的面洗了脸。下人捧了面脂来,毓埨摆手示意他不用涂这个。最后来人奉上茶水,这才算全部完事,花厅再无下人进出打扰。

林耿絜抿了一口茶,放到一边,先开了口:“听管家说侯爷申时末便来了,在下不巧被宣进宫,累侯爷等这般久,实属在下的不是……”

“不怪你不怪你,”毓埨也不等林耿絜说完便一叠声地表态,“是我自己来得不巧。再说了,林大哥府中的人是极好的,又是寻了书来与我看,又是拿了棋给我解闷。只可惜我不学无术,不然倒也有趣。你府上的厨子也是极好,方才是我吃饱喝足,这厅里火盆烧得暖和,又有花香袭人,我觉着浑身舒畅,这才困意上头,趴着眯了会儿。”

林耿絜淡淡一笑,也看不出真心:“侯爷谬赞了。”

林耿絜又问:“不知侯爷在在下府上等候这般之久,究竟所谓何事?”

“啊!是这个!”毓埨捧着放在被他枕在胳膊底下的长条盒子。

林耿絜接过,打开一瞧,里头用那雪青的锦缎垫着一个卷轴。林耿絜取了卷轴展开,却是一幅画。

“这是我自己画的,”毓埨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拿的出手的大约也只有画艺一样。我晓得这些日子麻烦你了,我、我后日便要走了……”说到这,小侯爷的语气低落了下来,“那些奇珍异宝你大约也看不上眼,亦不能收,我便只能亲自作画一幅,赠与你聊表我的一番心意。天玑的云蔚泽当真是极漂亮的,所以我便画了我们遖宿的越阳山。这是我们遖宿最有名的一处风景,从半山腰起到山顶,常年雾气缭绕,古树参天,远远瞧去仿佛仙境一般,可惜地势复杂,加之雾障,走进后便难以再走出,颇为神秘。不过从半山腰到山脚的风景倒是极好,每到春日花开满山,最适合踏春不过。我这一回遖宿,估摸着日后我们是难以再相见了,我听闻你爱画,便把这遖宿最好的风景画于你。”

林耿絜才学过人,一看此画便知作画者是下了好一番功夫的,分了好几次才画完。也算是用心了,林耿絜这般想着,同时心中又升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难不成这埙篪侯枯等他两个多时辰,就是为了给他送一幅画外加道一声别?

于是林耿絜便问:“侯爷有心,此等美意,在下领了,多谢侯爷。也不知侯爷可还有其他要事?不妨直言。”

毓埨很真诚地摇了摇头:“就这个,没别的了。”

林耿絜收画卷的手一顿,有些难以置信:跑过来等他等到睡着,就为了送一幅画?

林耿絜压下心中难以言喻的感觉,维持着脸上的淡漠,道:“有劳侯爷亲自跑一趟送画,在下感激不尽。既无别的事,天色也已不早,在下若再留侯爷,一是怕一会儿到了宵禁,侯爷回典客署不方便;二也是怕扰了侯爷休息。侯爷只身前来,那在下便派府中的车马送侯爷回府。”

毓埨忙问:“那在我回去前,你先告诉我,你喜欢我送的画吗?”

林耿絜轻轻颔首:“侯爷亲笔,在下自然是喜欢的。”

听得如此公事公办的回答,毓埨小侯爷脸上略过一丝失望,然后立即扬起一个笑脸:“你喜欢就好。”他起身:“如此,我便告辞了。”

林耿絜吩咐人套了车,然后送毓埨到门口。毓埨在上车前回身对林耿絜道:“我后日一早便要走了,明日也无法出去玩,要收拾行装,还要进宫辞别你们的王上,我便不来找你了。林大哥,我们、我们……就此别过。林大哥日后保重。”说着,毓埨低了头,很是难过的模样。

林耿絜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对着毓埨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哑了声音,把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只客气地道了声“侯爷保重”,然后吩咐车夫一路仔细点,务必把人安全送到典客署。

毓埨闷声言:“林大哥留步吧,今日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然后便上了车,车夫立时放下了帘子。

林耿絜立在门口,目送车马远去,直到再看不见,他又默立片刻,方转身回府。

§

蹇宾和子闳易恩来伟晋房间对词时,伟晋正拿着计算器,对着一个小本子,噼里啪啦地按着。

“在干什么?”子闳很随意地往伟晋的床上一坐。

伟晋蜷着腿坐在地上,本子和计算器放在床上,他一边记着数字一边回答子闳:“算我那可怜巴巴的存款啊,这个月差不多快到头了诶。”

一提这事,原本笑着的子闳也淡了表情。

蹇宾下意识地回想自己那张银行卡上的数字。蹇宾前段时日报的都是病假,没有任何通告,只有基本的底薪;虽然公司有为艺人买保险,但蹇宾尚不清楚这腿伤是否能获赔,加之腿伤本就是假的,借这个获得赔偿那也是不义之财,公司没提,蹇宾和团员们也没提。蹇宾虽然已经破了Evan的银行卡密码,但他不欲动Evan从前挣下来的钱财,只用着从他来之日算起,公司发给的基本工资。开始了解台北以及内地物价的蹇宾也发觉,只靠着底薪过日子确实是有些艰难了——也难为他一个锦衣玉食的君王攥着张工资卡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不过蹇宾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他们所谓的咖位还不够高,因而基本酬劳少。可如今看伟晋等人的表情,仿佛别有内情。

只见易恩笑道:“我推荐你们以后买衣服可以一起在淘宝上团购,我发现淘宝上的好多东西都好便宜哦,而且团购还可以再优惠一点。”

伟晋抽抽嘴角,没有接话。易恩也不在意。子闳轻笑一声,伸手去薅他的头发:“你这个办法治标不治本呐小学弟。”

蹇宾疑惑地看着三人。

易恩看着他笑:“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然我怕你一个王炸,把公司的屋顶给掀了。


TBC


—————————————————————————————————————————


蹇宾要带领湿背秀反抗无良公司啦!事情搞起来!


那个保险的事儿我是编的,不用在意。嗯,至于蹇宾怎么破的Evan银行卡密码,你们就当剧情需要吧╮( ̄▽ ̄"")╭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