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416047

天玑用英文怎么说(五十八~五十九(上))

Siny馨旎:

那就先把这部分放上来解馋吧,周日前正文完结。


出场人物:蹇宾,宏正,Teddy,子闳,易恩,伟晋;Evan。


————————————————————————————————————————


第五十八章:兄弟

蹇宾回到SpeXial的宿舍时,只有Teddy和宏正两人在家。

“咦?你不是在象山拍戏吗?怎么回来了?”在厨房听见动静的Teddy走出来查看,十分惊奇。

“我请了一天的假,今晚就要回组。”蹇宾脱下外套随手搭在沙发背上,环视一圈后问:“宏正呢?”

“哥在房间。”见蹇宾要上楼,Teddy又叫住了他:“既然回来了就顺便一起吃饭吧,我正好在煮,你要点菜么?剧组的便当应该很不符合你的胃口吧?”团花笑弯了一双狭长的眼。

蹇宾朝着他温和一笑:“我不挑,你煮什么我就吃什么。”说完,两级台阶一步垮地上了楼。

Teddy留在底下一脸莫名其妙:这家伙,突然笑那么温柔干嘛?

他按了按扑腾乱跳的小心脏。温柔的蹇宾,简直让人受宠若惊。

Teddy回了厨房,而蹇宾敲开了宏正的房间门。

团长房间里伟晋的床空着,但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上头还细心地覆了一层床罩。

宏正正靠在自己的床上看书,见蹇宾进来,他把书合上放到一边:“你回来啦?刚下飞机是不是?累不累?”他挪挪身子,让自己坐得直一些。

蹇宾上前扶了扶他,又帮他把靠枕摆正,让他可以倚得舒服一些,然后在床边坐下。

“怎么了?有心事?”宏正温言而问。

蹇宾点了点头,眉眼间泄出疲惫与迷茫。

“想找个人倾诉,那就说说吧。”说完这句后,宏正也不催,耐心地等着他自己理清思绪。

蹇宾静默片刻,启唇将那一篇梦境慢慢叙来。末了,他说:“我知道这不是梦,这是真实发生过的,我不明白是什么让我能看见,但我就是知道,那都是真的。”温柔的声线渐渐低了下去,他垂着眼,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遮盖了眸中的悲伤。

宏正抿抿嘴,伸手从床头柜上的保温杯里倒了一杯水,递给蹇宾。小小的杯子冒着热气,蹇宾的双唇有些发白。他神情恍惚地啜饮,却被烫得“嘶”了一声。

宏正满意地看到蹇宾终于能从低落的情绪里剥离。被自家团长算计了一把的天玑王捧着杯子,无语半晌,然后把东西搁回床头凉着。

“那你预备怎么办?”宏正先问了他自己的想法。

“我不晓得……”蹇宾难得地露出了沮丧的神情——在团长面前。

宏正摸摸下巴,他不能否认此刻他是有一些成就感的。回想一下他见蹇宾的第一面——俗话说王不见王,他们二人的第一面可是天雷勾地火干柴烧烈火……好像有哪里不对?不管啦,反正就是“噼里啪啦”一阵电闪雷鸣,之后的单独谈话更是针锋相对,一个处处试探,一个滴水不漏。不成想,半年时光,天气从最热变到了最冷,而蹇宾已经能对他卸下心防,在他面前露出这般脆弱的表情。是他们做得太好,还是蹇宾转变得太快?

宏正看着面前这个君王的发顶,微微一笑。哪有那么多理由,他不过是真的把蹇宾也当成了弟弟去关心去在乎而已。他很清楚Evan是Evan,蹇宾是蹇宾,他纵然担心Evan,但对于活生生的蹇宾,他也忍不住心疼。坐拥一国又如何?这孩子,比他们,苦太多了。

“其实我们都有感觉,”宏正理了理思绪,道,“离你回去的日子,大概不远了。就像你说的,没有理由,但就是有这个第六感。”宏正捏捏睛明穴,压下眼中的酸涩。

蹇宾不语。

“其实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宏正一笑,“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不知道这半年对你来说意味了什么,但是我希望,等你回去以后,你可以偶尔想起我们。我不知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但猜得到。我相信只要你想,最后坐到那个位置的人一定会是你。都说高处不胜寒,但我想要你记住,你永远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因为在另一个时空,你还有11个兄弟——唔,12个,Evan跟我们是一样的——会为你祈祷,会为你祝福。”

蹇宾嘴唇翕动,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卡在了舌尖。

“嗨,我说这些干嘛,”宏正哧哧一笑,“你来找我也不是为了这个。还是解决你的情感问题吧。齐之侃的心思你已经清楚了,他爱你,那你呢?”

蹇宾跟着宏正的话,他坚定地答他:“我亦然……我爱他。”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

“可是你不知道该怎么爱他,对吗?”宏正一针见血。他看见蹇宾脸上刚起来的血色又迅速退了下去。

“……是。”蹇宾沉默了一会儿,半是难堪半是苦涩地吐出这个字。

宏正的头往后仰了仰,长叹一声:“唉,当大哥什么的,就是麻烦,操心弟弟们的事业不算,还得教你们谈恋爱——问题是我自己也没有多少经验啊。”

蹇宾幽幽地吐出一句:“我以为你和伟晋是团里最有经验的两个。”

宏正:“……”

“胆子肥了你!三天不打你还上房揭瓦啦?”宏正发誓,他现在真的很想揍这个家伙。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很新奇的教训语句。蹇宾不恼,还颇为愉悦地笑了笑。

宏正气哼哼,一边咕哝着蹇宾的人设崩塌,一边整理自己的想法。“好啦,回归正题。听你的描述,我觉得你的小齐将军在一开始是动过和你名正言顺在一起的念头的,可是你的身份是你们之间最大的阻碍。真要让他最初的念头得偿所愿,你们唯一的路大概只有你放弃天下,放弃天玑,和他做一对普通人。”宏正含笑看他,歪了歪头:“不过我猜,你做不到。”

“不,”蹇宾出乎意料地否定了他,“我可以,但需要时间。”

宏正略一思考,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先争了这个天下,然后等你把你的小王子培养起来后,就退位带你的小齐将军归隐?”

蹇宾点点头。

宏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个方法看似对齐之侃不公平,但我想,他一退再退,现在唯一所求的大概也就是你能好好的,然后他可以呆在你身边。如果他愿意,那这个方法其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毕竟现实点说,以你们的身份,拖了两个孩子,就算再亡国一次也不见得能顺利归隐……这个方法的的确确把伤害值降到了最低,只要你能记住你这一刻的初心,那我想你是能实现的。”蹇宾是死过一次的人,宏正相信他明白什么叫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他并不是很担心蹇宾最后会舍不得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从而负了齐之侃。

蹇宾自然也是懂宏正的意思的,他扯起嘴角微微一笑,道:“那个位置没有那么好坐,所谓四海升平、海晏河清,非一人之力所能成……我此生所求,只想先为我的孩子铺好路,教导好他,然后便可放心地与小齐共度一生。”

宏正不说话了,因为他突然从蹇宾的话里意识到了一个很残忍的事实:在蹇宾的心中,天玑是第一的,排在第二的是他的两个孩子,直到第三才轮到了齐之侃。而在齐之侃心里,只怕蹇宾不仅是第一,还是唯一。

挺不公平的一个真相。宏正觉得有点讽刺。

然而他转念一想:可是在蹇宾心里,蹇宾自己又排在哪里?他先考虑了天玑,然后考虑了孩子,再考虑了陪着齐之侃完成齐之侃的心愿。那他自己呢?也许,在这许许多多之后,才是蹇宾自己吧。

宏正豁然开朗。也是他钻牛角尖了,一对恋人,在对方的心中是不是第一有什么要紧,只要他们把彼此看得比自己重,那就足够了。蹇宾和齐之侃,他们对彼此的爱,不需要怀疑。

于是宏正笑道:“你想好了你们的结局,但你不知道怎么去实现这个结局,是吗?唔,我是指感情上,事业上怎么实现我相信你心里有数。”

蹇宾的眸光里满是懊悔:“因为以前的我……小齐,他其实对我是有心结的。”

“那就解开这个结,”宏正用最浅显的语言给这个异时空的弟弟一条建议,“你是打上这个结的人,应该由你来解开,也只有你能解开。”

“我……”

“让他知道,你爱他。”宏正温和又不容置疑地说。

蹇宾怔住。

§

听见蹇宾下楼的声音,Teddy从厨房里探出个脑袋,朝他露齿一笑:“介意来帮我一下吗?”

蹇宾没有反对,挽了挽袖子便进了厨房。

“中午简单一点,吃排骨面吧,刚好也给哥补补。你帮我洗一下菜。”Teddy忙着揉面,灶上炖着排骨,料理台上还放着一把大白菜。

“可惜哥不能吃辣,不然加几片酸酸辣辣的腌白菜,味道才好。”Teddy颇为遗憾。

蹇宾将大白菜一叶一叶地掰下来,放在盆子里,然后端到水龙头下冲洗。便捷、现代化的热水器让蹇宾不必委屈自己浸着冷水择菜,这让这位君王想起了他还在受灾的天玑百姓。在现代非常寻常的煤炭资源,在钧天却是只有王侯贵族才能享用的东西,普通百姓家依然以柴为主要燃料。这主要是因为探查技术落后,且开采的危险性极高。现下天玑受了洪灾,柴火潮湿,很难点着。百姓无法取暖,就意味着易受风寒侵袭,再加灾区的“卫生状况”,爆发瘟疫几乎是有80%的可能。蹇宾深深地担心洪灾过后这一系列的后果。

Teddy看着蹇宾对着热水发怔,心思转了好几转,才猜到了蹇宾所想。于是他出声安慰:“易恩梦到的只是洪灾开始的状况,你不要太担心,还有Evan在呢。虽然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一些基础常识他还是有的。我相信他能扛住的。”

蹇宾把手浸进盆里,细心地清洗叶子上的每一条褶皱。闻言,他轻笑一声,对Teddy道:“你对他很有信心?”

Teddy笑着摇摇头:“其实没有诶。他是Evan啊,学的是金融,又不是政治,他不懂怎么治国,他甚至可能连你们那儿的字都认不全。他脾气温和,有什么也都是藏在心里自己消化,你的朝堂是个多大的烂摊子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超担心,他会不会被你那些大臣逼疯。”

蹇宾好笑:“那你还让我相信他?”

“对他有没有信心和相信他是两码事,”Teddy把面团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因为他是Evan啊,所以我就相信他。他是个非常有韧性的人,既然他到了那个环境,他就会逼着自己去做到最好。认不了字,学;不会治国,学。他不服输,也很倔强。这些都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只有真的和他相处久了,了解他了,你才会明白其实他骨子里是这样一个人……嗯,大概就是外柔内刚吧。”

“你很了解他。”蹇宾平淡地点评。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比他幸运太多,有完整美好的家庭,还有一群真心待他的朋友。

“我也了解你。”Teddy突然侧过头,朝着蹇宾调皮一笑。

蹇宾饶有兴致:“嗯哼,愿闻其详。”

“你跟Evan是个完全相反的人,”Teddy语出惊人,“外刚内柔,这是我对你的感觉。”

蹇宾挑眉,不置可否。虽然听起来他并不是很认同,但他也挺想知道的,在别人眼里,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Teddy问:“我又把《刺客列传》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虽然那和你的真实生活不甚相同,但大部分应该还是一致的吧?”

蹇宾点点头。

Teddy继续说道:“天玑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大厦,风雨欲来。你是天玑的王,你在风雨飘摇之际,把天玑的责任全扛在你自己一个人的肩上。你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尽你所能的,撑起这个国家。这是你的刚。”

“我也不否认你同样也是个坚韧的人。我相信你那一辈子,得意少,失意多,但你到了最后关头仍然没有一走了之,这不仅说明了你身为王的责任心,更说明了你的坚韧,哪怕是死局,你也会坚持着你的骄傲,撑到最后一刻。这坚韧,其实也是你的刚。”

“但在你内心最深处,你藏着一片柔软。这一片柔软,我想只有你的小齐将军才能进入到。你伪装着自己,却不自觉地让齐之侃走进你的心里,因为再坚强的人,都会想找个依靠,你的脆弱你的虚弱只会在齐之侃面前展现。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这样,齐之侃才是那个真正懂你、能走进你心里的人,他才会无论如何都对你不离不弃。他呵护着你的柔,然后陪你一起刚。”

Teddy把揉好的面条丢下锅,然后转过来看着蹇宾笑:“懂我的意思了吗?”

蹇宾沉思。

Teddy轻笑出声:“一下子没理解也没关系,反正这也只是我的有感而发。我总有这种感觉,也许离别的日子真的快到了。我想着,不能白认识你一遭,于是就感感性性地对你说了一通。”

蹇宾回神,认真地看着Teddy。这个男人,是一开始最排斥他的男人,那句“你对我来说顶多就是Evan说的一个故事中的人物而已,我在乎的是Evan”还留在记忆中,可是一转眼,Teddy不仅接受了他,还努力了解他,把他当朋友、兄弟,甚至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正如Teddy所说,蹇宾的内心最深处,还有着一片柔软。蹇宾想他不能否认,Teddy的这番话,的确碰到了他的柔软。

Teddy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对他笑道:“这没什么可耻的。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不能在现实中帮上你什么,但在精神上,我们也是你的依靠。”Teddy的声音,很温柔。

蹇宾眨眨眼,忍住了那情不自禁的酸涩——真是的,自从到了这里后,他真的感觉他越来越“软弱”了——然后看着Teddy,认认真真地承诺:“你的话,我会记住。”他想了想,然后轻快地加上了一个时间,“一辈子。”


—————————————————————————————————————————

第五十九章:告别

回到了横店,蹇宾被请假来机场接机的子闳、伟晋、易恩抱了个满怀。

“导演居然会放你们走?”蹇宾诧异,这几天不是赶进度赶到疯吗?

伟晋说:“大概是快过年了,导演也有点疲惫的感觉,假前综合症啦,我们多说几句好话他就准假了,剧组可以先拍女生的戏。”

子闳和易恩一左一右地勾住蹇宾的肩膀带着他往外走,伟晋好脾气地跟在一旁。蹇宾疑惑:“你们怎么想到要来接我?”

子闳捏着声音假惺惺地说:“因为想你了啊baby~”

蹇宾恶寒,易恩作势欲呕,伟晋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不在的这大半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蹇宾搓着自己的手臂。

子闳恢复正常的声音:“好啦好啦,逗你玩的啦。真相就是我们想翘班。”

“导演会砍死你们。”蹇宾抽抽嘴角。

易恩拖长了他的低音炮:“放心——我们都请好假了,包括你的,今晚的时间我们是自由的!”

伟晋笑:“我们可以去逛一逛,你来了这里之后,不是拍戏就是看书,放自己一个晚上吧,我们一起去轻松一下。”

蹇宾看着围着自己嘻嘻哈哈的这三人,宏正和Teddy的话不由地浮上心头。

他的目光渐渐柔和,其实,大家都感觉到了……

梦里的遗憾感觉再次来袭。蹇宾突然笑了出来。既然知道那会成为一种遗憾,那么就趁现在还有时间,好好把握吧。

“好,那今晚我就客随主便了。”蹇宾听见了自己饱含愉悦的声音。

§

Evan坐在王座上,面前的御案摆放着满满当当的奏折。最左边那一摞,是天玑十六郡的灾情调查奏报;中间一摞,则是内阁七子每日一封从各个赈灾区发回的具体事宜禀报;而他手边的那一摞则是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战报。至于Evan面前最新的这一摞,却是在场的一些御史大夫刚刚呈递上来的。

谏议署的咸尹王俨手持朝笏,出列上奏:“臣启王上!”

“说。”

“臣具本弹劾内阁大首林耿絜,持天子之剑,行非议之事!”

Evan挑了挑眉:“行非议之事?王爱卿倒是说说看。”

只见王俨躬身一拜,现慷慨激昂之状,在朝堂上愤然陈词:“内阁大首林耿絜,身负王令,承蒙王上厚爱,持天子佩剑,本应于江夏郡、颖南城、彭邑郡等淮扬河一带赈灾;但却辜负王恩。林大首以天子剑为恃,目无法纪,在未交大理署核审之况,私扣罪名,滥杀官员。此其罪一也。”

“王上谕令,开战备粮仓赈灾,此乃王上仁德,百姓之福。但林大首却公然违抗王令,矫诏闭仓。此其罪二也。”

“林大首恃王上之剑,调动当地驻军,不为修堤补坝,而做私兵之用,令兵士包围普通百姓府邸。此其罪三也。”

“林大首逼迫各地富户缴纳钱粮,捐赠房舍,凡有不从者立刻抄家,激起民愤,此其罪四也。”

“淮扬洪灾,百年难遇,林大首奉命赈灾,不思安抚民心,反征民伕民徭,致使灾情雪上加霜。此其罪五也。”

“故此,老臣欲弹劾内阁大首林耿絜滥杀官员、违抗王令、私调驻军、肆意抄家、乱征民役五行大罪!还请王上下旨召回内阁大首林耿絜,革职问罪,以息民愤!否则,百姓民不聊生,王上英明毁于一旦,天玑势必陷入内忧外患之危局!臣请王上圣裁!”

说完,王俨猛然下跪,朝着Evan重重叩首。


TBC


评论

热度(72)